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五监区恶警野蛮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5月14日】2002年11月28日,哈尔滨女子监狱五监区法轮功学员由于不屈从恶警的迫害(被拉到外面挨冻)7人被关小号33天。大冬天被扒光内衣裤,光着身子穿上被剪掉扣子的棉服,扣在地环上。小号的暖气没卸掉,由于法轮功学员不答应干警的戴名签、点名的要求,连续两次续押票。

法轮功学员用绝食方式反迫害,被恶警强行残忍灌食,使用开口器,使大法弟子承受巨大痛苦。插上管后不拔出,用胶带缠到头顶,背铐站立在水泥地、厕所台上(绝食3天)。被监区接回后,由于法轮功学员不服从他们所谓的“管理”,继续被铐到宿舍的床头,每天晚上到12点(后10点)才让睡觉,连续18天,每天站立18-20小时,直到7人双脚严重肿痛才打开手铐,到10点才让休息。这期间不给吃饱饭(在小号每天2小盆玉米糊)。

3月8日,7名法轮功学员对被强加的犯人身份及剥夺他们通信、买东西,不让用笔、纸等人权,就脱掉囚服。3月9日,7人被分开了,恶警分别采取不同的方式迫害我们,逼迫服从‘管理’。其中肖爱玲、李萍、任秀英、杜桂杰、程佩英被用手铐铐在床头,其间只有2天晚12点让休息几小时,其他时间都被铐在床头,连续16天,没让上床休息过,只有4、5天12点让坐小凳。

后来由于我们不答应条件,就被逼连着站立,我们的脚又疼又肿,极度疲劳。肖爱玲在连续站立2天后,双脚、小腿红肿剧痛,发烧直至疼痛难忍,几近晕厥才允许坐在小凳上。但我依然戴着背铐。经医生检查,怕双脚截肢,我被几个犯人强行铐着,脸被抓肿、嘴全被铁勺刮破。在坐几天缓解后,又被迫站立铐到床上,刚刚缓解的双脚又开始红肿。任高辉、程佩英也在几天后双脚红肿变黑。这种情况下还让我们继续站立,多次反映,才让坐下。戒具始终不拿下来,并强行给两人打针。任秀英的脚肿得不能穿鞋。

18天中,四个人每顿只给两个小馒头,理由是小号没地方,你们是小号待遇。可他们却16天不让我们睡觉。这种超强的体罚是侵犯人权的。当我们问刘志强狱长哪条法律规定不让睡觉时,他说:我就是法。

李萍、肖爱玲、任秀英于4月1日被分开。肖爱玲、任秀英分别被吊起来铐上。李萍由1名刑事犯看着。平时出工的最爱打人的犯人王代群回来做她工作,因李萍闭眼,在她说话时没睁眼为由大打出手,企图以此手段逼迫她屈服。李萍呼叫着报告干警的情况下,却继续遭毒打。当乔丽娜赶到现场时,非说李萍和王打架,并把王叫出去“训了”,可一会就回来后,他继续折磨李萍。因李萍不说话,不给其市场,王便用手指抠李的眼睛长达半个多小时。因李萍把挨打的事告诉同修,乔丽娜干警将李萍大骂一顿,罚她反省到12点才让休息。

因程佩英、杜桂杰报告了狱长,乔害怕了,怕下岗。几天后,王代群的眼开始看不清东西,红红的。因报告了狱长,王虽没再继续打人,但却未见任何处理。很显然,她的行为是干警的指使。当问吴艳杰、陶淑萍两位队长为什么不让睡觉时,吴邪恶的说:唐僧取经还九九八十一难呢,这是对你们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