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自述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4月9日】我叫官淑英,女、62岁,汉族,家住吉林省临江市河东村四队9号,临江市药材公司退休工人。

我于94年4月29日在长春市参加长春第7期法轮功教授班,得法修炼法轮功至今志坚不移。江氏集团破坏法律,利用职权,没有任何理由在全国从99年7.20开始抓捕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3号,火车站临江公安局治保科长耿立东带领干警无任何证据,将我非法押送当地拘留所。当时抓了包括我在内的共4名大法学员,我们因坚修大法一个多月后,被送到百山市拘留所;又一个多月后,被送到九台劳教所5大队,后转到老年队,管教姓关。在此期间,他们逼迫我写决裂书,我不写,就对我先进体罚面墙站立。除了吃饭放厕之外,每天站20小时左右。早上6点起床,直到晚间12点-3点睡觉。我被罚站24天,脚肿、腿肿,最后头昏得不能站立,血压升高了,又被迫打针吃药。在这期间,他们强迫我们看诬陷大法的录像和诽谤大法的几种书。坚持修炼的学员不让见家属。他们利用我老伴病重住院的机会,钻空子挑拨我和亲人的关系。

每次看完录像,他们都让大法学员写“感想”,每月写思想汇报。他们还利用邪悟者轮流攻击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给我做精神病测验,用卑鄙手段极力掩盖他们要想达到的目地。一次在大会上,我因坚修大法被加期2个月。

2001年9月,我被押送黑嘴子女劳教5大队5小队。主管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叫王丽梅,5小队干警叫王丽慧。我们4点起床,强制劳动定质定量,干到晚上8点半,多数是加点生产,常年使用乳白胶,做工艺品,有时用鸭毛、鸭毛里面伴有大量樟脑粉,这些东西非常熏人,时有被熏迷昏者被打吊瓶药。有时竟然给我们吃变质的肉类,一层楼内有几十人拉肚子,我是其中一个,强行打针,打的心脏难受,血管发胀、发红。有时一连几天都看不见坚定修炼的同修,不知把她们藏那里去受刑;几天后看见她们时,她们都满身是伤痕。有的同修抵制看邪恶的录像,不听、不看,就在那背法。

有时上面不知来什么官检查来了,赶快把我们一些学员藏起来,有时把我们干活的一切东西都藏起来,房子里打扫干净,墙上布置宣传栏,贴上了过节或开大会的照片,跳舞的唱歌的,花花绿绿。过后再搬回来,照常张狂对待我们。

我在2002年2月2日出所回家。在同年2002年3月4日1点左右一同修来家里看我,当地2个干警说公安局耿科长找我们了解些情况,一会就行,我俩跟着就去了。到了派出所一看,也没有耿科长,我俩才知上当了。几个小时过去了,耿科长来了,见面就问你俩个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们俩个都说:“我们在劳教所都不决裂,回家怎么能不炼了?就炼。”就这样我俩被送往拘留所。

我在拘留所被关了81天,又被送进长春黑嘴子女所,原来的5大队5小队。在7月23日和24日他们电我2次,理由是我写思想汇报时署名“大法弟子”。在2003年1月15日我不写“思想汇报”又电我一次。我早已声明修大法不向任何人汇报什么思想,就是证实法,洪法,就是大法弟子。电得我脸上有肿块,有伤,身上也有,浑身抽,不能站立,不能说话,几个小时才好。从此以后管教才说:“你愿怎么写你就怎么写吧!你愿写多长你就写多长吧!”

我于2003年9月3日正念走出拘留所,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9/71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