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的忧思——潍坊大法弟子孙小梅被绑架


【明慧网2004年5月12日】5月9日的街旁,鲜花店里挤满了购买康乃馨的顾客,有中青年,还有十几岁的学生。红的、黄的、白的康乃馨,被用淡紫色的玻璃纸、漂亮的丝带包扎着,洋溢着温馨、敬意与深沉的爱。我在想,此时家中忙碌的母亲们,当开门面对儿女敬上的鲜花将是何等的幸福!

随着人流踏上拥挤的公交车,看到好几个学生专心照顾着胸前的鲜花,生怕康乃馨被挤坏,这一幕使我想起了一个与他们年龄相似的孩子,本来也是学生,他是潍坊市的大法小弟子腾腾,一个前不久再次离开妈妈、正在漂泊中思念着妈妈的孤苦的孩子。

前些天,腾腾的妈妈孙小梅与其他数名功友被潍坊国安、公安在住处绑架。闻后,我不禁心若刀绞……不仅为曾几经魔难的同修担心、牵挂,不仅为年幼的孩子再次流落而心疼,也为罪恶的警察而悲愤与悲哀!

1999年7月20日凌晨,腾腾的妈妈孙小梅被公安秘密逮捕关押,一个月后,小梅回到家,只见空荡荡的家中只剩腾腾自己,腾腾的姥姥、小姨已被逼致死,离开了人世,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啊!两位至亲、两位善良的女性,就这样走了,就是这样被公安活活逼死!腾腾从此与妈妈守着空荡荡的家相依为命。但是,潍坊恶警仍不断对他们母子骚扰,在腾腾姥姥、小姨去世后一年的时间里,腾腾的妈妈有近一半的时间是在被关押中度过的,后来,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孙小梅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未成年的腾腾还曾经被恶人跟踪,也曾经被恶人企图送进少年劳教所。

母亲节的日子里,一个孩子不能见到自己的母亲,何况想要给母亲送一束康乃馨这样简单的愿望;母亲节的晚上,我想腾腾一定沉浸在离开母亲的忧伤里……母亲节的日子里,善良的母亲面对铁门寒窗……

腾腾的母亲是善良的。我忘不了她在最痛苦的时候还要要求自己不要伤害别人,在她自己的母亲与妹妹刚去世时,她说:“我从来没有恨过、怨过任何人,这不是因为我怕什么,而是因为我是个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修炼升华后博大的胸怀包容了这一切。……我并不是不清醒,我明白,做坏事的人一定会受到惩罚,但我是个修炼的人,我有更高的境界标准,我心中有宇宙的法理。”

有一次,腾腾姥姥的单位给腾腾妈妈打电话,让她去取姥姥的东西,来电话的人恰恰是那个用脚猛踹姥姥的门,骂姥姥和逼姥姥写保证的人,可想而知腾腾妈妈是怎样的心情,她流着泪,努力克制自己,尽量用平和的语言回答着他的话。

腾腾的母亲是坚强的。面对迫害,在一次又一次的被非法拘留、关押威逼中;在被两次送往劳教所被企图劳教的情况下,在绝食抗议关押的奄奄一息时;在几天之内失去两位亲人的巨大打击下,在流离失所的艰难生活中,她依旧坚修大法,她说过:“大法还在遭受着不公的待遇,师父还在蒙受着不白之冤,我仍然善意地用各种方式不懈地向各级政府反映法轮大法修炼者的真实情况,仍然坚持不懈地要求政府撤销对法轮功的错误决定,以还大法与师父清白,一年来(指99年至2000年),近一半时间我是在被关押中度过的,然而无论怎样的压力,都不会再动摇我的那颗坚定修炼的心。”……

将思绪从过去的记忆中拉回来,如今,腾腾的妈妈又一次被抓捕,腾腾又在经历着他不该经历的这一切。

腾腾需要妈妈!让我们一同呼唤正义与人道,我们强烈要求潍坊市委、公安、安全局立即释放孙小梅及所有被抓捕学员,我们恳求国际社会给予关注与帮助,谴责潍坊恶人的不法行为,营救潍坊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