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河北第一劳教所的经历和见闻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我于02年11月16日因散发传单被恶警绑架,先后被劫持在派出所、海淀看守所、直到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唐山开平)。我一直坚持信仰。我刚来时就听从女队院里干活的学员说,有一位女大法弟子被吊在树上,身上只穿着裤衩,背心。当时是12月20日天气非常冷,还下着雪。不过以后就没有听说过类似事情。这里的环境也在不断变化。恶警们主要怕恶行曝光,所以行为上变得更加伪善,一般不会在公开场合对大法弟子施暴。今年3月1日又开始对大法弟子進行所谓的“攻坚战”。我给劳教所所长写了一封抗议信谴责他们迫害大法弟子。3月20日河北省劳教系统在这里开了个大会,内容还是诽谤法轮功,我又写了一封抗议信并要求与它们辩论。然而直到现在恶徒们还未答复我,其他大法弟子都被送去集中洗脑,可是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放弃信仰。

4月1日他们又从北京调遣处接来一批劳教人员,其中有十人是艾滋病患者,六中队分了五个,我们七中队分了五个,他们和我们住在一起,狱方没有任何安全防范措施。

我最大的遗憾是在家时没有重视背诵大法,时间长了很多内容都印象不深了。希望同修们引以为戒。我比起那些做得好的同修还有差距。有位同修名叫宋建国是三河县的党校教师,在北京洗脑班被劫持迫害八个月,又被送到这里判了三年劳教,工作没了,妻子受不了提出离婚,他仍然坚决不背叛信仰。还有一位叫程新林,是部队的干部,先在部队被劫持在洗脑班迫害,因他不屈服被非法开除军职后在天津劳教二年仍不屈服,又来这里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吃了无数的苦,仍然坚修大法。我也会象他们那样最大限度地放弃自我以至常人的一切观念。

在这里被劫持的女大法弟子人数多大约有百十来人,她们集中在一个中队。男大法弟子人数少,有十来人,分在一到七中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