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新劳教所兽行:男恶警骑在女大法弟子身上电击阴部


【明慧网2004年4月6日】彦淑君,女,50多岁,2000年11月份因坚修大法被天津和平区公安局非法绑架,在派出所中恶警凶狠打她的耳光,后被非法判两年半劳教,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实行迫害

2001年6月1日,彦淑君又被转到天津建新女子劳教所六大队三中队。由于彦淑君坚持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警们就不让她睡觉,每天只有两个多小时的睡眠,因反抗对她的长期迫害,彦淑君绝食12天,为此劳教队对她非法加期。2003年4月1日,队里又强行洗脑,她被恶警疯狂的拖到一间小黑屋,用电棒电击她的全身,更为卑鄙的是,恶警们知道彦淑君已经50多岁了,但是一个未婚女子,所以她们就大显淫威,将她衣服扒去,让管教科的男恶警们参观她们残忍的电刑“战绩”,后又将彦淑君关在了一个长约0.5米,宽约0.3米,高约1.5米左右的木笼子里,而身高足有1.7米的彦淑君,只能歪着身子,低着头站。就这样彦淑君被折磨了8天,过后走路瘸了很长时间。

陈亚茹,女,46岁,家住天津市河西区小海地。2001年4月被非法绑架,判劳教两年,关押在建新女子劳教所六大队三中队。

为抗议非人迫害,于2002年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的那天炼功打坐。被恶警关在一间小黑屋里,并指使卖淫的劳教人员打她,用脚踩她的手臂,恶警见毒打并不能改变她坚定的信念,恶警们便将陈亚茹的两臂拉成了一字形,铐在了两个床上,就这样陈亚茹被前后铐了23天。2003年4月6日,劳教队里又张贴了许多诬蔑大法,颠倒黑白,毒害世人的标语。陈亚茹与另外一位大法弟子为了不要让这样的谎言继续毒害人,便将标语撕掉,被恶警们拖到一间屋后,强行的扒掉她们身上的毛衣毛裤,只留下秋衣秋裤,又将她俩拖到楼道里,将她们的双手捆起来命令她们跪下,她们不下跪,便被6个男恶警(其中一个叫李志强,另一个姓于的科长)用6根电棍将陈亚茹电倒在地。一男恶警竟然骑在陈亚茹的身上,流氓下流的用电棍电击陈亚茹的阴部,这样陈亚茹被电击了足有20分钟。电完她后恶警们又用同样的方式电击另外那位大法弟子,后又重新电陈亚茹,这次电她时,将她的秋衣裤又扒去,一男恶警肆意地对她说:“这回我给你来个全身按摩”,随后又对陈亚茹全身实行无漏的电击,致使陈亚茹的牙齿全部松动。一个多月她的右臂不能动。

郭宝花,女,30多岁家住塘沽区。2001年4月被非法绑架,因拒绝着一切诬蔑大法的文章遭到恶警们的捆绑和体罚,后又被关到那个木笼子里长达一个多月,为此,郭宝花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对她的迫害,绝食37天。在这期间恶警吊铐了她37天,后又将她关进小黑屋里一个多月,恶警见这样也改变不了她的信念,又将她铐在暖气片上,见还不行,又将她的两臂伸到了极限,分别铐在两边。后又将她站着吊铐着,对她进行残酷的迫害。

2003年4月1日,又遭到恶警们用多根电棍同时电击她的全身。是一名姓焦的恶警(此人原是六大队四中队的队长)在对她实施完电刑后,对郭宝花说:“我电完你,我的心脏很难受,以后我再也不电你了。”郭宝花在被电刑迫害后,又被关进那个木笼子里许多天。

天津市建新女子劳教所与天津板桥劳教所一样,长期以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和残酷用刑使许多大法学员在她们的淫威下违心的写了“三书”,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真正的大法弟子不会放弃自己的的信念,也绝不会屈服。而那些在强权下写了那些所谓的“三书”后的学员们,如今也都归正了自己的修炼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