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众病皆消 说真话反遭劳教


【明慧网2004年4月7日】我叫王书华,今年39岁,山东省冠县棉麻公司职工。从小体弱多病;曾患有严重的腰椎病;生活不能自理;另外还患有胃病、慢性扁桃体炎和淋巴结炎等等;常年吃药,久治不愈;给我的家人带来许多痛苦。1995年5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我的病不翼而飞,心情也变的好起来,身体的健康,心性的升华,使我对生活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我相夫教子,生活的非常充实。

然而,1999年7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和迫害,冠县所有在“黑名单”上的大法学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我也是其中一个。1999年8月我被单位强行送到洗脑班,在那里政法委书记黄献用大肆诬蔑攻击法轮大法和李洪志老师,并强迫学员交出大法资料和写不修炼保证,后来单位和派出所又强迫我交照片,按黑手印,有的大法弟子被挂上犯人带的黑牌子照相。

我们修炼真善忍,尽量做一个更好的人,却遭到如此的迫害。2000年10月,我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劫持到冠县驻京办事处。当时办事处的主要负责人刑警大队长王俊朝和政保科科长陈月芝(女),强迫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交出身上带的现金,有的被强行搜身,我仅有的几十元钱被强行没收,后来被劫持回冠县看守所。那次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100多人。

万善乡把上访的学员关在一个屋子里,上至60岁的老人,下至17、18岁的小姑娘都被殴打。整个政府大院都能听到响声,非常恐怖,打完后还要罚款。贾镇乡于林头村的大法弟子彭玉堂因进京上访被贾镇乡政府电击嘴、舌头等部位。清水乡的一位17岁女大法弟子被乡政府打得臀部都成了黑色的,只能趴着睡觉。

我的家人被邪恶之徒强行勒索了1000元,才把我保释出来。但在10月28日,我又被单位副经理李云桥强行送到洗脑班。八九十名大法弟子不分男女老幼被关在冠县党校的一个大会议室里,睡在水泥地上,吃自己买的凉馒头。不法官员及警察强迫我们写不修炼保证,同时威胁大法弟子如不写保证就送监狱和劳教所。大法弟子李德利因抄写经文被恶徒马文昌、靖军殴打,并被关在屋外冻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李的全身被雨雪湿透。一个月后,洗脑班搬到附小院内,才把男、女大法弟子分开,在那里大法弟子们不仅被强行灌输邪恶谎言,还被强迫加工玩具。

2002年3月邪恶对冠县的大法弟子又进行了新一轮的疯狂迫害,我被逼流离失所。走后没几天,公安局的6、7个恶警闯进我家进行非法搜捕、抄家。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将我判了三年劳教。在这种情况下邪恶仍然不时的去骚扰我家,甚至威胁我的家人,使我的丈夫和孩子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特别是给我年幼的女儿所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