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暴行显得美丽?

为第六十届联合国人权大会而作


【明慧网2004年4月9日】全世界最大的灭绝营位于波兰的奥斯威辛,在这个集中营中曾经有数百万犹太人、斯拉夫人、蒙古人和中国人等惨遭杀害。当人们提到这个杀人魔窟的时候,脑海中很可能闪过的是高墙、电网、毒气室、焚尸炉,堆积如山的死人头发,一堆堆婴孩的小鞋,和一排排堆放着被窒息而死的人的尸体的砖房等等让人毛骨悚然的画面。然而谁会想到当初这里竟然诗一样的美丽!

当被俘虏的犹太人经过可能长达一个星期既没有饭吃,也没有水喝的旅行,在奥斯威辛走下货车的时候,说不定他们会眼睛一亮。在毒气室和焚尸炉的外面是修整得很好的草坪,四周种着鲜花。有人拿着美丽的风景明信片走过来让他们签上名字后寄给他们的亲属,明信片上写道:“我们在这里过得很好,有工作做,待遇也不错。我们在等待你们的到来。”

在毒气室入口处的牌子上写有“浴室”的字样,乐队此时演奏起了轻音乐。乐队成员全都是德国人从囚犯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年轻貌美的女郎,一律身穿白衬衫和海军蓝的裙子。当犹太人走进“浴室”的时候,这些美貌的姑娘们奏起了令人回忆起青春岁月的欢快曲调。善良的犹太人并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将面临着什么,说不定还真以为德国人只是把他们带到浴室来消灭虱子呢。

死神就在犹太人放松警惕的时候降临了。当两千多人象沙丁鱼一样互相拥挤着走进“淋浴间”后,沉重的大铁门马上关上了,整个房间被密封起来。德国的勤务兵们站在被草坪和鲜花掩盖的通气孔前投下紫蓝色的氰化物,然后马上封上通气孔,一直到半个小时以后,所有的人都被毒死,才用抽气机抽掉毒气。这些尸体被立即运往焚化炉焚化,1944年的时候,奥斯威辛集中营每天要焚化6000具尸体。

令我们瞠目结舌的不仅仅是纳粹的残忍,更令我们毛骨悚然的是这些犹太人走进浴室前的那一刻。如画的风景、美貌的姑娘和欢快的音乐,竟然与恐怖的魔鬼共存。几乎是最高级的恐怖片导演都想象不出来的镜头,跨越了时空,又出现在了中国的大地上。

1999年7月20日,自从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海外媒体不断披露出发生在中国的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中令人发指的血案,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酷刑折磨致死,还有数十万人被关押,受到经年累月的苦役、洗脑和肉体摧残。他们所承受的痛苦要远比那些在毒气室中短暂挣扎后丧命的犹太人更为残酷。

2000年6月的时候,我曾驱车来到位于北京大兴县团河的劳教人员调遣处。我当时看到的情景恐怕和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下车的犹太人差不了多少。

调遣处的大门十分气派,外面有一个光荣榜,好像是说这个地方是什么文明执法的先进单位。高墙外是一大片绿油油的庄稼地,几个穿着囚衣的男犯人一边用水龙头浇地一边打打闹闹,笑声不断。我到的时候还是中午,四周一片静谧,轻风徐来,感觉这里比喧嚣的北京市区还要清静和凉爽一些。

那天中午,我和劳教所的干警有过短暂的对话。从看到的环境,我还是轻信了干警们确实是一群“文明执法”的人,至少从表面来看,酷刑、洗脑、苦役、打骂、体罚,乃至迫害致死等概念和这个到处种植着花草的花园般的地方相差太远了。而只有那些从调遣处的炼狱之火中走出来的法轮功学员,才能真正知道画皮的背后是多么可怕的魔鬼。

有一位从团河劳教所期满释放的法轮功学员叫赵明,是爱尔兰三圣学院的硕士研究生,清华大学毕业。他在《团河劳教所“春风化雨”内幕》一文中说“团河劳教所的劳教人员宿舍中有鱼缸,有电视,有书桌,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组成的所谓大队里有图书室,劳教所的院子里有草坪、篮球场,养着鹿、兔子、孔雀、鸡,看上去象是个宁静的动物园。但暗地里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从没停止过。” 在另一篇文章中,他说“这并不是个别劳教所的种情况,劳教所的狱警说他们到南方的劳教所参观,发现那里的劳教所比北京的建得还要夸张。另外,劳教所系统的狱警开会地点都是在风景胜地,劳教所所长和一些警察还经常到国外旅游参观。”

就是这些诗情画意的地方,狱警们在对法轮功的镇压中,为迫使信徒放弃对“真、善、忍”的和平信仰,而施加在他们身上的酷刑超过一百种之多。许多人耳朵被打聋,外耳被打掉,眼珠被打爆,牙齿被打断、打掉。头骨、脊椎、胸骨、锁骨、腰椎、手臂、腿骨被打断。有信徒因不放弃信仰而被打得皮开肉绽、面目皆非,成为严重变形的血淋淋的人,此时还要被盐水浇身、用高压电棍继续电击,血腥味与肉糊味相混,惨叫声撕心裂肺。还有狱警用劲狠捏男信徒的睾丸,狠踢女信徒阴部。用十几根上万伏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尤其是敏感部位,如口腔、头顶、前胸、阴部、女信徒乳房、男信徒阴茎、臀部、大腿、脚底,直至电击部位烧焦烧糊。用烟头、打火机、烙铁烧手、脸、脚底、胸、背、乳头和阴部等部位。对女性法轮功信徒进行强奸、轮奸和施加许多难以宣言、令人发指的性虐待。用刑具“恐怖约束衣”令信徒的肩、肘、腕处筋断骨裂,再绑住双腿,腾空吊在铁窗上,耳朵里塞上耳机不停地播放诬蔑法轮功之词,嘴里再用布塞住,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部断裂,被活活痛死。还有将信徒浸泡在污水或粪水中,谓之“水牢”。其他折磨还包括竹签钉指甲,住天棚、地板和墙上长满红、绿、黄、白等长毛的房间,用狼狗、毒蛇和蝎子咬,注射摧毁神经的药物。以及其他种种我们因过于刺激神经而无法公开的千奇百怪的折磨。

在这次联合国在日内瓦召开人权会议,中共派出了数十人的游说团,希望能够蒙骗国际社会中止美国对中国的人权谴责提案。也许中共的游说团中不乏巧舌如簧的政客、外交家,顶着“科学家”、“大法师”、“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的“爱国人士”,并竭力使世界相信,中国现在处在“人权最好时期”,但是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够想起奥斯威辛毒气室外面的美丽表演和毒气室内的痛苦挣扎。

2003年5月31日,布什总统在参观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后曾发表讲话说“这些场所使我们清楚地看到邪恶势力的罪孽以及人们制止邪恶的必要……这个地方还明确告诫我们,文明世界绝不能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

我们不仅不能忘记那些罪恶,更不能忘记罪恶外面的美丽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