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五天闯出牢狱


【明慧网2004年4月6日】2004年2月4日晚十点多钟,我因散发光盘被恶人陈喜忠告发,北市区公安局十几个恶警气势汹汹闯入我家,进屋就翻。

我大声质问:“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干着伤天害理的事?你们像强盗一样,放着正事不管,专门迫害好人,这样下去会遭报应的。”我发着正念,请师父保护,大法资料决不能落入邪恶之手。不一会儿,村委会的一群人也来了,我心想这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从大法教人向善、大法弟子修“真、善、忍”而遭迫害,讲到江氏集团别有用心、制造天安门自焚假象来欺骗善良、使许多人被利用而干坏事,又说到文化大革命等等,他们中有许多人在静静地听着,一动不动,这样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所长崔振恒和一个姓万的乡长说了话:你们干什么来了,赶快给我翻。有四五个人又开始翻了起来,一直到夜两点半,什么也没翻着,乡长和所长气极败坏,大声喊到:“把人给我带走。”我的家人上前阻拦:“没有证据,你们不能带人。”他们说:“有人告发了,我们不得不抓人。”

最后,恶人把我抓到派出所,第二天,副所长杨保安和两个人开始问我,我什么也不回答,就讲真相。发正念,他们一会儿阴,一会儿阳,一会软,一会硬,最后没办法,强加罪名把我送到北市区第一看守所,强行拘留15天。在所里我静下心来找自己,发现自己在近一段时间学法少,炼功心也不静,讲真相也太少了,表面上师父交与我们的三件事也做了,但不管多少,不管是否用心,不管结果,不讲过程,不重效果,没能达到救度众生的目的,致使让魔钻了空子,想到这我惭愧至极,我开始发正念,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配合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在装有监控器和窃听器的屋子里开始炼功打坐。第三天绝食,看守所所长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是冤枉的,你们这是非法关押,我要抗议。”我又对他讲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他象是明白了许多,最后他说:“这样吧,我们这里给你开个证明病例通知你们乡里放你出去算了。”绝食第三天,乡派出所和村委会十几个人来接我,把我送回家,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五天正念闯出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