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受迫害 堂堂正正从派出所要回大法书


【明慧网2004年5月18日】我叫马素珍,女,是河南省新乡市保温瓶厂职工。修炼法轮功前,我身患多种疾病,经常出现偏头痛,还患有完全性右导管传导阻滞,慢性肠炎,卵巢囊肿等病。我早在小学时就得了急性肾炎,落下了腰痛的后遗症,到医院也治不好。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腰痛得越来越严重,生活和工作也受到很大影响,脾气也变得越来越不好,两口子经常吵架,婆媳关系也很糟。

97年修炼法轮功之后,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飞了。几年来我没吃过一粒药,也没歇过一天病假,看了李老师的书,我才真正懂得了如何做人的道理,遇到矛盾能做到心平气和,先替别人着想,不管在家里,在社会上或工作单位,我时时都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处处做一个好人,这样一来家庭和睦了。法轮功真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呀!婆婆看到我的变化高兴地说:“谁也没把你教育好,是你老师把你教育好了。”

可是在1999年7月,江泽民不顾法轮大法利国利民的事实,出于小人的妒嫉,利用手中权力,挑起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2000年5月13日,我在新乡市工人文化宫炼功,被新辉路派出所抓去拘留了半个月。指导员李永来等人用手铐将我铐在窗户上,铐了我几天几夜。直到半个月后才让我上班,在单位,领导们不能一视同仁。有一道工序又累又费时,没人愿意干,其它三个班组都是组里的几个人轮流干,我却被固定在这道工序上。从此以后,我在单位成了二等公民。保卫科长刘忠修还逼着我父母交3000元罚款。另外厂里又扣了我两个月奖金和一个月工资,大概有800多元钱。

2000年12月3日,我去北京上访,单位保卫科长刘忠修等人把我从北京带回,原新辉路派出所指导员李永来指使两个手下用两个手铐将我双臂平行向两个方向用力拉开铐在楼梯的栏杆上,从早到晚整整铐了一天,之后,我的双手麻木了好几个月。后来他们把我关進看守所,一关就是20个月。

2001年6月7日,陈红兵(曾任新辉路派出所指导员,现任新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敲诈我爱人2000元现金,他们将我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当天退回。劳教所一个高个儿的负责人说:“开个证明,回去把她关起来。”就这样我回到了看守所。新辉路派出所干警臧巨富趁提审之机敲诈我母亲100元钱吃饭。后来,我觉得,他们这样迫害我是违法的,我不能消极承受,于是我就绝食。当时正是三伏天,天气特别热,看守所女管教干部崔志蕊就叫几个犯人,有男有女,用沾满煤油味的大板手撬开我的嘴往里灌食。在一次灌食中因我不配合,男管教干部冯利军穿着皮鞋将我左手踩在地上,当时我的手背就被踩烂了,嘴也被撬出血了。我认为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不应该被迫害,我不能低头。就这样,连续绝食约20天后,他们才放我回家。

2002年9月份单位通知我上班,保温瓶厂党委书记买世莲,保卫科长刘忠修处处刁难我,叫我每天工作11—12个小时,还不给我开全工资(600多元),只给我260元钱。车间还找茬扣我的钱,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就是不去上班,抵制这种迫害。他们要开除我,我还是不去。他们说:“你不上班,那你就天天来厂里报个到,可没工资啊。”他们看我不去,又说:“那样吧,你每天给厂里打一个电话吧。”第二天我爱人很气愤,打电话跟他们讲理。我不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反而给我打电话,有一次他们交待我女儿说“看着你妈,别让她出远门。”后来我到保卫科找到他们问:“谁打电话叫看住我?我犯啥法了?”三四个人当时没一人吱声。买世莲就说我不善不忍。我说:“难道我配合你们违犯劳动法就叫善和忍了吗?我们大法弟子可从来不做违法乱纪的事。象看守所里那些罪犯在法轮功这里找不到一个。”他们没招了就四处活动,到派出所、办事处、区610告我不上班,妄想把我送到派出所。

10月底,刘忠修说是叫我到厂里一趟,给我解决工作问题。我到厂会议室一看,办事处书记、派出所指导员、买世莲、刘忠修等十几个人都在那儿等着我,他们说:“市里要办法轮功学习班(洗脑班),你带着工资和家属去学习两三天,省里检查完了,你就可以回来上班,工资给你涨上,你看行不行?”我说:“我一天都不去。”这时买世莲突然转变态度,当时她就给610书记打电话说不让我去了,让我留在厂里慢慢转变思想。她对我说:“我用政治前途担保你,你可要好好上班。”可是他们还是不能恢复我原来的工作。刘忠修说:“你要上班就是十几个小时,不干你回家。”就这样我的生活、工作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合理解决。目前我一分钱的生活费也没有,全靠爱人(下岗职工)在外打工挣500多元钱维持生活。我家上有80多岁老婆婆(没有任何经济收入),下有正在上高中的学生,经济非常紧张。

99年元月全厂职工每人都交给厂里2000元钱做为风险抵押金,当时什么收据也没有给我。现在我家经济实在困难,没法过日子,我就申请退款,要求将我的2000元钱退回来。没想到厂长周茂盛一口咬定厂里没钱不能退。结果一直到2004年2月26日我得到的不是钱,而是一张“职工风险收据”。

刘忠修等人还不断去我家和母亲家里骚扰,有一次半夜三更,下着大雨,刘忠修敲开我父母(他们都是快70岁的人)家的门,让我父母带路找我,闹得左邻右舍都不能安宁。

12月5日,我去找领导解决生活问题,买世莲、车间领导你推我、我推你象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不给解决。这时我就将身上带的“法轮大法好”标语、传单,从三楼到一楼每层不落地贴上,厂长办公室的拉手上也塞上一份,又从办公楼通往车间的路旁边贴上几份。这时买世莲、刘忠修发现之后脸色也变了,马上通知派出所,动用了三辆车,来了十来个人到我家抄家,又要抓我上派出所,我不上车,保卫科副科长王世平等人强行将我拉上车。这时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邻居们听见了,也都出来围观。

在派出所,民警吴新民问我说:“说清这些东西是从哪来的,你就可以回家。”大概是上午10点多一直到下午3点也没有问出个啥结果。吴说:“你今天不说清,把你送到看守所去。”我说:“那不是我去的地方。”第二天大门一开,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魔窟。

过了几天,我就去派出所将我的书和其他资料也都要回来了。邻居们谈起此事时,婆婆就对他们说:“俺是在学好,也没办坏事,人家派出所也不管。”

几年来,江泽民一伙镇压法轮功,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关、被打、被迫害致死、送往精神病院,多少幸福美满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真是一言难尽啊。江泽民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孩子需要母爱,母亲不在家;老人需要儿女,儿女被关押……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单就我身边来说,因为修炼法轮功,保温瓶厂退休工人乔金英、闫喜荣、李玉娥、胡玉枝等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信仰自由、上访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难道我们讲真话错了吗?我们修心向善,做好人没有错。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完全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善良的人啊!请擦亮眼睛,分清善恶,多多了解自己身边的法轮功学员,看看他们在做些什么?答案一定是:没有看见他们自焚,也没看见他们杀人,他们没有做任何坏事!和电视、广播、报纸上宣传的根本不是一回事。相反,他们个个都是好人!

保温瓶厂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负责人:
现任厂党委书记:买世莲
前任厂党委书记:周茂盛(现任厂长)
保卫科科长:刘忠修
保卫科副科长:王世平
新辉路派出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人:
前任指导员:李永来(已调到新华分局)
后任指导员:陈红兵(已调到新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任大队长)
干警:臧巨富

恶人恶报:

1、刘忠修,2003年住院大病一场。
2、买世莲的爱人马振喜,2003年秋天因盗窃罪被关押。
3、周茂盛的儿子结婚不久,出差到外地突然死亡。
4、原来该厂经济效益一直很好,是省里的纳税大户,还是先進单位,自从买和周接管以来,效益一天不如一天,2004年春节前八、九百人下岗,春节过后,全厂停产,职工放假,一直到现在,何时开工上班,没有音信,整个厂死气沉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