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宝坻区大钟镇大钟农场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14日】我们是天津市宝坻区大钟庄镇大钟农场法轮大法弟子,由于我们坚持对“真、善、忍”的坚信,从99年7.20以来一直遭受着江氏集团邪恶的610的迫害。

自99年7月19日,宝坻大法学员中的辅导员当晚突然被抓捕。第二天大法学员连老带少闻讯赶到县人民政府的信访办,向有关部门及人员讲述他们自己学炼大法后身心受益以及学炼大法后都在做社会上的好人的事实,并要求政府放人。但令人遗憾的是,他们不但没有放人,不一会儿突然来了几辆警车包围了上访的人群,随后让几个年轻的小警察驱赶上访的人群。虽学员们被他们驱赶,但还一边向他们讲道理,他们不但不听还有预谋的抓了仅有的三名男大法学员:刘继忠、刘爱兵、王泽洪。并没有任何理由的把他们拘留半个月。

99年10月由于电视等媒体不断攻击、造谣、诬陷大法。朱金霞、张玉霞、臧惠三人决定再次去北京上访。由于全国各地都设了关卡,不许大法学员上访,她们在中途被警察劫持,并非法拘留半个月。

2000年4月,朱金霞、张玉霞、陈淑芳、臧惠为了证实大法好,按照宪法的规定:信仰自由。便每天早上天不亮一起去小草场炼一个小时的功。两个月后被恶人举报又一次被非法拘留半个月。

2000年8月,由于江泽民极力的利用媒体造谣、诬陷、攻击大法,毒害了众多的百姓,为了让百姓了解真象,揭露邪恶。8月7日下午,朱金霞、张玉霞、陈淑芳、臧惠去贴法轮功真象,当天被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抓走,强行送往宝坻公安局政保科,当晚9点多连夜刑讯逼供:这些警察有的喝的醉醺醺的,他们把每个人关進一个房间,无理智的用手、用塑料直尺、用卷起的书和电棍迫害着大法弟子。

恶警张勇和北覃派出所所长(不知姓名)蹦起来轮流抽打朱金霞的脸,并强迫她跪在地上用手揪着头发使劲的往上拽,然后再使劲往地上蹾,就这样反复的打着,她的脸当时就封上了双眼,头发揪的也乱成了一团。打的都尿了裤子也不罢休。

政保科副科长刘建国,用手狠狠的抽打着陈淑芳的脸,停下后恶警张勇又卷起书接着抽打。她的脸被打得鼓起一道道手印。流氓恶警齐汝森撩起陈淑芳衣服用两个电棍电她的乳头及全身,直到电的全身冒汗,散发着肉皮的糊臭味儿才停下来。

政保科恶警袁华光把臧惠带進屋,没等她站稳就是一记耳光,当时臧惠被打的脑袋轰鸣便一头栽倒晕了过去,醒来后接着打。北覃派出所所长冲進屋不由分说对着臧惠胸部就是一拳,后用手揪着头发使劲的往身外甩。身高约1.8米的恶警袁华光打完臧惠又去打身体瘦弱的张玉霞,她被打得耳朵一阵轰鸣就什么也听不见了。恶警们还不断的威胁她说:“你是不是想把所有的刑具都尝尝?”就这样他们打累了停,停会儿再打。一直到凌晨4点多趁天不亮把我们送進看守所。到早上7点,所里的管教开始让人们捡豆子(干活儿),一直到晚上9点多钟,除了吃饭时间,没有一点时间休息。我们身上都带着伤,有的伤很重。在看守所里,我们每天在犯人们还没起床时起来一起炼功。一天被监控器发现,所长(不知姓名)把我们铐在铁窗上整整挂了一天,看守所里一个姓芦的恶警恶狠狠的扬言道:“你们再炼,就让你们寒鸭赴水(对犯人的又一种刑法)。”同屋的犯人们看着心里不忍,偷偷的给我们垫东西,想让我们减轻点痛苦,我们为了不连累她们都谢绝了。她们有的流下了眼泪并说:“法轮功这么好,回去我也炼。”

江××邪恶政治流氓集团不但对大法学员象犯人一样的对待,还对每个大法学员的家庭進行干扰和施加压力。声称:“家里如有炼法轮功的,孩子不准考大学、不准当兵、不准入党,严重者还要株连九族。以至家里人对我们又担心、又害怕。

每逢节假日或师父的生日,这些他们认为敏感的日子,不是在家里盯梢,就是办学习班。一到过年更是邪恶。挨家抓我们,如不去,就实行强硬措施。我场派出所所长王井元为了升官,利用法轮功想立大功,并被局里评为迫害法轮功的“模范”。每次逢年过节都是他带着胡朝辉、王振合去每家抓人。还利用家属对大法学员進行迫害。

刘爱兵的父亲,为了不让自己儿子被抓走,从来没有动过儿子一个指头的父亲使劲的打儿子,脸打出一道道血印,为的是让他们看看:我们在家里来管,免受他们的迫害,可他们并不理睬、也不罢休。

张玉霞的丈夫因为妻子几次被抓,孩子无人照顾,老母亲经不住打击几次晕过去,王井元就借此叫她的丈夫来劝说写保证书方能接回家。她丈夫一气当场把妻子毒打了一顿,打的脸都辨不出形象后,他们才让接回去。张玉霞的父母受邪恶的株连九族的精神压力,从而对最心疼的女儿不理睬,并产生了愤恨。

就这样,他们还是不罢休,2001年5月,他们又一次非法闯進臧惠的家,由王井元带头并指使王振合越过邻居家的院墙,跳進臧惠家的院里强行把人抓走,而且没有任何手续的非法把她送進劳教所强行洗脑。真是邪恶至极、罄竹难书。

邪恶的迫害五个年头了,由于大法弟子的讲真象,他们现在有所收敛,罚款全部退回,并说:“你们可以在家炼,千万别出去。”因为他们也知道江泽民邪恶。他们说:你们明慧网上的东西“上面”不准我们看,我们办事也是上指下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