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记者们:请认清关于当今最大规模的迫害的谎言


【明慧网2004年5月11日】我曾有幸当过报社记者,至今仍很珍惜这份经历。在做记者的时候,我亲身了解到记者所面临的许多挑战:在这个计算机时代,记者们日益受到大量的信息袭击。由于互联网的兴起,和上一代相比,传统媒体面临着更加激烈的竞争。再者,新闻媒体的制作成本持续增长,特别是报纸。这些和其它的一些因素使记者在对他们所报道事件進行调查所花时间受到限制。

我今天给你们写信是因为我炼法轮功,并且我深切关注那些在中国正受到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我以我做记者期间获得的一些见解给你们写这封信。

我决不会因记者对事件双方進行报道加以指责;保持中立,公正而且客观是你们的职责。在此,我想强调记者的另一个原则:识别并揭示真相。

对法轮功進行报道的时候,如果你试图判断谁是在告诉你真相,是法轮功学员还是统治中国的江氏集团的代表?我建议你这样做:上互联网做一个简单的调查,“人权和中国”。这会给你列出无数可怕的人权侵犯案例报告,包括酷刑折磨、虐杀、强奸、洗脑和奴役。你不必只听法轮功学员对中国人权发表的言论,同样的迫害手段也用于许多其它的团体,包括佛教僧侣,基督徒和民主人士。你将会在互联网上找到由世界最可信赖的人权组织所提供的大量信息。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法轮功的迫害者们主要的诽谤指控称炼法轮功会导致人们伤害自己或是他人。

下一步,通过你接触到的互联网或其他任何相关来源,你可以尝试寻找一下不是来自于江氏集团或由它控制的国家媒体关于法轮功学员危害案件的报道。你找不到一例。请注意,世界上有60多个国家的人们炼法轮功。扪心自问,如果这个功法在数十个国家都有人炼,为什么有关法轮功危害案例的报道只是来自于一个国家?而且,中国文化和法轮功功法之间也不存在有害的关系:目前在台湾约有30万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在那里蓬勃发展,没有一起事件发生。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他的基本原理是真、善、忍。法轮功完全是一套平和的功法,学员们不断努力的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向善一直是暴君所惧怕的品质,因为这种品质会给人们以力量做出道德上的选择。

因此,对法轮功進行报道时,请对当事双方的可信度予以考虑。谁更可信是一心向善的平和百姓,还是一个有虐杀,酷刑折磨罪行记录在案的集权政府?

江氏集团采用的另一策略是对法轮功的内容断章取义并進行歪曲。例如,勇敢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冒着酷刑折磨和死亡的危险,在有线电视上插播有关迫害的真相。江氏集团把他们描绘成危险的黑客。揭露大屠杀是错的吗?是不道德的吗?而揭露迫害正是法轮功学员们所做的。在这场迫害中,已有近千人被确认迫害致死,这仅仅是我们所知道的,我们并不知道真正的死亡人数,而实际人数要比这高出许多倍。在中国大陆,所有媒体与互联网都由政府控制并审查。我视那些冒生命危险揭露这场谋杀的人们为英雄。不幸的是,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遭受酷刑折磨,至少有两位已经被迫害致死。

此外,江氏集团对那些试图从中国国内公正报道这场迫害的记者们持有何种姿态呢?1999年10月28日,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出席了由学员在北京组织的秘密新闻发布会。这时距开始迫害法轮功刚过三个月。这之后,那些记者中的许多人(包括路透社,美联社,纽约时报)被超长时间的审问,他们的居住证和工作许可被没收,并被迫签一份“认罪书”(资料来源:大赦国际;“中国镇压‘邪教组织’”,第十二部分。对外籍记者的骚扰,大赦国际编号:ASA17/11/000.)这一姿态一直持续到今天。

最后,记者可能不时会问,“我为什么要对中国的法轮功進行报道?”个人而言,我相信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健康发展将会对全球产生影响。更重要的是,这是当今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的一场迫害。镇压和舆论宣传的手段复杂多变。在中国,近亿人直接受到冲击,而这1亿人有他们的朋友,亲戚和同事。

试想一下,如果盖世太保式的暴徒闯入你的工作单位,拖走你的同事,你事后发现这位同事被迫害致死。在你的余生中,这一切对你的心灵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场迫害是对整个中国及其文化的冲击。

总之,全世界的记者们,我恳请你们对这场迫害進行调查。纵观现代历史,新闻记者们曾帮助终止大规模的残暴行为─暴君最惧怕的就是揭示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