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四五月的阴谋(二)

记者秘闻随笔


【明慧网2004年5月13日】1999年7月公开登场并延续至今的“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运动,实质是通过下发密级文件开始秘密实施的。在“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过程中,政府文件之多,传达之频繁是前所未有的,令久经政治运动折腾的中国人也难免吃惊!一会儿一个“讲话”;一会儿一个“通知”;一会儿一个“精神”……。而这些“国家机密”,皆从4月25日江泽民给政治局的信《关于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问题》开始、衍生与快速升级,直到发展成在地方警察中成为“常识”的口头文件:“对法轮功可以不讲法律”,“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本文节选

目录

◆ 99年4月份的迷雾
◆ 99年5月10日《关于法轮功有关问题的通知》,机密
◆ 迫害阴谋的伏笔
◆ 国家体总和人大离退休老干部的调查结果
◆ 5月12日,荒唐的公通字[1999] 27号机密文件
◆ 1999年5月11日《关于印发有关法轮功两个材料的通知》
◆ 99年6月收到的所谓《关于进一步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用后销毁)
◆ 政治恐惧
◆ 社会稳定
◆ 江泽民为什么要“消灭法轮功”?
◆ 1999年4月27日中办发电 [1999] 14号绝密文件的出笼
◆ 4月25日,江泽民的信,又一场民族劫难的祸端
◆ 李其华老人的故事
◆ 信仰问题成为迫害的直接借口
◆ 更多的文件,更多的疯狂
◆ 镇压法轮功的纰漏(摘译)
◆ 道道密件直接造成地方执法犯法,加剧了镇压的残酷性

* * * * *

(接前文)

◆1999年5月11日《关于印发有关法轮功两个材料的通知》

资料表明,1999年4.25之后7.20之前,山东省被定为推行打压的重点省份之一。1999年5月11日《关于印发有关法轮功两个材料的通知》是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发给山东省“各市、地党委,各大企业党委、各高等院校党委书记、省委各部委、省政府各部门党组、党委,各人民团体党委,省军区党委主要负责同志”的文件,要求大家在“三讲”教育中要切实解决好信仰问题。

通知说,“根据省委意见,现将有关法轮功的两个材料(《关于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问题》、《关于李洪志其人》)发给你们。望你们用自己的语言,向全体党员干部传达,进一步统一思想,……”。1999年山东省的省委书记是因官场而成为江泽民亲信的吴官正。1999年7月20日以来,在吴官正的操作下,山东省因拒绝放弃修炼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不少于104名,高居全国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统计表第三位。吴官正后因镇压卖力而被江泽民塞入政治局,并成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

◆99年6月收到的所谓《关于进一步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用后销毁)

第二份文件,题为《关于进一步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是1999年6月18日从大陆传真过来的。通知中说,“4月25日部分法轮功练习者在中南海周围聚集事件发生后,各级党委、政府认真贯彻落实江泽民同志的重要指示和中央有关电报精神,做了大量工作”——原来法轮功学员4月25日的紧急上访,在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和国务院信访办领导那里顺利和平的解决了,而对425当天只坐在防弹车里巡视一圈、没有做出任何正面举动的江泽民来说,却是一次“重要指示”和“大量工作”的开始。

这份通知针对当时10多个省市的法轮功学员“正在筹划5月22日举行为李洪志祝寿和纪念法轮功创建7周年的大型聚集活动”一事,说这是法轮功骨干分子“有意扩大政治影响,危害社会稳定。对此,各级党政领导要结合正在领导干部中开展的‘三讲’教育,不断提高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

原来如此,这些年很多大陆同胞中流行过一种说法,说法轮功因为“搞政治”才被取缔的,对此我曾很不理解。——自己或朋友的家人被无辜打死了、关起来了,我去帮助说明情况,呼吁依法办事,这怎么是搞政治呢?我昨天炼法轮功是为了身心健康,今天炼的还是法轮功,却被当成“×教”和精神病来咒骂,我挺直脊梁为自己和法轮功辩白,这是哪门子政治呢?回到99年425,如果说万名法轮功学员依照国家宪法和法律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是搞政治,那么,把国务院信访办设在与国务院相邻的府右街的人,是不是最大的政治犯呢?

◆政治恐惧

看着这几份文件中反反复复强调的“三讲”、“讲政治”、“政治”、“政治”、“政治”,这忽然提醒了我,为什么江泽民的“三讲”第一条是讲政治,再说白了,就是一切都要用他那个政治或者说权力意识来解释,让人们保持对“政治”一词的恐惧和对政治恐惧的认同。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个驯猴人的故事。驯猴人把棍子烧红,让一个猴子去拿,其余猴子旁观。结果众猴都看清了,伸手拿棍子的猴被烫得惨叫不止。时间长了,这种把戏的重复,让所有猴子都见棍子而生畏,甚至见了小孩子拿的玩具棍也生出敌意和防范,因为棍子与惩罚成为不可分割的概念了,它们认为任何棍子都可能祸及自己。其实不被烧红后拿去做恐怖教育的棍子,在生活中只是一种寻常的用品而已。

古人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说的是师徒关系的恒久与重要。修炼界中的师徒关系更是至为严肃、可贵,所以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的师父祝贺生日,这实在是天理人谊皆可包容,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了。然而就是因为江泽民要消灭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筹办给自己的师父庆生一事,竟也被用“政治”二字解释,成为采用专政手段施加迫害的借口。且不说法轮功明文规定“永远不参与政治”,且不说世间并不是人人都热心金钱和权势,单说贪权恋位的江泽民自己,每年都有人定期出面为之筹办“政治活动”、‘扩大政治影响’,是否早够秦城[1]走十圈了呢?好在今日众多法轮功学员是在海外举办“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庆祝活动及祝贺法轮功师父的生日,否则又要有多少人无辜而受牢狱、酷刑之灾!

这份6月份收到的通知在结尾处用大些的字号注明“(用后销毁)”。既然涉及到广大法轮功群众,如果是国家的政策性文件,为什么不敢正常存档呢?如果不是,利用政府渠道扩散这样的信息,是不是制造事端、危害社会稳定呢?

明慧网2000年10月有篇文章说的好——

“在江某‘讲政治’的‘体系’中,有着许许多多的大帽子。其中最常用的两个就是‘颠覆政府’和‘反华势力’。似乎加上‘颠覆政府’的罪名,就可以大打出手了。可是如果一群老实百姓在一起锻炼身体就能‘颠覆政府’,这个政府也太弱不禁风了。至于‘反华势力’,则和希特勒利用德国民族主义情绪迫害犹太人没什么区别,甚至比后者更甚,因为江氏迫害的是本民族中最善良的人们。

“中国人经历了多次的政治运动,每次都是一些人打扮成‘正气凛然’的架式,以政府和人民的名义对无辜的人们进行政治迫害。这种政治运动,在今天的中国还在上演,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悲哀。

“其实,发动政治迫害的人,才是真正的在‘颠覆政府’,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 社会稳定

不知不觉中窗外的夕阳已经收起了热线,凉气透过窗纱袭来,因为眼前这些打乱了亿万中国人美好生活而迟迟未能广为人知的秘密文件,寂静的夜幕让人格外惦念大洋那边的法轮功学员。

思绪回到99年和千禧年间。那时多少大陆法轮功学员怀着对政府的信任,不怕被抓被打,接连不断的去各级信访办反映情况、介绍事实。记得有位老大爷为了上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甚至步行万里,走烂了九双鞋。一位曾经是小儿麻痹患者的法轮功女学员描述自己的上访经历时写道:

“我曾经是一个坐着轮椅、拄着拐杖的小儿麻痹患者,因为腿脚不好,我的生活中充满平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虽然年龄不大,但饱经了人世间的坎坷。

“1995年8月,我有幸得到了亿万年难遇的法轮大法,真是久旱逢甘露,我获得了新生!通过学法炼功,奇迹般地扔掉了拄了二十一年的拐杖,丢掉了轮椅车,骑着自行车参加站里组织的洪法活动。给我生活带来了快乐,心性得到了提高。

“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访,……到处布满杀气,武警便衣比比皆是,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就抓。当时我向众人讲真象,告诉他们不要相信电视,电视在欺骗蒙蔽群众。一辆警车开来,从车上跳下一伙人,不由分说把我按倒,拽到车门口,不容我爬起来,又拽着另一个女功友的头发从我的身上过去,因我制止他们打人,却遭到一阵毒打,脸被打成青紫色,变了形,嘴被踢肿、变色。拳头雨点般的落在头上、身上。……据说,打人的都是政府雇用的地痞流氓,我不敢相信,这真是政匪一家了!”

即便如此,这些年来,他们仍在自己承受着巨大无名苦难的同时,坚韧不拔的、至诚的、和善的为别人不受谎言蒙骗而讲解着真象。是啊,因为他们懂得,世上多少人曾经苦苦寻觅、心怀一种说不清的等待与期盼,现在虽然随波逐流了、在谎言的毒害中麻木了,放弃着良知与自己心灵深处最美好的希望,但中国人的良心不该彻底泯灭,中华民族的道德意识不会一味沉沦。大洋彼岸的法轮功学员们,你们受苦了,你们是中国人的良心与脊梁,社会稳定的希望。你们今天在人心中撒下的善种,明日一定会结出最好的果实,那些见不得阳光的阴谋家和迫害者,必将承担他们自己的罪责。

(待续)

[1]指秦城监狱,中国政府关押和折磨“重要政治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