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面前 我再一次轻松把手铐打开


【明慧网2004年4月8日】我是黑龙江的大法弟子,我家有个新成立的炼功点。2004年2月28日晚8点20分左右,由乡派出所民警、乡干部、村干部共6、7个人闯入我家中。他们进院先把门两边的大法真相对联给撕了下来,说这都与法轮功有关。进到屋里就翻,又要把我带走。我和他们讲理,我说我没犯法,凭什么抓我?带队警察何三说:“我们也知道你们为了祛病健身、做好人,我们为了吃口饭,上面指示,我们就得干。”意思是不管好人坏人,犯没犯法,上面让抓,他们就抓,小老百姓没有地方讲理去。说话间,这些人把我师父法像、大法书等都抢走了。

他们把我抓到派出所,我一路和他们讲真相。晚9点多钟,在派出所问完笔录,把我扣在一间房里。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进要旨(二)》)我想既然师父把功能和神通都给我们打开了,我就应该用。我定一定心,自言自语说:你们觉得这手铐子怎么厉害,要我说就是泥做的,在大法弟子身上不起作用,说着抬手向下一摔,就听“咔”一下开了大半,又摔了一下就都下来了。当时一阵热流通遍全身,我想是师父在加持我,我应该走出去。大约在晚上12点多钟他们吃完饭回来,进屋一个民警,他说:“四哥,是你呀。”我一看是我们村的人,就说:“今晚怎么是你看我,如果我今天走了,你会不会受处分?”他说:“刚在我手里跑一个,你再走了,我就得回家吃去了。”晚上他睡着了。我的手铐子又开了,我就在屋里来回走,走到他床前,他一惊,你怎么过来了?因为他把我扣在墙边了。我说:“我的手铐子开了,为了不给你找麻烦,我没走。”

天快亮了,他叫来一个人说:“那个手铐子不好使,换一个。”就又把我扣上了。这回我坐在那认真的从法理上悟到,不应该配合邪恶,我们大法弟子修心性,按“真善忍”做好人,对社会、对世人有益无害,他们迫害好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迫害大法弟子更是有罪的,会遭恶报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如果我不走,那不加大了他们的罪吗?将来无法偿还,所以我决定走。新换的手铐又被我打开了。我来了一个念头:师父的法像在我刚进来的一个屋子里,我要把法像取回来。墙上有一个电闸,把门打开,要从这里想办法到那个屋去。我刚一碰电闸,几个屋的电都停了。警察来了,见我在整电,骂我一顿,问我手铐怎么又开了。我说:它在我们炼功人身上不起作用。他们又把我用第三个手铐子扣上。我跟他们说:“我要和乡领导谈话,派出所所长也行。”他们说:“没人和你谈。”我说:“不谈也行,我告诉你们,你们犯法了,既犯党纪、又犯国法。我是共产党员,你们不分是非,把我抓来,你们把党章、宪法都拿来,我犯哪条哪款。”一个管纪律的党委说:“我明天就开除你党籍。”我说:“你现在开除也晚了,你都关我十多个小时了,你已经犯法了。”张国林(党群书记)说:“你一个人两个信仰。”我说:“怎么叫两个信仰,我当时信的是为人民服务,学雷锋做好事,和炼法轮功没有矛盾。连国务院都说:‘有人说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不许炼功纯属造谣。’这是《人民日报》1999年6月15日发表的。”当时曲乡长和别人说:“他这番话还真气人,你还没法治他。”

最后书记(乡一把手)说:“你别说了,你沾上法轮功我就抓,你没办法。”这时已下午3点左右,要往双城市看守所送我。扣我的小警察说:“这老头,有点功能,我扣他几次都开了。”另一个书记说:“你把这个打开,我就放你。”我说:“你们说话不算数。(后来我才悟到这句话说的不对,这不把常人定到那了吗?能放,这一念也不能放了。)我们修炼人身上是有功能的。”他们说:“那让我们看一看。”在乡干部和民警20多人、近30人面前,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又一次轻松的把手铐子打开了。当时这些人真给震住了。

可是常人的嘴就是说了不算,回过味来说:“那只手还没开呢?”我说:“你们真无耻,你把我扣在什么上我打开一个不也可以走吗?”说着我就把左手抬起来拿着下来的这只手铐子一拉,那只手铐子也下来了。这时我看着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他们都不得不由惊讶转向对大法的敬佩。我虽当时没有被放回来,可我也非常欣慰,至少又给了这些生命一个重新认识大法的机会。

在去双城看守所的路上,小警察对我体贴照顾,抓我的何三说:“这回我真服你们大法了。”当时我想:为什么来看守所呢?我是来救度众生的,还是来被迫害呢?又一想,既来了,就和接触到的人讲真相。6点钟进看守所,当时那些刑事犯对大法和师父有些不敬。三号监6个犯人,12个大法弟子。我们毕竟是大法弟子,正一切不正的,所以也没受到大的刁难。晚上休息时,有位67岁姓那的同修说:“我是从被窝里被抓来的,咱们绝食出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当时建议大家还是先和这里的常人讲真相,包括这里的狱警讲真相。然后我们就走。

第二天是3月1日,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就开始和刑事犯、警察讲真相。头几天还能听到狱警的叫骂声、对大法不敬的言语。后来渐渐少了,最后就没有警察说脏话了。我们用大法弟子的正念都给纠正了。后来在我回来时,5个犯人没有一个说大法不好的。一个刑事犯说回去一定要炼法轮功。特别是有一位同修,讲真相一天也不住口,而且有一定的说服力,对什么样的比较顽固的人都能讲透,被提前两天放回家。进来头几天,他们不让我们炼功,后来也不管了。

看守所从国保科借调来的人负责给法轮功学员照相,一个领头的说:“就写‘法轮功’,不能写×教,过几天说不准谁对谁错呢。”有个青年说:“跟你们出来多知道不少东西,原来法轮功这么好。”15天以后我堂堂正正的被放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