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原阳县李健等恶徒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6日】我叫孔卫芹,家住靳堂乡大石佛村。没炼法轮功前,我身体虚弱,腰痛、肩周炎、吃不下饭、怕冷,弯腰几分钟都直不起身来。1999年春天,是我终生难忘的因为那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我得到了宝书《转法轮》,走入了大法修炼

从此我象换了个人,整天乐滋滋的,过去的病痛一扫而光。孝敬老人、妯娌和睦、善待乡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是李老师的法轮大法救了我呀!

1999年7月20日,江氏出于小人妒嫉,编造谎言,残酷迫害亿万法轮功学员。靳堂乡派出所警察贪功心切,黄甫晨曦及手下为了升官发财,把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向上爬的阶梯,3天一查、5天一访,经常到炼功人家里监视。有时,一天三见面,还给学员照像。2001年元旦,派出所警察把靳堂乡所有炼功的人全部软禁在乡派出所2天,说是怕去北京上访。

2003年正月30日晚10点多,我们刚睡下,黄甫晨曦带领手下刘炳申(刘庄村人)等7、8个人,由村干部赵书江带领,来我家非法搜查。他们看见桌子上有李老师的相片,立即把我家监控,并偷偷给县公安局政保科李健打电话,随即李健和一戴眼镜、20多岁警察共4人,气势汹汹强迫我们穿上衣服,孩子冻得瑟瑟发抖。他们连女儿住的房间也不放过,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连床、被子也翻遍了,用剪子把写字台的锁撬开,把家具、剪子都毁坏,连粮食袋都翻,比电影日本鬼子進村大扫荡还狠。当时已经深夜11点多了,李健等人强行把我带走,还想抓走我的孩子。

他们抢走我的大法书、炼功带、录音机、VCD机,连给孩子做衣服裁的红、黄布条也拿走。就这样,他们把我绑架到了县公安局政保科。李健恶狠狠地问:“光碟从哪来的?娘家是哪的?”我反问他:“你问这干啥?”我瞥了他一眼。他气急败坏地一把抓住我前胸的衣襟:“我叫你瞪。”把我甩出2米多远,他又掂铁锨、拿火钳,嘴里还嘟嘟嚷嚷:“不说,看我咋收拾你。”并向屋外喊“来两个人!”

李健看也问不出来啥,就叫那些打手回去,他和戴眼镜的把我架到二楼南屋。那里有两个单人双层铁床,李健得意地用狼牙手铐把我铐到铁床上。随着李健一咬牙,“咯吱吱”手铐陷進肉里,象钻到骨头里一样疼。这时床上躺着的一年轻警察对李说:“把她铐得再高点。”李健得意地说:“这办法几个钟头见效?”那人说:“不到一个钟头,她就受不了,啥都说啦。”

李健把我的两个胳膊向斜上方拉到最高位置,脚刚刚离地“火” 字型吊起……我微闭双目,李健就狠狠地推搡我的肩膀,大声吼:“孔卫芹,你又炼功了。”我只觉得他太可怜,被江××的谎言害了。我就给他们讲真象: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让学、不让炼?而法轮功在全世界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欢迎。我又讲“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李健恶狠狠地说:“给你屁股上扎个大钉,你就不盘了。”后来他说:“我知道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我当时就在现场帮忙。”

我又讲“我以前身体不好,脾气不好,炼功后身体健康,孝敬老人。”他忙说:“我知道你是好人,我岳母以前也炼功,可江××不让炼,我拿这份工资,我只认钱不认人。”我又给他讲善恶有报的案例,阳阿乡派出所孙发全,因多次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被摩托车撞断小肠、腿等。李健说:“我也不管明天下油锅、还是遭恶报,今天就和法轮功斗到底。”后来,他背朝我举起双臂,象日本鬼子投降的姿势自言道:“我这是良心大大地坏了坏了地。”

可悲啊,有的人是听信了电视上说的被江××骗了,而他明知大法好,自己母亲也炼过功,明知是在干坏事还要干。这时戴眼镜的警察来替他,我刚才全身心地给他讲真象,不知不觉中右手手铐神奇地“哗啦啦”开了。李健看着落下来的手铐惊诧地问我:“这该咋办?”我坚定地说:“凭良心办!”他叹口气说:“明天吧,明天叫你脚不沾地。”说完他回屋休息了。

戴眼镜警察,身穿大衣,蜷缩在黄藤椅子上冻得瑟瑟发抖,对我说:“快给我讲讲法吧,好久没人这么亲切地跟我说话了。”我就给他背《洪吟》、《淘》,他睡着了,我被折磨得疼痛难忍,胳膊、脚都失去了知觉,疼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肚子痛,想上厕所,可一看警察睡得正香,我不忍心打搅他。后来肚子越来越痛,就轻声叫道:“值班警察,我想解手。”他嘟嚷着:“还‘真善忍’呢,连这点都忍不住。”我一听,也太不象话了,正言道:“把我折磨成这样,还不让解手?!”他无奈地揉揉眼,把李健叫来,打开手铐。由于大吊5个多钟头,胳膊麻木、无任何感觉。他们也害怕了,怕出危险担责任,忙给我摇晃胳膊……去掉手铐,胳膊肿得老粗,左手脖被勒進一个深沟。我想:我出去一定要把他们的罪行公布于世。从厕所出来,我看着满院的警车,心里一阵难过:他们这些执法人员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买来高档、舒适的警车,却反过来镇压老百姓,天理不容啊!

李健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让我抱着桌腿,双手用一个手铐铐住,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这时墙上的表5点15分了。李健和他的手下和衣倒在床上。他为了不让我睡,一会儿就吆喝吆喝,喊我的名字。这一夜很冷,北风呼呼地刮着,乌鸦盘旋在公安局二楼“呱呱”怪叫。一会儿门“哐”一声,象谁用脚踢开一样,李健激灵打个冷颤,问“孔卫芹,谁来了?”过了一会,他们又睡着了。我求师父帮助:我要离开这里。果然手铐一圈圈地增大,手脱了出来。我下二楼,顺一楼向南走,正好东边有一铁门,我求师父把锁打开,这时锁“啪”一声弹开,我开门就走了。

李健发现我神奇般地在他的眼皮底下走脱,恼羞成怒,开着警车咆哮着闯到我家,骗我丈夫:“你拿钱把她保出来。”并强行把我丈夫绑架到县公安局,关進看守所近3个月,丈夫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每顿饭半个馍,一小碗玉米粥,每天还要10元钱的伙食费。萨斯时期,丈夫高烧41度,昏迷不醒,人命关天,李健硬不放人,逼家人交钱,我漂流在外,家里只剩下三个孩子,上哪儿去弄钱啊?

李健丧心病狂,抓人抓红了眼,先抓我,后抓我丈夫,后来抓我15岁的大女儿。孩子不开门,他们翻墙入院,不顾两个小女儿在失去爸爸妈妈,又要失去姐姐那撕心裂肺地哭叫,硬是把我大女儿绑架到公安局,恐吓威逼。

我丈夫被他们非法关押,李健伙同县610多次到我家骚扰,又多次到亲戚家找我,扬言把我交给县公安局,才放我丈夫。家人不配合,他们又把我70多岁的父亲和公公叫到派出所,要家里拿一万多元就放我丈夫。麦子熟了,家里只剩三个年幼的孩子,地里的活儿没人干,亲人心急如焚,求诉无门,有冤无处申。

我在县公安局被李健吊铐五个多钟头,身体受到巨大的伤害,刚出来的日日夜夜,疼痛把我从睡梦中惊醒,一夜只能睡一个多钟头,至今双臂麻木、痛、左膝盖硬疼,颈椎疼痛难忍。如果不炼功恢复,我早被他们折磨死或残废了。

至如今,我流落异地它乡一年多,有家不能回,亲人不能团聚,双亲不能侍奉。年迈的父母思女心切,泪眼望穿,心脏病多次发作,公婆病倒在床。这就是江××犯罪集团迫害只为炼功做好人的善良百姓的铁的事实。谁正谁邪,看看发生在咱老百姓身边的事吧。

在此我诚告原阳县的父老乡亲:擦亮眼睛,看清邪恶的嘴脸,善待大法,法轮功千古奇冤。记住法轮大法好,给自己奠定美好的未来!


河南省原阳县参与迫害的恶人:

王予生:原阳县公安局局长 宅电:3325661 手机:13938710028
周庆民:原政法委书记 多次勒索大法弟子钱财。宅电:7291508 手机:13903805368
孟兆民:原阳县610主任 同样邪恶 宅电:7291082 手机:13803805323
师公赫:原阳县公安局副局长 同样邪恶 宅电:7291851
师中社:原阳县政法委书记,参与迫害大法 邪恶之人 宅电:7294729
李建 :河南省原阳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 邪恶至极 多次抓捕大法弟子,抄家 。口出狂言,要 “和法轮功干到底” 宅电:7283345 手机:13839065001
毛克福:原阳县公安局政保科主任 多次抓捕、抄家、打骂大法弟子。宅电:7293609(一)、7298229(二)、7526518(三)
黄甫晨曦:原阳县靳堂乡派出所东区区长 主抓迫害法轮功 手机:13849365968
相关责任人员:
闫义举 原靳堂乡大石佛村村支书。因为和赵书江因写材料陷害大法弟子,现遭恶报,官职一降到底。 0373-7294958
毛贻德 现靳堂乡大石佛村村支书 0373-7295468

3月3日陕西消息:大法弟子何桂莲听说柳林乡办洗脑班,去附近张贴大法标语,被人举报,被柳林派出所绑架,城固县公安局国保科将何桂莲关進看守所。至今不让和家人见面,情况不明。请当地知道有关恶警姓名与电话的同修讲清真象,将邪恶曝光,揭露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