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四五月的阴谋(四)

记者秘闻随笔


【明慧网2004年5月15日】

(接前文)

◆ 李其华老人的故事

1999年7月镇压公开前,北京丰台75号院的法轮功炼功点有位老红军名叫李其华,这位老人写过一篇题为《原则不是科学研究的出发点,科学更需要探索和实践》的文章,讲述自己的修炼经历及认识。这篇文章后来落到了江泽民手里。

李其华是80多岁的老红军,解放军301医院的老院长,著名医学专家。他从1993年就开始修炼了法轮功。起因是老伴重病几十年,自己身为院长给予了最好的医学治疗也无济于事。而老伴学法轮功不久沉疴即消,他惊叹于大法的神奇而听了李洪志师父的讲课,深感法轮功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学。据说江泽民对4月25日震怒的一个原因是,他坐在防弹车里暗中巡视时,亲眼看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中有身着军装的军人。之后他给政治局和军委写了数封信和谈话,决心要彻底清查法轮功。他特别点了部队3个人,首当其冲的就是身份最高的李其华。于是这个80多岁的老人受到高压,组织上天天找他谈话,逼其检讨并放弃修炼。

江泽民大肆镇压法轮功稍前,随中央文件传达的、在群众中产生轰动影响的李其华的“检讨”是怎么出笼的呢?那原是党组织按照江泽民的意思找李其华谈话时的记录稿。“组织上”的人采取疲劳战术,天天找他,要他在这份记录稿上签字,他本来一直拒签,指出那上面很多话不是他的本意。但来人天天找,天天磨,给老人弄得疲惫不堪。来人求他:你就签了吧,签了就没事了,你也能休息,我们也能休息。于是这位八旬老人就签了字,而实际上随文件宣读的“检讨”与签字的记录稿还大有不同,前面大段文字是人家代笔的,李其华本人根本不知道。

并且,即使签字了老人也没得到休息,仍然是天天有人找谈话,并且他的一切行动都被“组织上”派来的三个人严密的监控起来,不准下楼,不准接电话,和外界隔绝。后来有传闻说,三个监视人之一的那个替老人写了大段“检讨”的人,有一天一觉睡过去就没有再醒来,暴死了。

李其华老人在《原则不是科学研究的出发点,科学更需要探索和实践》这篇文章中的开场白中介绍自己说:

“我叫李其华,男,1918年明历6月6日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高桥乡叶家田村 的一个贫农家庭。我于1928年参加当地的苏维埃革命活动,1931年参加红军,在医院当勤务兵。1934年随红25军长征到陕北,1936年入党。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我先后任八路军三四四旅军医处司药、医助、医生、二十三团卫生队长。解放战争期间,任东北民主联军总卫生部双城兵站医院院长,师、军卫生部长。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任志愿军后勤部一分部医管处处长、第三十八军后勤部副部长兼卫生部长。1953年调入第一军医大学学习,1959年毕业。此后任后勤学院卫勤系主任,第四军医大学副校长、政委,第二军医大学校长,总后卫生部政委,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立过大功,多次受奖。1984年离休。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并两次参加了李洪志老师的讲法传功学习班。”

“正因为这样,有些人对我修炼法轮功不理解,特别是有的熟悉我的老领导、 老战友不理解,有的亲戚朋友也不理解。他们怎么也不明白,像我这样一个有着六、七十年军旅生涯的老共产党员,怎么到了耄耋之年,倒信起佛来了?特别还是一位搞了一辈子医疗工作的高知识阶层者,居然也走入了“修炼”的行列?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对此,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做一点说明,以解一些人的不解之谜。”

李其华的文章分以下三部分:

一、法轮功不治病,但却治好了我老伴的病,使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二、信马列能否再信法轮功
1 、马列主义是人类社会科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
2 、要弄清什么是“迷信”
3 、法轮功是不是宗教?
4 、法轮功信佛、修佛就是“迷信”吗?
三、法轮功直指人心,对“两个文明建设”是大有裨益的

李其华老人在文章结尾处诚恳的写道:我苦苦追求、探索、思考一生中的许多重大问题,人生观、世界观的问题,医学中生命科学的问题,社会科学的问题,都在《转法轮》一书中迎刃而解了,而且从我得法以后,再也没有动摇过。因为我的思想境界可以说来了一个升华和提高。其实还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学法组,人均年龄70多岁,80岁以上者就有好几位,其党龄都有几十年了,许多是被称之为“老革命”、“老干部”、“老科学家”、“老教授”的高领导和高知识阶层,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头脑简单的,而是经过认真思考后,走进修炼法轮功队伍里的。他们也是和我一样,在古稀之年才得到李洪志老师的大法,都感到太幸运、太有缘、太珍贵了。同时大家也都有个心愿,愿我们的老战友、老同事、老领导;愿我们的中年一代、年青一代,少年一代,也都能放下常人中“僵化了的观念”、“固有观念”,排除各种障碍,细心静气地读一读《转法轮》,炼一炼法轮功,然后自己再想一想,我们这些老者说的是否有那么一点儿道理;想一想,大法对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到底是有益还是有害。

的确,这位80多岁的老红军,他家老俩口几十年来守着解放军301总医院却一直病痛缠身,而炼法轮功后不久即“不治自愈”、“5年多不用药,与医院无缘了”,这铁的事实,又岂是江泽民“难以理解、难以接受”、和一句主观唯心的“这可能吗”所能抹煞的呢?

◆ 信仰问题成为迫害的直接借口

山东省长吴官正为配合江泽民推动镇压而下发的,是题为《关于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问题》的江泽民信。这封信把李其华老人作为批判典型,来叙述为什么要求大家与法轮功水火不得相容。

江泽民1999年4月在《关于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问题》中写道:“在这位老同志说,相信马列主义和信奉法轮功并不矛盾。怎么会不矛盾呢?马克思主义主张无神论、坚持唯物主义,法轮功主张有神论、宣扬唯心主义,世界观截然不同,怎么能够混淆和调和呢?”——信神就要被镇压、被剥夺基本生存权吗?中国自古以来都是信佛信道的社会,中国五千年文明中修炼文化是一项无可否认的存在与宝藏,只有共产党实行红色专政的这五十多年才搞起“无神论”,而目前全世界70亿人口的一大半仍然是相信神的存在的。为什么在中国信神就要被通过共产党之手“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2]呢?

江泽民在上述信件中还说,“我们所以抓住法轮功这件事不放,是因为这里面反映的情况,涉及共产党人的根本信仰问题,涉及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根本思想基础问题,涉及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问题。”——好一副信神就要亡党亡国的拼命架势。难道世界上的发达国家都是因为无神论才发达的吗?中国近五十多年来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那些每每几乎毁灭国家前途的民族浩劫,不都是无神论者造成的吗?莫非江泽民从九九年四月就失去正常人的理智了?!

我想起以前从网上下载的一首诗歌,今天再读这题为《在中国,有个人疯了》的诗歌,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他疯的时候
把宪法和法律揉成手纸
目露凶光,舞刀在手
把亿万的良善当成了顽敌
在中国,他窃取了最高的权力
一串犯罪指令
真善忍被他打压
十万无辜身陷囹圄
多少清醒智慧的头脑
在精神病院“转化”为痴呆
多少健美活鲜的生命
被万压电棍折磨成“枯柴”
他疯了,媒体只能跟着他
唱疯歌,说疯语
他还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国有巨资
雇人为之推火车吹牛皮
他是因为心眼小才疯的
在他疯狂的三年多时日里
六月,有时看到雪花飘落
寒冬,有时也有闷雷响起

(待续)

[2]这是1999年7月20日镇压公开之后,江氏小集团为消灭法轮功而下达的一项著名“口头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