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一位林校教师的故事

读梅碧林老师“给林校党委、省林业厅、省教委及省委领导同志的信”有感

【明慧网2004年5月13日】

各位领导:

近日读到我校教师梅碧林老师给你们的一封信,心情很不平静,几年来,埋藏在我心底里的话总想向你们说一说。尽管有些话我也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式向你们倾吐过,但总觉得意犹未尽。而且我知道,无论是学校领导,还是我周围的很多同事、朋友,都非常关心我,我不甚感激!

一.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回忆我的过去,是我十分痛苦的事,为了你们能够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愿意回顾一下我的过去。

1965年10月我出生于昆明市宜良县可保煤矿(阳宗海附近)的一个工人家庭。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工伤而致双目失明。因此她焦虑过度导致精神失常--患了精神分裂症。不久父亲又因肝癌而去世。剩下年迈的奶奶、两个姐姐和我。为了生活,大姐早早地就辍学参加了工作。没过多久,二姐又因性情孤僻胆小、教育不当也患了精神病。

一个家庭有这样两个病人,整日就没有宁息的时候。她们整天自言自语,大声骂人,悲喜无常,甚至打人毁物。我几乎时时处在恐惧之中。大姐为医治母女俩的病,到处求医,倾尽所有,但均是收效甚微,且治疗一停就恢复原状。没有办法,为防止二姐出去惹祸,只好将她强行锁在一间屋子里。

不幸的遭遇,使我从小形成了性情孤僻、郁忧寡欢和胆小自卑的性格。身体虚弱多病,经常流鼻血,肠胃不好,失眠、神经衰弱,头痛难耐,常感腰酸背痛,随时都在感冒……。唯一使我感到欣慰的是学习成绩还不错。1982年全可保煤矿子弟学校只有我一个考入大学--西南林学院。然而,身心的病痛,使我在林学院的学习力不从心,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经常吃药已是家常便饭。

大姐的婚姻也很不幸。1986年4月,就在我大学即将毕业的前夕,大姐因受其夫虐待,留下不足一岁的女儿投水身亡(阳宗海内)。听到这个噩耗,我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当我回家为大姐办理后事时,很多邻居和大姐同事都说:你姐被其夫及家人害得很惨,你要为她讨回公道。并告诉了我很多他们迫害她的具体事实。我按照法律程序在当地法院递交了诉状,但法院以各种理由不予受理。据悉他家人多势众,关系网比较硬,并向法院有关人员送了礼。打官司,我要钱没钱,又孤独无助,我恨自己太无能……苍天在上,我不知道我这一家怎么这么悲惨?命运为何对我如此不公?

毕业后,我想从律师事务所和宣传媒体方面获得帮助,但由于各方面的阻力和工作压力,始终感到力不从心,最后不了了之。我不知道国家如此庞大的人民公、检、法机构为什么就不能为我悲惨的家庭主持一下公道呢?至此在我伤痕累累的心灵深处又留下了厌世恨俗的创痛。

奶奶日渐衰老,已无力照看两个病人,想回版纳老家度晚年。1987年,我将奶奶送回版纳。家里两个病人暂由矿上安排一人照料。后来为继续医治母女俩,我又求医问药,花了不少钱,但也是稍好又返。就这样,才二十出头的我却感到身心疲惫,病魔缠身,已无力再为母亲、二姐求医,也无力为死去的大姐讨还公道了。

毕业时,我从未想过自己竟被分配到云南省林校当了一名中专教师,我这种内向、自卑的性格,怎么能做好教师工作呢。为了适应这个角色,我常常紧张得不行,尤其是上讲台的时候,感到心理压力很大。

后来奶奶去世了。不多久,二姐也因长期关在冰冷潮湿的屋子里,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死去了。1996年1月,母亲也因年老体弱而病故。我的身心也被煎熬得几尽干枯……。在我的记忆里,我从未体验过父母的爱和多少童年的快乐。很多时候我曾想,我这样的性格和家庭悲剧会不会导致自己象母亲、二姐那样精神崩溃。

痛苦的经历,工作的不如意,加剧了身体疾病的恶化,以至我感到一天上两节课都难以支持下来。不是这痛,就是那里不舒服,吃不下,睡不好。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癌症,好象是五脏六腑都出了毛病。为了活下去,我多方求医:中医、西医、针灸、气功等,真是“有病乱投医”了,但均无多少好转。

1995年4月,我开始学炼法轮功,神奇的事情出现了:我的身体开始恢复,最明显的是过去经常性的感冒头痛自炼功后几乎就很少出现了,继而胃病、失眠、乏力等也逐渐好了。而尤其令我叹服的是法轮大法的法理,解开了我无数的心结:生命的由来,生命存在的意义,人为什么会有痛苦、磨难……

李洪志老师在经文“境界”中写到:“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李老师的教导,象甘露滋润了我干枯的心田。过去悲观厌世的我,逐渐变得乐观和能够理解、善待别人了,内向、自卑的性格变得开朗和坦荡多了,甚至我开始喜欢“教师”这个职业了,我对未来的生活又从新充满了希望和信心。回首过去,象是恶梦醒来,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大法我早垮了。我由衷地说一句: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

二.信仰“真、善、忍”没有错

我也是随着潮流走下来的人,并不比周围的人好多少。修炼大法后,在工作上,我做到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不争名求利。领导分配的工作不挑不拣,认真完成各项教学任务。外出带毕业实习,大家都觉得待遇低,工作量大而艰苦,又无法照顾家里、孩子,能不去尽量不去,而我几乎每年都有至少一个班次一个多月的毕业实习任务。……我的教学效果也得到学生好评,曾获“讲师团先进成员、优秀团员、先进教师、优秀班主任”等荣誉奖,多次获“优秀教学奖”。在为人师表方面也得到了广大师生的认可。

担任班主任,会有学生带一些物品送上门来,以前认为是合情合理的,就半推半就地接受了。学大法后我认识到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从此以后我都叫学生带回去,有些实在不好带回去的,我把它折成钱退还给他们或者捐给班上困难的同学。为此事,我特地在班会上对同学们说,有些同学、家长,带一些东西送给老师,我能理解这是大家对老师的支持和关心,我表示感谢,心意我都领了。但为人师表,我不能接受,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你们知道吗,你们的进步,你们的提高,才是给老师最好的礼物!

通过学大法,我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常对同学们说,你们知道人为什么活着吗?当然是为了幸福。但是人幸福与否,不在于有多少钱,有多大名气,而在于自己的心,你的思想观念。人的本性是善良的,人应该善良地活着,不能象动物一样凭着本能和欲望活着。做人应该以道德为上,以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为准则,这样就会心胸坦荡,身心健康,才能获得真正的智慧和幸福。

李洪志老师说:“慈悲是修出来的,不是表现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做给人看的;那是永远常在的,而不是随着时间、随着环境变化的。”(《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善待班上每一个同学,包括最调皮的几个同学,从不大声指责,总是耐心地给他们讲道理。我常在班委会上对同学们说,作为班委,包括我班主任,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是来为大家同学服务的,不是来做指使人的官的,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能有高人一等的心。我们随时都要以身作则,带头做好,事事处处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理解同学,关心同学,与人为善,同学才会服你,你才能很好的团结同学,开展工作。有了矛盾多找找自己的原因,发现问题要敢于承认错误,这样你才会进步,别人才会尊敬你、听从你。我们用大红字写了贴在黑板上方的班风警言:“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不是装饰品,是要我们自己照着做的。

虽然我的家庭经济并不宽裕,应该说是很差的:爱人没在单位工作,主要经济来源就是我的工资。但对于困难同学,我尽量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一次带学生在外地实习,一名学生的父亲病故,这位同学来自农村,家里很困难,实习地离家又远,我们在学生中捐了一点钱作为她回家的路费,我和另一位老师每人都捐了五十元。我班里一位农村同学,因患乙肝,家庭困难而被迫退学,临走时他来还曾向我借的五十元钱,我说不用还了,你自己留作路费吧,以后要爱护身体……学生生病了,只要我知道的,我都要亲自去看望或问候,我把学生当作自己的亲人看待。除了外出带实习,几乎每天我都去班上,但使我歉疚的是,我却很少有时间陪我六岁的儿子。

实践证明,法轮大法能使我成为一个身心健康,文明善良,道德向上的人,大法不伟大吗?因此,信仰真善忍的人是我们这个社会最需要的人,是最高尚的人。

三.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

当我一心修炼法轮功,不断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时候,1999年7月20日一场打击“真善忍”信仰者的迫害开始了。许多大法弟子就是因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投进了拘留所、劳教所、监狱,并被恶徒用各种手段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看到铺天盖地的谎言从电视中传来,我心里难过极了。99年当权小人迫害法轮功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自杀、杀人的,怎么现在都冒出来了?这些都是栽赃陷害。

2000年4月16日,我正在一位朋友家,突然闯进几个便衣将我带走,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行政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期间,有一天我们刚吃完中午饭,我看到监室外墙壁上的瓷砖上有人吐了些口痰,我想用擦布把它擦掉,这时一名干警来点名,他发现我没有进监室,二话没说,上来给我个耳光。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当着许多人被人打了两个耳光,这要是过去是绝对忍不下这口气的。现在我是一名炼功人,我没有气恨,自己走进了监室。

拘留释放后,学校对我作出了记过并降两级工资的处罚。

2000年12月的一天,我被通知立即停止即将外出的实习任务,马上参加“转化学习班”,信仰真善忍的人是不是要转化成假、恶、斗、腐败呢?

2002--2003学年,我的教学工作综合测评为优秀,符合“先进教师”、“优秀班主任”的条件,但因为我是法轮功修炼者,被取消了评选资格。

2003年11月25日上午,负责帮教我的四位领导找我谈话,说是省教委来了文件,大概内容是教育系统的法轮功信仰者,如不“转化”,必须调离教学岗位。并说,如果不“转化”,将影响学校“精神文明”单位的评定和学校的发展。文件据说是“绝密”的,就连当事人都不让看。就这样,我这个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保护的优秀教师,如果不“转化”,就将被这个“绝密”文件剥夺了上讲课的权利。

2003年11月27日,我向领导和党委书记表明我的态度后,他们当即“根据文件”宣布停止了我的教学工作和班主任工作,取消高级讲师的聘任资格。

当晚,我在教学楼值班,我对我的学生说明了我不能再任班主任的原因。当时同学们全都哭了。晚自习结束了,他们仍一个不走,班委找到我说,他们要向学校反映,要求我能继续当他们的班主任。我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有“教委的文件”。我说,你们下星期要到长松园基地实习了,那里早、晚很冷,要多带点衣服。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大家若有需要我帮助的,我一定尽力而为;同时我有需要你们帮肋的时候,我也会来找你们的,我们还是好朋友。这时我看到有的同学眼睛哭肿了。“大家都回去吧,马上教室要熄灯了。”大家仍然不愿离去,我含着眼泪,只好先走了。

第二天(2003年11月28日)同学们写了联名书交给了校领导,表达了他们的愿望。过了几天,我和接替我的新班主任一起到实习基地看望同学们,一些同学见到我又哭了。

实习回校后,由新任班主任组织了第一个班会,主题是送别董老师和欢迎新班主任闫老师。当我在掌声中走进教室时,看到后面黑板上写了几个大字:董老师,我们爱您!我很感动。我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对我的认可。记得大家刚到学校,我在第一次班会上说过,我们大家能够走到一起,这是缘份。全国有那么十几亿人,真不容易。同样的,闫老师以后能和大家共同相处,也是难得的缘份。闫老师是艺术学院导演系毕业的,有热情、有活力、有才能,特别是在文艺方面能把我们班带动起来,相信我们班在闫老师的带领下,将成云南林校最好最出色的班级。

我希望大家好好学习,不要让父母操心。要做一个有益于别人的人,有益于社会的人,这样你才会获得真正的幸福。

就我个人而言,我只是为了说一句真话而付出的代价……

我没有什么留给你们的,很多同学家里都很困难,开运动会参加体操比赛时,我给大家垫出的650元钱买了件T恤衫,你们留作纪念吧,这钱就不用还了。

最后我想说:我爱你们!我会想你们的!

教室里又有同学哭了!……

面对这些天真纯朴的孩子们,我不禁要问:难道中国不需要真善忍吗?

我热爱我的祖国,我衷心地希望祖国母亲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宁。各位领导:
为了广大人民的幸福安宁,为了中国人民有一个真正美好的未来,我要说一句: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你们需要真善忍!他们需要真善忍!我们大家都需要真善忍!

董志昆
2004年1月31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