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女青年因修炼大法屡遭迫害流离失所


【明慧网2004年4月9日】我今年32岁,是黑龙江省双城市的大法弟子。在修炼之前,我体弱多病,尤其是腰部和脚部特别严重。有时腰疼起来都不敢翻身,衣服都脱不下。我的脚关节长期疼痛、肿胀,不敢走路,经多方医治也不见效,而且医生还说会落下残疾。正当家人与我绝望、无助的时候,别人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通过修炼,我身体所有的疾病全都消失了,我们全家人都非常高兴,感谢师父和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邪恶镇压。我的人生道路因此而发生了巨变。。

2000年4月4日,我在同修家和同修交流,被邪恶之徒举报,被非法绑架到了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了47天。放回后,又勒索了家属2000元人民币。2000年7月6日,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个公道,我進京上访,到了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口号。结果被广场的恶警连拉带拽地推进警车,拉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在那里见到了全国各地的许多大法弟子,恶警对大法弟子们非打即骂,不时地听到隔壁屋里大法弟子的惨叫声。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满脸是血,他们还把大法弟子关到铁笼子里。

由于我不报姓名、地址,被送到了北京怀柔看守所。在那里,女恶警非常邪恶,叫我们脱光衣服挨个检查,而且还把我们随身携带的钱、物全都勒索去。然后,恶警让我们靠墙站着,给每个大法弟子编号,还命令我们蹲下,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没有配合女恶警,她便气凶凶地踹我们。

恶警叫来40多名男刑事犯企图迫害我们。这时,过来三、四个刑事犯把我手强行背到后面,不让我说话,随后,便把我们拖进了监号里。我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恶警每天都要提审,让我说出姓名、地址,我不说,他们就骗我说如果你说出来,就让你的家人把你直接接回家,我们好向上边交差。结果我上当了,说出来,被双城市驻京办事处的王胜利接到办事处。关押了一天一宿。

第二天,单位领导到办事处来接我,还请王胜利、姜士辉等人吃的饭,并且还被勒索了700元人民币。回到双城后,我被带到双城市看守所的会议室,这时我看到法轮功专案组的主要负责人张国富、金婉智、张士跃、赵连顺等人正坐在屋里,看见我们進来后,就逼着我签反对大法的保证书。我坚决不签,抗议了2个多小时,最后被邪恶之徒强按着我的手签上了字。为了不让我被关在看守所,家人又给张国富送去2000元人民币。

2000年8月1日,看守所的两名恶警又来家骚扰,说我的事没完,还要交5000元保证金,我说:我没犯错误,我不交。他们说:那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张局长(张国富)要找你谈话。结果我被他们带到了看守所,我绝食抗议。同时向看守所里的人说出了家人给张国富2000元钱的事,张国富听说后害怕,托人把钱退给了我的家人。我被非法关押了8天放回。

2000年12月11日我再次到天安门广场正法,我打开大法条幅在广场上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追上将我绊倒,又强行把我拽上警车,上车后,我推开车窗又一次打开条幅向围观人群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车内一名恶警猛地一拳打在我的嘴上,当时把我的嘴打出血了,我再次被带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由于不报姓名,这次被送到北京房山区看守所。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三天后放回。

同年12月17日,我又站到了天安门广场上,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带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后被送到北京大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关押期间,我绝食抗议,当时有30多恶警轮番提审我,企图问出我的姓名、地址。我一直没说。最后恶警谭铁军叫上另外两名恶警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叫我脱下外衣,鞋,光脚站在地上,随后他拿出一根电棍,接上电源,疯狂地电我的双手,但我始终没说。恶警没有办法,便开始翻我的衣兜,结果在我随身携带的物品中发现了印有我家乡地址的商标。结果我被驻京办事处接回,办事处的夏忠军勒索了我160元的返城车票。

回到双城后,我被带到610办公室,张国富、金婉智、赵连顺等人强迫我签承认自己有罪的一个单子(具体叫啥名,记不清了)。之后,我被带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我再一次绝食抗议,第8天,恶警对我实施插管灌食迫害,当时有5、6个刑事犯把我按到椅子上,使劲压着我的肩,手、胳膊、头、腿,使我不能动弹。随后,在我胳膊上强行打了一针输液,我使劲挣脱,并大声跟他们讲真相,正告他们如果我出现任何生命危险,你们要负全部责任,我的家人更不会放过你们!我大声地背诵师父的经文,心里有强烈的一念:绝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恶徒们一起用力地往我的鼻子和嘴里插管,可我当时只有一念:就是插不进去。在我强大的正念作用下,恶徒将我的鼻子插出了血,但就是没插进去。后来,他们没有办法,怕我在看守所出现生命危险,怕担责任,就将我送到了双城市骨伤科医院第三门诊部(简称“三门诊”)。在那里,医院的大夫也配合恶警迫害我,他们将我按在床上,又强行给我推了一管药,然后,又把我带到另一房间,要给我打点滴,我当时严厉地说:我没有病,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们见状,便把我的手和脚分别用手铐子铐在床头、床尾,企图强行注射,我大声地说:你们要是给我打点滴,我就让它滚针(滚针就是容易出现生命危险),你们不能几个小时总看着我吧,恶警一听这话害怕了,没敢给我打点滴。第二天,将我无条件释放(释放之前,恶警还向家属勒索伙食费、医药费等,我告诉家人不让给)。

2001年春节前夕,原双城市市委书记朱清文在原省委书记徐有芳面前下保证:春节前,双城市法轮功進京上访为零。结果导致双城市大法弟子大面积被抓。与此同时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在这期间,恶警不断地到我家和亲属家去骚扰,但是没找到我,他们气急败坏,下通缉令到处抓我,我被迫流离失所。

我只因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到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我要控告江泽民和所有迫害过我的江氏帮凶,将这些邪恶之徒早日送上审判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