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锦州教养院遭受的折磨


【明慧网2004年4月7日】我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以后,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同时也懂得了如何做人的道理。1999年7月,法轮功被当权坏人迫害,我去了北京要说句公道话。结果回来以后,被非法劳教,送到锦州教养院。

在教养院里,我吃了许多苦,每天干活非常地繁重。2000年10月,法轮功学员被教养院“高压”管理。从此以后,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一直都被体罚坐凳。2000年11月,教养院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二大队。也许您在电视上曾经看到关于教养院的新闻,诸如:什么爱心转化,树立新人……可是我告诉你,这都是假的。我在教养院的亲身经历可以证实。

2001年2月上旬的一天,我被二大队恶警杨廷伦从三楼骗到楼下(骗说我爱人来看我)。可是到了一楼才知道上当。在一楼的空房里,我被七八个犹大围攻。从此以后,他们白天整晚上整,没完没了。恶警想利用“车轮战”打垮我,所以天天换人,死磨硬泡。后来恶警开始罚我站着,站了三四天时间。接着,他们又罚我蹲着,连续蹲了一天一宿一个半天。我承受不住了,坐在地上……恶警李松涛、马勇过来使劲打我,李松涛把我的耳朵打得什么也听不见。他们又取来电棍,对我进行电击。之后我回到二楼。

在3月一天的上午,恶警李松涛突然把我叫到一楼,让我把几盆花搬到后院去(诱骗我去后院)。到了后院以后,他们就不让我出来。在后院平房里,恶警叫我念诽谤书,我不念。他们就把我弄进小屋里,叫“四防”孙维臣、姜志鹏(刑事犯)把我铐在大铁椅子上。恶警吴东手拿一根电棍,李松涛手拿两根电棍。对我的头部、颈部、前后心、手心及脚心等敏感部位进行长时间电击。我感到非常地痛苦。从铁椅子上下来时,我已经不能走路。被两个犯人搀着回来。

我希望我的亲身经历能使更多的人明白,锦州教养院一直都在迫害学员。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爱心转化、树立新人”,只存在“酷刑转化、树立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