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师父传功讲法的日子里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1992年5月法轮大法在长春开传,从此宇宙的法理来到了人间,使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常人,成了大法弟子。回忆当年师父在长春传功讲法的日子里,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最开心的时候。师父说:“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1)现在我把这些经历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 千里寻师 师在家乡

在92年金色的秋天里,我见到了师父,我才真正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人生的经历,使我感悟太多。我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三反和五反、公私合营、大跃进、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等,弄得身心疲惫,觉得人活的太苦了。为了脱离这个大苦海,所以我选择了修炼,经常到庙里请些佛经看。为了祛病健身,也参加各种气功学习班。当时我觉得应该拜位名师指导修炼才行,从此开始走上了寻师路。几年间我先后去过普陀寺、少林寺、白马寺、灵隐寺、法门寺等,还去了峨眉山、乐山、青城山等,都没找到我要找的师父。

92年秋,邻居同修教我炼法轮功,并说你要找的师父,可能就是李老师,等李老师回长春时我们去见见吧。一天我们一行四人去了师父家,师父家在一栋靠路边的楼里,是室外楼梯。当时进屋看见很多人都站着,师父也是站着的,但我一眼就认出了师父,我就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向师父深深的施礼,口里说李老师好,心里在说:师父啊,我可见到您了。眼里浸满了泪水。师父微笑着和我握手,此时我的激动心情难以言表,就像走失的孩子找到了家。这时同去的人把我的情况向师父作了介绍,师父很高兴,我请求同师父一同去北京参加讲法班,师父让我等着参加长春的讲法班。

当师父同别人说话时,我才注意看屋里的情况,是两个房间,里边卧室只能放一张双人床,外边就是我们在的这个房间,比较大点,有一个长沙发,一个桌子,两个小凳。那时每次师父回家,屋里都挤满人。墙上有师父自己画的几幅佛像,佛都坐在一层层小塔似的莲花座上,还有师父亲手捏的小泥佛。后来在师父讲法录相带里,开头由远而近的师父法像,远处的就是师父家的那尊佛像。

几年来我坐火车、坐轮船、坐飞机去找师父,没想到今天见到了师父,却是走着去的,我家距师父家只有公共汽车一站地之远。师父说:“我们修炼界有不少这样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层次修炼。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结果徒劳往返,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有得到。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2)今天我象作梦似的真见到了师父,当时我就发愿随师父修炼到底,圆满回家。

* 在师父传功讲法班里

到93年7月,师父才回到长春,在省委礼堂办第五期传功讲法班,由于当时听法的人很多,紧接着又在吉林大学礼堂办了第六期传功讲法班。到94年5月,师父在长春吉林大学礼堂办了第七期和第八期传功讲法班。这四次班我都参加了,后来又参加一次在哈尔滨办的传功讲法班。在上千人的讲法场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噪杂的声音,在师父讲法时,要求工作人员停止一切工作,静心听法。

在我参加的这五十节讲法中,师父都是提前到场,站在讲台里边看着学员入场。所以我就借此时机,请师父和我们全家照了像。这张照片上师父手里拿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别人看不懂的几行字,这就是师父讲法时所带的唯一的东西。师父讲法时没有讲稿,没有教案,法轮大法是师父亲自用口传给我们的。每当我坐在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传功讲法场里时,我就双盘腿,手结印,眼看师父的光辉形象,耳听师父的洪亮声音,讲述着宇宙的法理,告诉我们宇宙的特点──真善忍就是佛法,告诉我们人生的真谛就是返本归真,告诉我们要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

在第六期传功讲法班上,师父讲的法比较高,当讲到天目时,师父讲了另外空间的问题,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任何物体在另外空间都有他的存在形式。师父看到我们理解不了,就拿起讲桌上的水杯,放到右手上,让大家注意看,天目开不开都可以看到。这时师父用左手的中指和大拇指,从水杯中慢慢的拽出一个小水杯,和原水杯一模一样,但是只有原水杯的四分之一大小,师父问大家看清了?大家激动的回答看清了,然后师父又慢慢的把小水杯送回原水杯里,这时可以清楚的看到,小水杯渐渐的同原水杯重合起来。师父让我们切切实实的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东西,这是现代科学研究突破不了的东西。所以师父说:“人们问宇宙有多大,我告诉大家,这个宇宙它是有边缘的,可是在如来这样一个层次上,都把它看成是无边无际、无限的大。而人身体的内部,从分子到微观下的微粒和这个宇宙一样大,听起来很玄的。造就一个人、一个生命,在极微观下已经构成了他特定的生命成分、他的本质。所以我们现代的科学研究这个东西,还是差得很远,和整个宇宙中存在着高级智慧星球那些生命比起来,我们人类的科技水平是相当低的。就在同时同地存在着另外的空间我们都突破不了,而外星来的飞碟就直接在另外空间里走,那个时空的概念都发生了变化了,所以它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快得使人的观念接受不了。”(3)

* 师父给我去执著

师父说:“我还告诉你:我这本书的内容是把几个班讲的法合在一起的。都是我讲的,句句都是我讲的,都是从录音带上一个字一个字扒下来的,一个字一个字抄写下来的,都是我的弟子、学员帮助我从录音中抄录下来,然后我再一遍一遍的修改。都是我的法,我讲的就是这一个法。”(4)

当年我有幸参加了这项抄录工作。在第七期传功讲法班上,师父讲的法是很高的,在讲法班结束后,师父让我们把这期讲法录音带抄录下来,要求特别严格,一定要一个字不落的抄录下来,时间又特别短。我拿到录音带时,心情非常激动,觉得师父信任我,又认为这项工作不难,不就是个抄录员的工作吗,太简单容易了,所以生出了欢喜心。师父说:“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5)所以当我抄录时,就感到力不从心,记忆力差,写的也慢,几乎是每一句话,都得停一两次录音机,就这样停停倒倒的,觉得太慢了,心里就着急起来,这时又产生了怕心,怕被别人落下,怕到时间完不成丢面子。后来录音机又坏了,为了赶时间,就换了一台新录音机,结果还是我被落下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最后一个按时抄录完的。当时我们知道师父要把讲过的法写成书,给我们学法用,但是并不知道这本宝书的名字叫《转法轮》

在94年9月,师父开一次小法会,给学员解答一些修炼中的问题。由于学员提出的问题比较多,师父每个问题都给详细的解答,所以法会结束时,都过了午饭的时间,我们就同师父到一个小吃部吃午饭。这时我的执著心又起来了,急忙回家拿来照相机,上了新胶卷,开始拍照。因为我们知道,师父要到国外去传功讲法,和师父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想多留些和师父在一起的照片,所以我就忙忙活活的,左拍一张,右照一张的,把在场的人都和师父照了一张,觉得还不够多,就继续往下照。这时坐在师父身旁的老伴直给我使眼色,让我停止拍照。我觉得师父都没说我,还一直微笑的看着我,所以我根本没理他,就咔嚓咔嚓的把胶卷全照完了。饭后我就去冲胶卷,第二天去看底片,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整卷底片都是黑黑的,没有影像。我立刻悟到了,这是师父给我去执著心,直接在点悟我。这样的佛恩浩荡,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和敬仰。时至今日,每当我发现自己有执著心时,当年师父那微笑的面容、看着我的情景,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使我无地自容,觉得对不起师父,我就会努力去掉执著。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使我走到今天。我深刻体悟到,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打折扣;以法为师、向内找、去执著不动摇;照师父的话去做且不走极端;最大努力的救度众生。我想这就是纵横宇宙的大法弟子。

请师父放心,我们家乡的大法弟子,一定要担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重任,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师父,家乡的大法弟子想念您!祝师父生日快乐。

(1)《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2(1994年12月)
(2)《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277(1994年12月)
(3)《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53(1994年12月)
(4)《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228(1994年12月)
(5)《转法轮》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P292(1994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