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预言与残酷的现实


【明慧网2004年4月6日】

《智慧之书》

人们在埃及著名的狮身人面像前方脚下发现了一个洞穴,里面有一本公元前八世纪留下来的羊皮书稿,作者署名:丹尼斯。令人惊讶的是,这本被称为《智慧之书》的手稿,不仅记载了狮身人面像的神秘内涵,还预言了一位魔王的出现:

“我不知那是什么时候,人类出现了一位魔王,他拥有旷世的权力,他的子民们为了满足他的欲望而屠杀、侵略和掠夺。我亲爱的孩子们哪,你们千万不要听信他说的话,他的每一句话,都将把你带到不可回复的罪恶和灾难之渊。”

这不仅使人们想起了《诸世纪》中所描述的“恐怖大王”,而在丹尼斯的羊皮书稿里,对恐怖大王有这样的描述:

“它带着火光从天而降,不明的光闪烁在天边,还有一束巨大的光将人们卷入死神的裙袍。我至上的神啊,求你救救我们的子孙们吧。”

有关此类内容,西方大预言书《海尔梅斯》中也有:

“黑暗胜于光明,生不如死,没有人会抬眼看一下天,对神虔诚的人被认为是精神病……,一个新的扭曲的社会将产生,人们走向精神混乱。他们的思想言行不再有爱,而是充满了私心,人们将极度追求物质生活,这种追求将使他们脱离精神世界。一个黑暗的王朝将诞生,人们将被邪恶、腐败自私的政治家统治,他们只对金钱和权力感兴趣。自然会失去平衡。大难将临头,因为人们将自食其果。”

但是,海尔梅斯接着又说:

“当所有这一切降临时,一位上师、父亲、上帝、主神,至高无上的创始神将来纠正这一切,他将会把那些走入迷途的人拉回来。水灾、火灾、战争、瘟疫出现,最后清除邪恶。这样,整个世界将恢复原样,宇宙又成了一个值得朝拜、尊敬的地方。人们将时刻爱戴、赞美、祝福神。新宇宙诞生了;所有的一切将被重建,变得美好、神圣。这是上帝的意志。因为上帝的意志是没有始点的,他永远是一样的,主神将以自己的意志再建这一时代正确的精神道路。”

关于这位“上师……”,其实南韩著名预言书《格安遗录》从头到尾,全部都是讲的他:

“何谓圣人?木字姓氏,属兔,四月出生在三八线以北三神山下……”(三神山即长白山公主岭,李洪志大师正是出生在此地)

在中国著名预言书《烧饼歌》中,刘伯温向朱元璋又是这样描绘我们的这位“上师”的:

“不相僧来不相道,头戴四两羊绒帽,真佛不在寺院内,他掌弥勒元头教。”帝问:“弥勒将降凡哪里?”温曰:“听臣道来,未来教主临下凡,不落宰府共官员,不在皇宫为太子,不在僧门与道院,降在寒门草堂内,燕南赵北把金散。”

中国著名预言书《推背图》最后两象完全说的是这位“上师”:

第五十九象 壬戌 曰:无城无府,无尔无我;天下议价,治臻大化。颂曰:一人为大世界福,手持签筒拔去竹;红黄黑白不分明,东南西北尽和睦。

第六十象 癸亥 曰:一阴一阳,无始无终;终者日终,始者自始。颂曰:茫茫天数此中求,世道兴衰不自由;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

(这两象文字一般人看不懂,只有炼功人才知道说的是什么,即:五十九象指宇宙大法将在全世界弘传,第六十象指人类将面临一次大的淘汰。)

道魔同传

关于“恐怖大王”,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是这样说的:

“1999年7月,为使安哥鲁王复活,恐怖大王从天而降……”
“一个人将出生在三个水字符号中,他在星期四设宴行乐,他的名声、赞誉、地位和权力在陆地和海洋膨胀,给东方带来麻烦。”
(三个水符号是指江泽民,出生在江苏,发迹在上海,现居中南海。东方指中国大陆。)

刘泊温在他的预言中,管“恐怖大王”叫做“老水”:海运未开是大清,开了海运动刀兵,若是运运都开了,必是老水还了京。

《圣经启示录》中的“兽”、“大淫妇”,所指也是“恐怖大王”,比如:“1、兽用嘴攻击和亵渎神四十二个月。2、所有崇拜兽和戴上了兽的印记的人都在上帝最后的审判中,喝上帝愤怒的酒。3、在一天之内,她的灾殃一起来到。”

(1、兽指江,嘴指媒体,42个月指99年7月镇压法轮功开始,到2003年1月这段时间,预言准确惊人。2、崇拜兽,是指死心塌地帮江镇压法轮功的所有帮凶们,戴上了兽印记,是指完全接受中国媒体诬陷法轮功的那些人。喝上帝愤怒的酒──一般认为这里指人类大淘汰。3、是指就象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那个下场。)

关于人类大劫难,南韩《格安遗录》是这样讲的:这次人类将在“怪疾”中毁灭,“十户难剩一”。刘伯温在他的《救劫碑文》中也说:“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谨防四野无人烟”。而李淳风对唐太宗则是说“酉戌之年,人数尽矣,天地和矣”。至于三神山下出生的圣人怎么说……,此乃当今国人之大忌,不谈为妙。

有关注解
1、《圣经》中的《启示录》为耶稣十二门徒之一约翰所著,距今已两千余载。后经牛顿揭示,它还是一部高深莫测的大预言书呢。
2、《海尔梅斯》成书年代相当久远。海尔梅斯也称赫尔墨斯,是希腊神话中众神的使者。在西方人眼中,他相当于我们远古时代的伏羲氏和神农氏。
3、《诸世纪。作者是法国人诺查丹玛斯(1503-1566),他的预言准确得令人咋舌。他一生写下近千首预言诗,仅在“恐怖大王”这首诗中,使用了“1999年7月”如此精确的时间概念,可见诺氏对他身后400多年发生的这件大事,是何等重视。
4、《格庵遗录》是朝鲜中期大学者南师古先生(天文学家1509-1571)少年时期去金刚山遇一神人得此秘诀,南师古号格庵,故名。
5、《推背图》是唐朝贞观年间(627-650)官居司天监的李淳风与隐士袁天罡共同编著。明末清初文学批评家金圣叹(1608-1661考证,三十二象以前准确率达100%.
6、《烧饼歌》是明朝开国宰相刘伯温预言集。此外,中国三大著名预言另一部是唐朝高僧黄檗所著《禅师诗》,篇幅有限,不再引用。

在结束本文之前,作者还要向读者诸君传达一个重要信息:流传于世界各国的所有预言,其中不少直接预言了法轮大法的弘传,例如中国的《梅花诗》、《烧饼歌》,韩国的《格庵遗录》等等。特别,它们都有一个重要的共同点,即预言的期限全部到当今之世截然而止,无一例外。这意味着:未来的历史,即使是极高极高的大觉者也不能预见了。玛雅预言更指出:自1992年到2012年是银河系一个五千年大周期天象的最后二十年,在这二十年中,必然发生一个伟大的净化人类的运动,并在周期结束后迎来一个无比灿烂辉煌的人类新纪元。这个预言同时被诸多的预言所印证。一句话,欣逢一个前所未见的伟大时代,我们都三生有幸,我们都应当好自为之,万万不可辜负了这个伟大的时代和我们自己。

然而事出非常,除了一亿法轮大法弟子之外,尘封已久并深度冰冻的人类大脑,还要假以时日,才能品味出:在这世纪之交,正邪大战的连番风雨,几经磨难的正法历程,正揭开那非同小可,非比寻常的大事因缘的神秘面纱;正启动那庄严无限、殊胜空前的人间正剧的壮伟帷幕!正是: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渡)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