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说真话被绑架进高阳劳教所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6日】我是一个农民,为了生活,整日劳作,身体落下了许多疾病。吃了许多药,钱花了无数,见效甚微。95年有幸得法。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心性提高了,身体健康了,愉悦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99年7.20江氏集团出于妒忌,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不能沉默,我要让世人知道真相。我就往邻村的电线杆上贴真相资料,结果被几个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拘留半个月,罚款300元。

2002年4月6日,恶人到我村问我要身份证,把我和丈夫连哄带骗到大队。把丈夫关到另一屋里打丈夫逼着丈夫带他们去家中,抄了我的家,把大法资料全部抄走。我被他们带走,他们告诉丈夫交5000元罚款就放人,丈夫无奈,把刚刚贷款买的羊卖掉了交钱,结果我被非法拘留了一个月。在县拘留所,一个不知姓名的所长对我连打带踢。我决不低头,以绝食抗议,恶徒又把我送回乡里4天,七人绑住我给我灌食,然后给我输液。4月30日恶徒又把我送到乡里看管。5月3号,又给我灌食2次。第一次用线绳把我绑到床上,七、八个人给我灌食。第二次用胶带绑住又给我灌食。几经折磨,我的身体状况恶化,恶徒才把我放回家。

在家不到2个月,6月28号,恶人闯进我家,没有任何证明不出示任何证件,不告诉去向,把我送到高阳劳教所。判刑两年。当天劳教所的恶人们就用电棍电我,用皮带抽,用脚踢,用带子勒我的脖子。在那个罪恶的魔窟里,恶徒让我们拼命地干活,我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经过。

其中一个诼鹿县矾山人叫肖常英。恶人把她绑在死人床上折磨,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落泪。还有恶警把大法弟子半夜拉到野外,不知用什么办法折磨,挖土埋活人窒息折磨。还有一个大法弟子叫宋桂贤,恶人们把女人的裤衩,带血的卫生巾往她嘴里塞,往身上放壁虎,原来好好的身体被他们折磨的浑身是伤。大法弟子以绝食抗议,恶人把稀饭倒在他们的袄兜里,倒在裤兜里,浑身上下全是稀饭。宋桂贤为抵制恶人已经绝食一年了,生命垂危。还有北京的大法弟子刘桂珍,被电棍电的身上到处是伤,直到没有知觉,送往医院抢救了四天。还有石家庄的一个大法弟子被打残了。尽管如此,大法弟子都毫不动摇,坚定信念,坚信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