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新宾县上夹河镇蔡可贵等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

辽宁省新宾县上夹河镇蔡可贵等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蔡可贵是辽宁省新宾县上夹河镇绍家的一名普通农民,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正直、善良、有正义感的人。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也从未做过任何触犯法律的事情。可是就因为要做好人,他经历了一场牢狱之灾。

他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前曾有心脏病,肩周炎等多种疾病。妻子袁秀红身体也不太好。他们夫妻感情不和经常吵架。后来小蔡夫妻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奇迹出现了,两人多年的顽疾不见了,身体健康了,也不吵架了,无病一身轻,家和万事兴。小蔡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是大法给了他新生。

由于学大法的越来越多,引起了江泽民极大妒忌。他逆天理悖民意发动了一场对“真善忍”的疯狂镇压。电视、报纸等所有国家宣传机器都被利用造谣中伤,污蔑诽谤法轮功。小蔡心里清楚又一场政治运动开始了。这跟当年的文革一样,就是要打倒好人。先是媒体宣传扣帽子,再煽动群众斗群众,小蔡很清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一句真话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后果,但他没有退缩。他决定依法上访,向有关部门澄清事实,为大法讨还清白。

(一) 上访

2000年12月,小蔡夫妇和其他几位同修一同踏上了進京的列车。车厢里一个列车员走来走去 唆使旅客骂大法骂法轮功创始人(以此试探谁是炼法轮功的)。小蔡善意的对他说:“同志, 你这样做不道德,小学生都懂得骂人是不道德的行为。”列车员没吱声……

刚到北京,小蔡等人就被东北派去的驻京警察给绑架了,被送到各省市住北京办事处。警察问他们是哪来的,他们都不说地址,因为他们知道上边搞株连政策,一旦说出地址就会被遣送回当地,会株连很多人。他们向警察讲真象,告诉警察大法是被诬陷的,总有平反的一天,千万不要相信谎言。警察不听,还对他们進行非法搜身,共收去1000多圆钱据为己有。12月5日,上夹河镇政法委书记孙俊东和县里有关部门负责人赶到了住京办事处。一见面,他们就气急败坏的说:“你们胆子不小啊,敢上北京来,这是你们来的地方吗?”小蔡说:“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我们依法上访来说句公道话有什么不可以,犯了哪条国法?倒是你们随便抓好人,是你们在执法犯法!”上夹河和新宾县去的这些所谓的公安人员在北京足足玩了一天。据说他们来的时候还坐飞机呢!有一个警察没玩够,说:“怎么没有去苏杭的!”言外之意,要是有人去苏杭上访,他就可以去苏杭旅游了。

(二) 在新宾县看守所

12月6日晚,小蔡等人被押上了返程的列车。警察用手铐把他们铐在卧铺上,他们既翻不了身,也起不来,就这样被一路铐着到了南杂木。12月7日晚被押送到新宾县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有人让他们签字保证不再修炼法轮功。他们都没签,并且义正词严的说:“我们没有犯法,只是修炼做好人,为什么要转化,怎么转化,一个好人转化了不就成了坏人了吗?我们不转!”

小蔡的父母十分挂念儿子、儿媳,担心他们的处境和安危。一天,上夹河政法委书记孙俊东和派出所所长赵振铎突然来到蔡家,说让老人交12000元罚款才能见到儿子。老人拿不出钱,最后他们把价钱压到2000元。钱是交了,可是老人并没有见到儿子的面。在看守所每人每天的伙食费是10元钱。一顿一个窝头,一小盆清水萝卜汤。第十八天看守所让交伙食费180元,不交不准亲属见面。可是老人手里没有钱,最终还是没能与儿子见面。当时被关在新宾县看守所的16名法轮功学员决定绝食,抗议对他(她)们的非法关押、迫害。新宾政法委害怕了,决定将他(她)们送走。

(三) 在抚顺武家堡教养院

12月25日下午,这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抚顺教养院,男学员被关進教养院的严管班。在严管班,管教每天强迫他们坐板,并让犯人做他们的转化工作。为了减刑,犯人十分卖力。他们用皮带狠狠的抽打法轮功学员,还强迫他们“飞着”(面向墙弯腰站立,两手向后高高抬起,直贴墙壁,脚被人摁住,两腿绷直),这种刑罚能使人浑身巨痛无比。一旦负责摁脚的人把手松开,受刑者会马上摔倒在地。有一位南杂木的学员叫崔玉庆,被刑事犯用木头做的拖鞋击打头部和脸,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脑袋肿得像面包。还有一位抚顺的学员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葫芦岛的一位叫姚彦会的男学员被迫害得下肢不能行走,需要两个人搀着上厕所。这哪里是宣扬的春风化雨般的爱心之家,分明是人间地狱!

在极度痛苦和压力下,小蔡被迫妥协了。“五。一”的时候,小蔡被新宾县政法委的人接到新宾看守所。本来应该直接送他回家,可政法委的人非得让拿300元钱才放人。没有办法,家人只好交了这笔冤枉钱。回到家里小蔡得知,在他進京上访期间,村书记吴井三曾对他家人说镇里要罚他家1000元钱。还要把他家种地用的牛牵走,后来被小蔡的父亲制止了。

(四) 三進看守所

2001年腊月二十九日晚10点多钟。小蔡和同修韩东正在家看书。新上任的上夹河政法委书记徐立占、派出所所长赵振铎、户籍员唐凤廉突然闯進屋里,到处翻找。后来翻出一篇手抄经文。他们问哪里来的,小蔡说是自己背着写的。就这样两人被抓上了车。徐立占和赵振铎有事离开了一会儿,唐凤廉乘机对他们搜身。从韩东身上搜去100元钱据为己有。当天夜里,两人被押到上夹河派出所。徐、赵、唐三人累了躺在床上休息,却把他们两人分别铐在了椅子上。一直到第二天,也就是大年三十,他们告诉小蔡和韩东只要拿钱就可以回家。两人不同意,于是又被送進了新宾县看守所。

一進门就有犯人问他们犯了什么罪,两人回答没犯罪。那个犯人不由分说上来就是一顿暴打,他用皮鞋后跟狠狠的刨两人的后背。两人忍着巨痛不断的向他讲大法的真象。他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就不打了。有一次,韩东突然昏倒了,小蔡喊管教。一位姓唐的管教恶狠狠的说:“叫唤什么?”小蔡告诉他有人昏倒了。姓唐的管教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小蔡拉出去,给他戴上重刑事犯戴的脚镣,戴了整整一天一夜。小蔡告诉他这样做是违法的,他威胁小蔡再说还给他戴上。两人被关了43天,新宾看守所收伙食费430元。绍家村村书记吴井山又让两家各拿1000元交给当地派出所,还让买两瓶山峰蜜(60元)送给所里人。钱是交了,却没给收据。

(五) 面对骚扰

2002年8月里的一天,徐立占、赵振铎、唐凤廉、吴井山又去蔡家骚扰。说是新宾办学习班(实为洗脑班),让袁秀红参加。小蔡对他们说:“做人得有好身体,法轮功教人向善、能祛病健身,这有什么不好。非要把好人送去洗脑。‘真善忍’不让信,难道让信‘假恶暴’吗?”不管小蔡怎么说,徐立占还是坚持让袁秀红去。并向小蔡索要200元,小蔡没给。他就让吴井山拿村里钱先垫上。十六天后,袁秀红被放回家。吴井山又向小蔡索要300元伙食费。袁秀红把钱交了,可是没给收据。

小蔡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偶尔还会有人去他家骚扰。但是小蔡的心很正。他坚信信仰“真善忍”无罪,做好人无罪。

真象总会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做恶者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了,我们在心底默默的祝福他,愿好人一生平安!

附相关责任人电话:
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上夹河镇镇府 邮编:113215 区号:0413
政法委书记 徐立占 手机:13941317148
派出所所长 赵振铎 手机:13804235886 宅电:5260966
派出所户籍员 唐凤廉 手机:13019665157 宅电:5261157
原上夹河镇政法委书记(现调至南杂木政府) 孙俊东 宅电:526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