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白旗一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4月8日】我是98年得法,得法前身体很不好,患有好几种病,肺结核、胃病、胆囊息肉、妇科病、血压低,导致经常头晕起不来,吃不进饭,吃一点饭就象一块石头压在胃上。我到很多医院也治不好,每天打针、吃药、输液都不行,成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也成了家人的心病和负担,丈夫和孩子每天大话都不敢说,就象逗小孩一样使我开心,因自己有病,不管怎样也使我高兴不起来,觉得自己活着一点用也没有,真是度日如年。

幸遇一位大法弟子介绍了法轮大法,当时想这么多病,到哪都看不好了,也没心思学,抱着试一试的心,就这样使我走进了大法的门。经过学法炼功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不长时间全身的病就不翼而飞,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就象新生的婴儿,脱胎换骨一样,新的生活开始了,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也知道了人活着的意义,使全家人都感到了家庭的温暖和快乐。以前的烦恼全部消失了。丈夫见我身体如此大的变化,他也得法了。

99年7.20的大镇压开始了,使我大吃一惊,压的透不过气来,自己又没文化(小学三年级)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国家不让炼,这么好的功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体健康,社会安定,真是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百利而无一害,政府为什么镇压这么一群好人呢?后来才知道这是小人江××的妒忌。

在2001年1月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集体送了真象传单,过了两三天,恶警张德育,任胜利等抄家、抓人,共计大法弟子十几人((2001年腊月20被抓,2002年正月16被释放)。我是其中一个,警察把我抓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不给吃喝,审问资料来源,我坚决不说,就被拘留了。在被关押迫害期间,我们三四个大法弟子关在一起,我们每天坚持炼功,背论语、经文,放风时我们就向被关押的犯人喊法轮大法好。后来邪恶之徒就把我们几个又关到最靠边的一间,(北方天气冷)也是最冷的一间,墙的四周都冻的冰,床下是水,我们向所长反映情况,所长曹××说就是叫你们尝尝水牢的滋味。

在我被关押期间,我家人都跟着受到迫害,女儿在外地打工,在全国人民欢度春节之时,亲人团聚的时候,女儿回来了,见妈妈不在,每天就是哭,就这样亲人分离,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被关押28天后,恶警通知家人拿5000元去领人,没钱不放人,家人为救我出来,女儿辛辛苦苦在外打工一年的钱,就这样被邪恶夺走了。我被放回五天后,邪恶还不甘心,又把我强行关进洗脑班一个月。

我在2002年因送真象传单、挂条幅,又一次被抓到公安局审问,我坚定正念,决不配合,又给它们讲真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当晚被放了回来。从那以后我成了当地的重点,家电话被监控,不许外出,每天有两名片警看着(监视)晚上蹲坑,时不时夜间被电话骚扰惊醒,一点自由也没有。在中央开十六大,我被看的更紧了,当时我儿媳妇在生小孩,我和片警怎么说,邪恶根本不管,为首的公安副局长每天派两名片警来家骚扰,从那以后,我更加认清了邪恶的本质,完全是一个造假的黑窝。我们大法弟子坚定正念,坚信师父,做我们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终于环境变的好一点了,恶警不天天到大法弟子家看了。

在2003年十月我区大法弟子又一次被抓去洗脑,强迫写‘三书’,不写就劳教(为首之徒是610陈海玲,政法委王彪,副书记张德育)这次我没做好,在迫害中承受不了违心的写了三书,出来后法也不学,功也不炼,自己想这也不配一个大法弟子,对不起师父,辜负了师父慈悲苦度,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就一天天消沉下来。同修得知,就和我一起学法,鼓励我。当我重温了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我也不承认什么转化不转化的,你看他心里呀。我还这样想,你们知道吗?那个旧势力它为了让他转化,给他造成很严重的心理上的迫害。它知道这个我是不承认的,采取什么办法呢?它把他有正念的一边儿,就是修好的那边隔开,不让他的思想接触上,然后问他人的表面。而人的表面人的东西与后天的意识太多了,修好的一面又不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你迫害他,你叫他写了什么我都不承认的。旧势力知道我不承认,它为什么还这么干呢?它能够起到一种作用,就是想破坏学员的意志。做错的学员就会想,唉呀!我写了这个了,我完了,师父不能管我了,我对不起大法了,从此就变得消沉起来了。这是它们的手段,我是不承认的。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

我觉醒了,我流泪了,知道师父没放弃我,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为什么不赶快爬起来,师父不承认迫害,我们全盘否定,我坚定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当时我就写了严正声明)今后我要更加精进,加倍弥补过错,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