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劳动教养院暴行:对七天没進食的七旬老人毒打折磨


【明慧网2004年4月7日】2002年3、4月份,我们这些被非法抓捕的女法轮功学员搬到抚顺劳动教养一大队旧址,章党一大队后,大法学员、60多岁的张静贤发正念,被恶警周依琳拳打脚踢,然后又被拽到冷屋子里冻了一宿。第二天,大法弟子崔玉秀发正念,被恶警周依琳从床上打到地上,头上磕了个大包。同时,田亨对另一位老年大法弟子(不知姓名)也拳脚相加。事隔二天,大法弟子韩××发正念,被恶警王英楠和周依琳毒打,然后被拽到办公室后,又被周依琳、孟妍、龙伟毒打,最后被关進冷屋子里冻。那样冷的天气,这位大法弟子只穿毛衣、毛裤,恶警不让给她送被褥。因这一个星期内恶警不断地打人,大法学员绝食要求放人,不准再打学员。结果恶警吴伟手持两根大电棍,带领一帮恶警帮凶大打出手,我被陆凯打倒在床上,何晶被恶警刘宝才连踢带打,身上多处青紫,小腹子宫下坠,疼痛难忍,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一直拖延不让去医院检查。在那疯狂的抓人打人的日子里,就连72岁的麦金凤和在家中期引产的大法弟子也被抓来强行洗脑。

2000年12月16日那天,我们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象,结果被抓,被强制洗脑,强制转化。师父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往哪转哪?大家在做好人,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超越常人的好人,你想把他转化到哪去?”记得那一次在恶警吴伟的指使下,连晚饭也没让我吃,就把我带到女二班,强制洗脑。我被强制罚飞(把整个后背靠墙,头和腿几乎靠上,手臂从后背高举)罚蹲,一边飞着,那些犹大一边围着我喊着、打着,对我拳脚相加,拿鞋底子打我嘴巴,打我的脸、头。不许我睡觉,打得我的脸都变了形。恶警曾秋艳见我坚持修炼,上来一顿打,拿一大串钥匙打我的头,穿大皮鞋往我的膝盖上踢。我的身上、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们又把我拽到另一班上去打。

更为残忍的事是有一位叫桑淑清的清原老大法弟子(68岁)被关進抚顺教养院后,以陈桂凤为首的一帮犹大对她大打出手,将她的头往暖气上撞,桑淑清说:“我已经七天七夜绝食没吃饭了,你们这样打我,你们还有人心吗?”有一位叫贾清贵的外地男大法弟子,被强行带到女二班。当时这位大法学员已被打得脸变了形,恶徒依然对他大打出手,恶人陈明带一帮犹大一边让这名男大法学员飞着,一边拿木棒打他的头,拿他的脑袋往暖气上撞,往铁床的角铁上撞,打他的致命处,直打得他昏死过去,还是不放过,这些都是在恶警吴伟的指示下犯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