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立英两度被唐山开平劳教所绑架进精神病院 遭大电流电针和有害药物摧残

【明慧网2004年4月5日】石家庄大法弟子邱立英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恶警野蛮毒打折磨。期间曾被劫持进唐山市安康医院(精神病医院),和男性吸毒者和精神病患者关在一起。精神病院用对付精神病患者的强制手段迫害邱立英。后来,开平劳教所管理处张建忠等歹徒又将邱立英绑架进唐山市第五精神病医院(原唐山疯人院),在那里,邱立英遭丧失人性的“医生”和“护士”用强电流电针折磨,并被强制注射有害神经的药物。开平劳教所也曾将段津津、何静、赵淑英等大法弟子绑架至此处摧残。

邱立英,女,45岁,原石家庄炼油厂职工。邱立英在厂工作期间,表现一直很好,是大家公认的好人。修炼法轮大法之后,师父讲的“真善忍”、“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法理像甘露一样注入她的心田,使她明白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在工作和生活中更加严格要求自己。然而,99年“7.20”以来,江氏集团铺天盖地地造谣诬陷法轮功,同年10月份邱立英顶着巨大的压力去北京上访、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政府有关部门说明事实真象。但却被不明真象的警察非法抓回石家庄,不久被非法判3年劳教。1999年12月9日她被密秘转押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到达那里的第一天,就被一伙人用棍棒打晕。

劳教所恶警为了逼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三九寒天将她铐在院内的树上,而她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不时地还要遭到其它犯人的拳打脚踢、污言秽语等人身人格的污辱。更为严重的是,劳教队长唆使吸毒犯人狠毒地打她,那一次她被打得都站不起来了,心脏由此落下了病根,其后的一个月里从来不敢咳嗽一声,因一咳就心痛难忍。

还有一次,一帮受恶警指使的犯人把她推到一个没人的房间里,强行将她的外裤脱下,只剩下内裤,然后用皮带狠抽臂部,当时皮带卡都被打掉了。后来恶徒又用绳子把她吊了起来,脚尖刚能够着地,然后用脚踢,口中脏字不断,还往她的脸上吐唾沫,她默默地忍受着污辱和疼痛。但是,她的善并没有唤醒这些打手们的良知,这帮犯人像发了疯似的,肆无忌惮地折磨她,她有点支撑不住了。那时躲在幕后的劳教队长突然进来了,一看邱立英脸色青紫,感到情况不妙,赶紧给她松了绑,装出一副“同情”的样子,假惺惺地问道,“是谁把你弄成这样?”她没有说什么,这掩耳盗铃的伎俩能骗得了谁?!事后听说劳教队长把这些犯人训了一顿,“给她点颜色看就行了,你们也太狠了,差点出了人命!”那些犯人为讨好邪恶而为其卖命,却没有得到什么奖赏。不过通过这件事犯人们背地里都佩服邱立英,因为邱立英没记恨她们,从那以后对她好了许多。

2001年1月初,邱立英在唐山开平劳教所,当时反复检查血压为零,在医学上讲人就会有生命危险,邱立英用自己坚强的毅力和自信度过了劫难。为了抵制非法的关押和虐待,她开始了长达32天的绝食抗争。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开平劳教所将她送到唐山市安康医院继续迫害。此医院是唐山市公安局开办的。专门治疗精神病患者和强制戒毒。当时正值严冬季节,因绝食体内热量消耗过大,她的身体感到异常寒冷,到了该医院她浑身打颤。所谓“医生”和“护士”强行将她的外衣脱掉,只让她穿单薄的羊毛衫,并换上“病号服”,然后将她关在一个房间内,立即围上来一群男性吸毒者和精神病患者,她立即提出抗议,拒绝和这些面目怪异、痴呆、有的在傻笑的男性呆在一起,这本身就是对一个年轻女子的莫大侮辱,她通过一男护士向医院方提出严正交涉,该护士却说他们这里就是这样,这可不是好呆的地方。意思是来到这里就是要我遭受非法的折磨。医院方制定了迫害方案,第一步是强迫她停止绝食。这个时候劳教所派来监视她的犯人便趁机威逼哄骗她吃饭。他们利用精神病院对付精神病患者的强制手段来威胁和恐吓一个正常的人,企图达到阻止她绝食、放弃修炼的目地。真正精神病患者的理智是不清醒的,根本意识不到对他(她)实施的任何野蛮粗暴的虐待(如电击等),而一个正常的人就会做出强烈的反应。那么,将邱立英关到这个地方实质上用对付精神病人的手段去迫害她。

在开平劳教所,恶警对待法轮功修炼者非常没有人性,法轮功学员的人格得不到尊重,人权更是得不到保障。邱立英被强迫送往唐山市安康医院的路上,轿车内留有闲置的空位不让她坐,而是被铐住双手从车后推到装货物的后备箱里去。车内除了恶警之外,劳教所派来监视她的犯人也堂而皇之的坐在车座上。另外,打车、打电话、在医院的检查费用等全部要由邱立英来支付。从中可以看出恶警们与刑事犯人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外表上穿了件制服而已。其实他们的良知人性已丧失殆尽,所谓的法律却变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

冬天训练走列队,走不好恶警就打脸,用树技抽手,抓雪往脖子里塞,对绝食、不参加训练的就强行拖出来,在外面的冰地上罚站。在夏季的三伏天,是在阳光下罚站。这些邱立英都遭受过了,这一切非人的折磨丝毫没有动摇她对法的坚定信念。她认为:信仰自由、上访是宪法明文规定了的,任何人无权干涉。她对非法劳教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和抗议,并提出了申诉,但在江氏强权政治之下,法律变成了一纸空文,形同虚设,她只好用绝食这种痛苦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

2000年6月30日,开平劳教所管理处副处长张建忠、安焕娥,还有劳教所医院的院长王洪利亲自出马再次将邱立英送到安康医院。张建忠边走边打电话与他们的上司联络,途中有人给张建忠打电话,问他去干什么,他竟然告诉对方说他去医院去做“尸检”,可见其邪恶至极!到达安康医院后不知是费用没有谈妥,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安康医院没有接收。张建忠又继续与上级通话联系,最后决定将邱立英送到唐山市第五精神病医院(原唐山疯人院)。临进病房之前,王洪利又对邱立英说,只要停止绝食就不送精神病医院,邱立英没有答应。到了第五精神病院后,护士对她说,“你们的事闹大了,是省公安厅让送的。”将邱立英送精神病院的险恶用心已暴露无遗。这次邱立英在劳教所里绝食大约已有两个月了,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当时抽点化验用的血液都很困难,从两个胳膊中才勉强抽出几毫升。血压不正常,低压是20,高压40。据该医院护士讲这是休克血压,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强迫邱立英吃破坏神经中枢的药,他们竟用扎电针的手段威胁她,说:“只要你不绝食就不打电针了。”他们把电针扎进头顶部位的百会穴和前额部位的印堂穴,每次加电之前就吓唬一句,“吃不吃饭?”不答应就加电。她在巨大的痛苦中拒绝妥协,他们便一次一次地加大电流的强度。这种刑罚极易造成大脑损伤,有可能从根本上毁掉人的大脑和身体。精神病院里的医务人员也知道这种电针副作用非常大,可是他们却不遵守自己的职业道德,昧着良心干起了摧残法轮功学员生命的勾当。这次邱立英承受了连续三次大电流电针,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后来他们又多次采用这种残忍的“电针疗法”来迫害她。在没有达到目地的情况下,他们便一边插胃管,一边输一些不明的药物。插上胃管便不让拔出来,三天后邱立英出现了极度的呼吸困难,几乎快要窒息了,她自己不得已硬将管子拔了出来。平时给她强迫灌进去的药物都被她吐了出来。只有一次没有吐出来,身体却出现了严重的反应,腿软得无法站立,舌头感到僵硬说不清话,头晕,眼睛浮肿,精神出现恍惚。可见这种精神药物对人的毒害是非常严重的。在精神病院里,邱立英向那里的医生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告诉他们法轮功并没参与政治,我们只是为了做好人,只是因为我们信仰真善忍,因为人数众多,江泽民就心生忌妒,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组织,操纵掌控媒体造谣诬陷法轮功,煽动仇恨,愚弄中国民众。同时谈了自己修炼后的受益体会。

2000年7月下旬,开平劳教所又将段津津、何静、赵淑英陆续送到这里来迫害,他们对段津津和赵淑英使用了药物,段津津用药后反应较强烈,舌头仅能伸出几寸,同时伴有难以忍受的剧烈的头痛,从下午6时开始直到晚上12点,持续了6个小时后才有所缓解。在此情况下,医院不得不停止用药。但开平劳教所的张建忠听到此事后却面无表情,冷冷地说了一句:“没事,接着用药。”他们的目地就是要把好人迫害成精神病。

在邱立英的身上,邪恶之徒招数用尽,以可耻的失败而告终。同年9月19日,开平劳教所才把邱立英和段津津接回去。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好人被迫害成如此地步。

据了解邱立英后来被转至保定劳教所,在保定劳教所因拒绝放弃信仰,恶警又将她送入河北高阳劳教所,高阳劳教所得知她的情况后,以她有“心脏病”为由拒收。这样邱立英继续被关押在保定劳教所。从明慧网了解到邱立英于2003年1月份由保定劳教所转到河北省会洗脑班进行迫害,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后正念闯出魔窟。后面的情况我不是十分了解,请知情者补充。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又称河北省第一劳教所
电话 0315-3363939
地址:唐山市新生耐火材料厂(唐山开平27号砖厂),邮编063021。
恶人名单请参阅【明慧网2004年4月5日】“唐山市开平劳教所歹徒名单和犯罪记录”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