广东省三水妇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4年4月4日】广东省三水妇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手段不断升级。茂名市茂港区学员杨秋娟,不屈从邪恶的迫害,不穿劳教服,不“转化”,用绝食抵制邪恶迫害,遭到恶人王大队长、孙玉霞大队长、唐湘平中队长和吸毒人员的强制性穿劳教服,以及五、六个恶警和七个劳教人员的强制灌食,特别是唐湘平这个恶警,她叫那些邪恶之徒全部压在秋娟身上,她则捏住秋娟的鼻子,差一点导致秋娟窒息。这个恶警说:“我就是第一个拿你开刀!”她还将秋娟反背戴手铐(由于过紧过长时间导致秋娟手麻了一个多月),不准坐,要坐也只能坐在师父相片上,有时在办公室,有时在楼顶的封闭室,反复折磨,每天都搞到2点至3点钟,才允许去冲凉睡觉,但5点多钟又要起来,仍未能“转化”,最后把秋娟转到其他大队去了。

2003年1月,一个姓王的恶警对秋娟说我们去学习学习,把她骗到了教学楼里进行迫害,不准坐、不准上厕所、不让睡、还要强迫骂师父,否则就指挥那些吸毒的恶人打骂。恶警孙玉霞则扯她的头发,王大队长用脚踢,恶警黄惠玲用电棍电,(导致她的手发炎糜烂直至解教还未能痊愈),折磨到她承受不了被迫写下“四书”才停手。

张丽也是被邪恶迫害得很严重的学员,在狱中她被迫害到只剩一层皮包骨头,脸、脖子上布满了电棍灼伤的痕迹,令人惨不忍睹。还有四川学员周雪菲被调到所外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别墅”吊起来折磨,直至被迫写下“四书”,清醒后才写声明作废。深圳学员陈志君,有高血压,在百般折磨下写下“四书”后,声明作废,后被反复迫害,陈志君在迫害中损伤脚跟骨很长时间才痊愈,不久在课室内遭吸毒恶人恶意推倒造成重伤,但是凶手却被包庇,陈志君反而被加期三个月,这种法律公正何在?

现在,劳教所的“转化小组”,其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更加残酷隐蔽。从2004年2月法轮功学员全部搬进四层大楼后,四楼的房间全部用报纸密封住来迫害大法弟子,学员们不准随意进出,在四楼秘密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现在还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