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王桂兰所受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4日】我是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一名大法学员。我在1997年农历12月得法。自炼功以来,我经常感冒的毛病没有了,多年的脚趾疼好了,最使我烦恼的乳腺增生的毛病也没有了。身体是那样的舒服和轻松,心情特别愉快。更重要的是,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做人要做一个好人,要按照“真善忍”去做。用什么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对师父的感激。

我于99年农历11月去北京上访,结果到了北京还没有找到信访局,就被北京的公安人员抓到北京某派出所,在那里一天都不给我们饭吃,也不让上厕所,没有人身自由。到傍晚由我县的公安人员和县政法委书记朱三巨和乡政法委书记等人把我们带到北京办事处,到了办事处乡政法委书记就打了我一个嘴巴,一个打手踢了我两脚,当晚恶人就把我们送到乡政府,真象是进了鬼门关一样。

县里的朱三巨(现在是徐水县的政法委书记)在乡里盯着,让乡里组织了几十名打手,手里拿着棍子,其中一个问我说:你们到北京干什么去了?我说我去信访办说句真话,我以前是乳腺增生病,经过炼法轮功好了,我们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就在这时,乡政法书记周玉乔进屋就揪住我的头发左右开弓打嘴巴,而后乡政法委书记王洪光也跟着打我嘴巴,一边打一边骂,然后就对我们罚跪。最后恶人把我们五名同修分别关在五间屋子里,每个同修由两名恶人轮流看着,不让睡觉。第二天大队书记来看我们,同来的在乡里工作的婶婶告诉我说:恶人到北京接你们的同时,也把你丈夫也同时抓到乡里,硬是逼着家里人拿了一万元钱才把他放了。

我们五名同修第二天早上又被送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了22天,在那经常由政法委去提审我们,每次提审我们都是挨打挨骂,最后家里出了钱,他们才让我回家。在拘留所里,我还看到徐水县公安还抓了湖南省恒阳市8名大法学员,恶人不仅毒打了他们,而且还把他们身上的钱和手表全部搜走,最后由湖南省的人把那几名同修接走。

2000年夏天的一天,由我们村大队负责人王连发,张国中带着两名乡里的人到我家非法搜查,他们搜出了我的大法书,我不让他们拿,他们就把我强行抓到乡里关押了一宿。第二天恶人向家里勒索了二百元钱,恶人们拿着钱到饭馆吃饭,这才把我放了。

2001年4月23日上午,我正在家里做饭,乡政法委书记王洪光带着两名打手来到我家,说是让我到县里开会,我说我不去。王洪光说: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就这样,恶人又把我强行绑架到偏僻的山区--瀑河水库洗脑基地。在那里我们受尽了折磨和凌辱,每天早晨起来跑步半个小时,跑不好就挨打挨骂或不让吃饭。恶人还让我们进行军事训练,还让我们到山坡去挖树坑,两人一组,半天挖一个,由于山坡上都是石头,特别不好挖。恶人在一边监督着,挖不完就不让我们回去吃饭,回去后也不让我们吃饱,只给一个馒头,一碗白开水,六个人给一盘菜,导致我们个个精疲力尽,骨瘦如柴。在5月6日的晚上8点,邪恶的副队长杨国清把我叫到它的宿舍,它问我转化不转化?我说:我没有错转化什么?我坚信我走的路是对的,我要坚持修炼下去。他就罚我蹲马步而且胳膊往前伸直,伸不直就用手电打,还让我光脚罚站,强迫我趴在地上。然后杨国清撩起我的上衣拧我的两胁和臀部,就这样折磨了我两个多小时。最后说让我跟他出去溜弯儿,我不跟它去,我说我要回宿舍,他威胁我说不许对别人说。回到宿舍后,同修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如实地说了,通过同修的切磋和鼓励,第二天早上我就向正队长反映了前一天晚上的事,当杨国清得知我说出了他的恶行后又对我进行了毒打。

恶人为了达到他们的转化目的,每天让我们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材料和光盘还有图片。这个转化基地共有11名同修,每个同修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恶人们软硬兼施,同修有的被软禁,有的被隔离。邪恶头子柏纪中见我们对大法很坚定,就吩咐手下不让我们吃饱饭,每人一个馒头,一碗开水。我们提出抗议,不让吃饱不去干活,结果柏纪中就拿着棍子打在了一名同修的眼睛上,当时就把这位同修的眼睛打肿了,看不见东西了。恶人还让我们每天到洗脑班大楼的南边去拔草。那里是一片荒地,烂草丛生,让我们到边去拔草,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去喂蚊子,干半天活我们被咬得浑身是疙瘩,恶人还专门让我们在炎热的太阳底下去拔草,就这样的生活我们在那儿呆了半个月。由于自己的怕心,再加上家里的亲人一次又一次地看我,使我的亲情不能放下,就在邪恶的逼迫下我违心地写了保证书,2001年农历的6月14日,乡政法书记王洪光在本村大队硬是逼着我的家人拿出一千元钱说是生活费,结果我的家人到洗脑班接我时,邪恶的610头子又让我的家人拿出2000元钱才肯放我。回到家里之后,虽说还有这颗修炼的心,但却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2002年农历9月30日上午11点多钟,我在家里做饭,突然来了四个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说是让我到乡里,我说我不会去的,结果他们就又把我强行送到八四洗脑班。第二天,徐水县政法委书记朱三巨到八四洗脑班看到我说:你怎么又来了?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没犯法,你们说抓人就抓人,说关就关,一点法律也没有。朱三巨没理了,他的手下就说:中央开十六大呢!我说开十六大跟我有什么关系?就这样恶人把我非法关押了15天,等到中央的十六大开完后才放我回家。

在这里我向师父保证:慈悲伟大的师父请您放心,不管邪恶怎么猖狂,道路怎么艰难,我决心做您的真修弟子,跟随师父走好以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