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沂水县黄山洗脑班恶人恶行

【明慧网2004年4月5日】2000年9月,山东省沂水县开始对坚定修炼法轮功学员分四个地点进行残酷的“转化”。四个地点为:沂水镇的冯家庄、黄山镇的成教中心、诸葛镇,以及设在高庄村一个废弃的小学校里的高庄镇“洗脑班”。

黄山“转化班”共非法关押8名大法学员,高庄镇的刘书荣一家五口:刘书荣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儿媳以及刘书荣夫妇。沂水县沂新中学的张在智和高振全,姚店子的黄成万。恶徒们为了便于大打出手,采用异地办班的形式,从黄山镇政府抽调了6个年轻力壮的打手,对他们8名大法学员进行了长达一个月之久的残酷转化。地点是在废弃的黄山职业中专的学校里。

开始时,恶人在黑板上写上“法轮功是××”,强迫法轮功学员站着队逐个念黑板上的字,大家谁都不念,于是每人挨了几拳后,到操场上跑圈。不能停,跑不动了也不让休息。

就这样,几名大法学员天天被迫围着操场跑,跑慢了被条子抽。恶人为了怕周围老百姓看见,就用玉米杆把花墙堵住。在本院住的家属,看到他们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都气愤的说:“这些人太狠了,真没人肠子,人家炼法轮功也没犯法,凭什么这样折腾!”

黄山“学习班”上的最邪恶者是黄山镇综治办主任刘廷标。有一天刘廷标从县里开完会回来后,说要加大转化力度。因为其它的“班”都结束了,就是黄山镇的顽固。于是当天下午大法学员跑完圈后,又被迫蹲马步,有的学员被要求两手向前,有的被要求抬起一只脚。大法弟子刘书荣的大儿媳妇实在坚持不住了,倒在了地上,他们一拥而上,用条子和木棒打她的臀部,手电筒粗的木棒打成了三截。她被打得一连几天爬不起来,睡觉时不能翻身,一碰到臀部,浑身痛得发抖。

大法学员张在智也受到了毒打,臀部被打得又肿又青,发黑,恶徒还用脚去踢,一边打一边问:“还炼不炼。”第二天张在智跑不动了,恶徒也不让他休息,把他架到操场上趴在草地上,下午又把张在智架到篮球架下面,点燃破床用烟熏,把他熏得眼泪直流。做饭时,沂新中学的副校长刘善飞(现在“群星学校”任教)不让做饭的人放盐,每人每顿只给二两饭,不让大法学员们吃饱。有一次下雨时,刘善飞叫50多岁的张在智穿着单衣在屋檐下淋雨,一直淋了3个多小时,冻得张在智浑身发抖,而刘善飞却穿着大衣和别人打牌,一边打着牌一边骂张在智。

张在智的工资被单位扣发,致使他14岁的女儿无钱交学费而流浪在外。

一天下午,原沂新中学的校长党宝修(现因贪污罪被判刑三年)带着校委会的4、5人来到屋里,嘴里骂着下流话,当着全屋的人的面打了高振全几个耳光,又踹了两脚,把他踹在床上。之后,他们又叫高振全到操场上继续跑圈。高振全是个大个子年轻教师,两项发明获得国家专利,高振全的名字上了科学家和发明家大辞典。

有一天晚上,学习班恶人把黄成万按在桌子上,6个人轮流用皮带抽打,整个臀部被打肿了,黄成万3天没有爬起来,晚上还被用铁锁锁在屋里。

“转化班”后期,县政法委来“验收”,先叫了刘太太,问了年龄姓名后,又问:“法轮功是不是参与了政治?”她说:“什么是政治?”“真是傻子,法轮功好不好?”“好,我炼功后身上的病都好了。”“不行,没转化好。”结果刘太太被几个人用脚踹在床底下之后,又拖了出来坐在树底下“反省”。

高庄镇把刘书荣一家五口全部抓到黄山镇“学习班”,小孩无人看管。当时正是秋收时,家中的花生都烂了,也不让回家秋收,为了叫他们每人交上4200元的保证金,用汽车拉着刘书荣回家卖掉自家门头上的各种农药和口粮,扬言就是让他们倾家荡产也要交足“保证金”。并且逼着刘书荣到亲朋好友家去借钱,如果借不到就不放人,一直折磨了他们全家近一个月才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