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我是吉林市大法弟子,自99年7.20以来屡次遭迫害,现把具体情况公告于众。

1、99年7月21日,我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恶警先把我送到小石山之后又把我们送到天坛体育场。同修们在那里背《论语》,《洪吟》。警察看此情况吓得又调来一批警察,围两层把我们包围住,到中午时又把我们送上站,光大法弟子就占有8节车厢,23日晚他们又把我送到当地派出所。民警询问完之后就把我放回家,之后我就被非法监视起来。派出所并指派我家邻居监视我。早晨4-5点钟警察到我家楼前楼后听动静,看我炼不炼功。甚至出门买包子派出所都知道。

2、2000年2月20日我上市政府前面江边去炼功,被警察抓住。把我送到石井沟派出所。警察审问我时问,“你干啥去了?”我向他们洪法,说:“大法教人做好人教人向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高标准要求自己。”警察说:“再接触你们几次,我也学法轮功了。”后来就把我送到拘留所拘留15天。

3、2000年7月13日,我在家正听师父讲法带时,有人敲门。是派出所的警察陈亮。他进来就把师父讲法带抢走了。然后又给派出所打电话,又来了4、5个人。有姓邵的,其他人不知道姓什么,他们把我抓到派出所,其他人开始抄家。把大法书13本、录音带15盘全部拿走了。就连我书本上抄的法也被拿走,甚至我在纸上写几个字也不放过。

4、2000年12月24日,我上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还我师父清白”,警察抓住我头发就往警车上拽。后来把我们拉到西城去,到那又照相又试血压的,照相交50元。晚上又把我分到北海派出所。我说“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没干坏事,你们还抓我们,赶快把我们放了。”警察二天不让我睡觉。后来又把我领到楼下把我铐在暖气片上,来一人盘问我,楼下很冷,我已两天没吃东西了。天快亮了,我告诉了他们我是哪儿来的之后,他们马上给吉林驻京办事处打电话到驻京办事处住两宿,扣200元,石井沟派出所和江南炼油厂人员把我接回来,一路戴着手铐子押回来的。路费是厂里给拿的150元。回来时是12月31日。陈亮审问我骂骂咧咧,问那条幅是你挂的吗?我说:“是。”在天安门警察用脚踩大法弟子的图片也是我挂的。我用纸壳把图片粘上用线把它挂上,还有迫害大法弟子的照片也挂上。陈亮审问说你看电视吗?我说不看。他说国家给定为×教你不知道吗?我说不是×教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是修佛修道的有什么不对的,之后他们把我押到拘留所非法拘留22天。

在2001年1月21日我被非法逮捕,关押到吉林市公安局看守所97天。警察提审我好几次,说我还诬蔑国家领导人,上纲上线,邪恶之徒就想把我置于死地。几次上报给我判刑上边也没批,他们又给我凑材料,到最后上面还是没批。后来把我放出来,没让我回家,把我带到丰满区610办公室主任孙庆林那里,让我交3000元抵押金,说是不进京,不做大法事到年底把钱给我,我说不交,后来家人给我交了。孙庆林给家里人打一张白条子收条。还是不放我回家,又把我送到丰满区成立的所谓学习班。在学习班住了36天,邪恶之徒卖给我书,我不买便强行卖给我,后来让我给烧了。孙庆林还在大喊大叫让我写保证书。在那住6天花120元,买书49元共计169元。到了年末我爱人陈凤山找孙庆林要钱,孙迟迟不给,后来他说你把条子拿来,我爱人又复印一份把原来白条收条给孙庆林。孙拿过收条就不给了,交给张保。等我们再要钱时孙庆林说交丰满区公安局政保科了,孙志明是政保科科长。

5、2002年2月7日,因为现在得法的人很多没有书,我给功友送书15本,炼功带1套,送到功友家,到了功友家不到10分钟,市公安局就来人了,把我拿给功友的书和带全部没收了。来了6、7个人。把我俩抓到市公安局,在公安局坐一上午,下午把我送到丰满区分局,然后石井沟派出所去人把我接回来,派出所把我关押了四天三宿,丰满区公安局孙志明来了,他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说那3000元抵押金你别要了,3月10日把我放回家,到现在那3000元也没给。

6、2002年10月9日晚。610办公室肖福延叫门,他说王必栋叫他来的,让我写五书,我不写,恶徒就让我上洗脑班,一会又有人叫门,肖福延把门打开,进来的有江南炼油长保卫科2个人,派出所来1人是陈亮,我马上进屋把门反锁上在屋里收拾书,收拾完之后我就发正念,他们开始砸门,门有二层,他们把两层门都砸个2尺长的大窟窿,现在窟窿还在,一直没处理。门砸开了,后来又有几个人:派出所副所长、街道书记,姜月芬,杨江泉,还有二个女的不知叫什么名,共计9个人迫害我。姜书记说看我怎么收拾你,4、5个人乱翻我家东西,邪恶之徒连我写的纸条都不放过,把炼功带没收两盘,还有师父在的芝加哥讲法及我抄写的师父讲法也被搜去了。然后把我押到派出所。王必栋跟我谈让我拿3000元作抵押金,我说不拿,这是迫害,我在家干扰你们谁了,你们随便抓人。他说你在阳台放录音机声太大了,我说我在阳台做饭放录音机怎么了?你们还不让人喘气,这太过分了。我又给他讲真象,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一人干坏事全家遭殃,你别听电视台讲的,都是假的,他们在编造谎言。我又说江泽民害了中华民族,害了人民,害了子孙后代。结果在跟他们谈话时他已经派5、6个人到我家抢走电视一台、电饭煲一台、录音机二台,还要拿电冰箱,没搬动。这都是王必栋指使他们干的。王必栋象发了疯一样迫害大法弟子,还说老江太手软了,拿机枪把他们都突突了,看他们还炼不炼了。

2002年10月9日下午恶警把我送到桦皮厂洗脑班,有5个人送我去的。王必栋说这次看你还炼不炼了。到洗脑班2个月我被勒索2400元,共扣6个月,2000年我从拘留所回来时,魏书记找过我谈话,当时我对他说这个法这么好,教人向善,对别人好,做个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学的是正法,修的是真善忍有什么错,没有错。2002年9月29日我向魏书记讲真象,又给他几张传单,还给他一盘讲真象录音带,他也没反对,他说别出去了,那么大岁数了,把你抓进去花着钱还遭罪。我们在洗脑班里,早晨恶徒让我们在红旗下宣誓,我们不做,他们就打我们。把眼镜都给打坏了,王保民牙也打活动了,那天打了好几个人。

恶徒们打人,我们就绝食,绝了两次食,他们害怕了。大家都提出(1)不宣誓,(2)不学习,(3)让我们炼功。后来他们答应了说领导来了你们就别炼,给我们点面子,等领导走了再炼,我们不配合邪恶,照样炼。过了几天他们又找来一个人给我们讲些谎言,我们没人听,都发正念。后来市政府来一个人和我们谈,说形势一片大好。我们都吱声了,我说好什么好,都下岗了。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炼,因为这个法是教人修炼真善忍,是叫人向善,修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大家不屈从邪恶,洗脑班有几个打手,姓迟的,孙魁义,被打的有小温子、张春霞,前后十多个人被打。我对他们讲真象,说这个法怎么好,说我们的病都好了。姓宋的恶人说:把你们送到外边叫你冻一宿。我说你不要迫害大法弟子,我跟他们讲真象他们不爱听,还骂人,后来洗脑班也黄了。

我和大家发正念,有二次我们三个人发正念,孙魁义进来了,把我们三个人都给推倒了。后来洗脑班头子叫各地派出所和街道来接人,王必栋不来接,逼我写五书,不写就不来接,等办下一个班接着迫害。但办班的头不干,王必栋只好把我接回来,后来录音机、电饭煲、电视机也都要回来了。

7、2003年6月20多号,我上街到姜月芬书记的办公室对她讲真象,她没反对,我说江泽民说的都是谎言,还讲了天安门自焚的真象。师父说修炼不能杀生,佛家也好,道家也好,都把他看得很绝对,修炼人不能杀生,我说江泽民都是在编造谎言迷惑群众,掩盖真象。我还说为什么科学家教授、导师、博士、硕士都学,因为这是宇宙的法,是正法、是修佛修道大法,修炼真善忍有什么错?我还给她两本材料。她没反对,接过去她说,有时间我看看。又过几天派出所姓邵的,姓高的,街道王必栋,肖福延,厂保卫科姓刘的共来5个人,让我说都和谁讲了,说我上市场把东西都给谁了,说有人告诉他们了,他们用这种方式来逼我,派出所就去调查去了,王必栋说要罚款3000元,还说你真敢说呀!这是街道书记,你不是害她呀。我说我这是在救她。我跟保卫科人说你们是配合邪恶干坏事。我知道这都是王必栋搞的鬼,就这样恶徒1个月扣我500元,一直扣到3000元为止。2004年我爱人去要钱,王必栋说只要我写不炼了就把钱还给你,我爱人说,写什么,罚款也罚了,监狱也蹲了,还写什么,什么也不写,都什么时候了。后来经过几次周折,钱才要回来。

8、2004年2月22日-24日其间,派出所又到我家来2次敲门,我没给开门,后来他们走了,第1次来1人,第2次来4人,开面包车来的,车上写着公安。

以上是邪恶对我的迫害,这6年来派出所、街道先后到我家干扰有20多次,抄家就有5次,这6年来他们看不见我心里就没底,就我一个老太太把他们吓得胆战心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