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龙口市教师夫妇与未满月的女儿遭恶警绑架

【明慧网2004年5月14日】2004年4月8日凌晨,山东龙口市教师刁希辉出去发真象资料,一去就没了音信。当时孩子刚出生10天,妻子吕艳娜的身体还很虚弱,她太懂得这场迫害的残酷了……为了躲避恶人的追捕,她还是艰难的自己转移了住处,然而还是没有逃离邪恶的魔掌。

大法弟子刁希辉,今年29岁,是龙口市丰仪镇船止沟村人,吕艳娜今年31岁,是龙口市下丁家镇西吕家村人,他俩都是大学毕业、志同道合、年轻有为的教师。

刁希辉的父亲刁树声,母亲富桂华及吕艳娜的爷爷吕金享、奶奶吕淑芬、大姑吕仁英、二姑吕仁娟、三姑吕仁菊、弟弟吕恒晓及她三个姑姑家的两个表弟、两个表妹都修炼法轮功。她奶奶刚学法轮功时已经62岁了,多年的血压高、风湿性关节炎、及后来眼睛又得的白内障,经学法炼功后没吃一片药,病都好了。全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以后,吕艳娜于1999年7月、10月、及2000年正月先后三次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第一次遭到下丁家镇政府恶人野蛮毒打,后两次都被非法拘留。全家人不断的進出拘留所,自1999年7月至2000年7月仅一年的时间全家人被逼罚款、交押金、交拘留所费用、及扣发工资等合计3万多元人民币。

1999年10月吕艳娜進京上访被强迫坐飞机遣返,一职管政工的副校长王锋锐在“上头”授意下,想方设法迫害法轮功,不让她上课,不发工资,长期被学校看管、监视,节假日不准回家,甚至家人去看望都不让见面……

2000年暑假她和刁希辉刚结婚20多天,当时丰仪镇60岁的大法学员田香翠因上访被迫害致死,当地学员将此事整理成文,印成资料在当地民众中散发,并在明慧网上予以曝光。由于吕艳娜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她租住的房屋及她的娘家都被非法抄家,她被非法抓到公安局(可能是城关分局)遭到严刑逼供。一个年轻恶警象练拳击似的一拳接一拳打她,逼问资料来源,恶人马淑梅(女)恶狠狠的骂着并揪着吕艳娜的头发在地上狠命的拽来拽去,又踢又踹。她的脸被打得不成样子,眼镜也被打掉了。当时马淑梅十几岁的儿子正在里面写作业,真不知见到这么凶狠的场面是什么感想。

第二天晚上,恶人马向阳(此人三十岁左右,目露凶光,脸色铁青,毒打过很多大法弟子)又对吕艳娜進行毒打。吕艳娜被折磨得身体虚弱,马向阳骗说要送她回家,结果恶徒将她送到医院输液,后来又把她送回学校监视,还要将她非法劳教。在学校非法关押期间,吕艳娜趁机逃了出去,与丈夫刁希辉一直在外流离失所。

吕艳娜被迫离家以后,家中的灾祸仍是连绵不断。由于恶徒追查他们的下落,她二姑吕仁娟和儿子梁冰也被迫离开了家,她大姑、小姑及娘家被动辄抄家,两个姑姑被多次抓去非法折磨,她原本有病的母亲思念女儿却不得相见,她的爷爷、奶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横祸,无法承受这残酷的打击而相继离世。大姑家的电话被非法监听,2001年就是因为她流落在外的二姑吕仁娟同家中的大姑通了次电话,邪恶之徒便将她大姑吕仁英非法抓到大狱刑讯逼供,追查吕仁娟的下落。加之2001年刁希辉的父母双双被抓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他们无法与家人通音讯。

在外流落三年多,最困难的时候他们手里只有二、三十元钱。在几经搬迁后,他们在安徽省潜山县落了脚,靠做点小生意维持生计,并略有积蓄,这时吕艳娜怀孕了。由于他们离家时刚结婚还没来得及办准生证,(这完全是这场迫害造成的)他们决定生下这个孩子。由于没有准生证,当地的妇幼保健站不给接生,他们想自己找个人帮忙接生,但是,孩子胎膜早破,情况危急,潜山县人民医院经检查证明她是头胎便接收了他们。2004年3月29日晚9:40分他们的女儿山山在磨难中出世了。

这几年他们在外边也一直不停的利用便利的方式向身边的人讲述大法真象,告诉老百姓法轮大法好,不要受电视宣传的谎言毒害。

2004年4月8日凌晨3点左右,刁希辉出去发真象资料,一去不回。孩子刚出生10天,吕艳娜的身体还很虚弱,孩子身边没有了父亲,她的身边没有了丈夫的照顾,她抱着幼小的孩子不禁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因为她太清楚这场迫害的残酷。在明慧网上每天都有那些真实发生的惨绝人寰、毫无人性的迫害,山东栖霞女学员王丽萱和她8个月的婴儿在北京被迫害致死;重庆大学女研究生魏星艳被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恶警当着两个女犯人的面强奸;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将18名女学员扒光衣服投進男牢……法轮功学员被野蛮灌食,有的被活活灌死、有的被灌粪尿、灌整袋食盐化的水、灌腐蚀性液体……数万伏电棍电击、连续十几昼夜不让睡觉、连续十几昼夜吊铐;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开水烫、烙铁烙、坐老虎凳、绑死人床;每天近20小时的超负荷苦役……这一切对法轮功学员真实的暴行就发生在中国的劳教所、看守所、戒毒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监狱……而镇压者仍在不断的编造谎言、制造假象,一切的罪恶都在暗中发生着……

为了躲避邪恶的迫害,她还是艰难的转移了住处,然而还是没有逃离邪恶的魔掌。龙口市的邪恶之徒仍不远千里找到那里,在吕艳娜生产还没满月的情况下,强行将她母女绑架回龙口市。这些邪恶之徒们光天化日之下干这见不得人的恶行对外却说是去“抓办假证”的。吕艳娜母女被绑架回龙口市后邪恶之徒们还妄想让吕艳娜的父母把孩子带回家中,以便它们放手迫害吕艳娜,只让她的父亲吕仁强在下丁家610洗脑班与她见了一面。恶人们见没有达到它们的目地,第二天吕艳娜的母亲和大姑再到610去见吕艳娜,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回应,往里面打电话找人,接电话的人说吕艳娜不在那里。现在她们母女到底被关在哪里也不知道。

在此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正义的援手,帮助吕艳娜夫妇及他们那幼小的婴儿重获自由吧!他们没有违反中国的任何一条法律,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上访权利、有申诉权、有言论自由,他们所做的不过是讲了一个真象,让中国老百姓认清谎言,早日结束这场浩劫。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可以做的事,在不公的对待下蒙受千古奇冤,喊喊冤,说句真话,何罪之有呢?

请正义之士打电话制止迫害:

安徽省潜山县公安局局长室电话:0556—8935088
政委室电话:0556—8935098
副局长室电话:0556—8935078;0556—8935018
梅城派出所电话:0556—8922942
城关派出所电话:0556—892148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