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画面:96年5月武汉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见闻(图)


【明慧网2004年5月19日】1996年5月24日,农历四月初八,这是一个非常神圣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我们师父的生日。

那天,由于在武汉修炼法轮大法的亲戚朋友“走漏”了消息,让我们知道了开法会的时间和地点——1996年5月24日下午5点钟在武汉市第四中学(地址:武汉市硚口区古田五路)。当时的武汉总站因为担心来的学员太多,声势过大,而且那天也不是双休日,所以没有通知外地的学员,连我们武汉郊县的学员也没有通知。

我们在获悉了开法会的准确时间和地点后,很快就包租了一辆中巴车,三四十名学员将一辆中巴车挤得满满当当,但是大家都互相谦让座位。下午约3点钟,我们的车从武汉郊县出发,经过了约一个小时的行程,很快就到达了武汉四中。一下车,我们就看见三三两两的学员都微笑着往武汉四中的足球场里赶。我们的车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很有次序的停在足球场外的路边,当时我看见已经有十几台车一字儿排开的停在那里,都是学员包租或自己的车。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走进武汉四中的足球场,我们都被当时的阵势一下子惊呆了,一种莫名的激动瞬间涌动全身,只见足球场里边是一个排得整整齐齐的大法轮图,“卍”字符、太极图、红黄蓝黑相间,都是大法学员们用身体排成的。法轮四周呈扇型分布着十几条笔直的射线——由上身穿着黄、白颜色衣服的学员盘坐着组成。

一看这阵势,我们都非常想成为法轮图中的一员,可是工作人员说,上身穿着白色或黄色衣服的学员可以去排法轮图——坐到黄色或白色的射线上去,其他的学员只能坐到足球场的看台上去。我当时由于穿着印有“真、善、忍”的白色体恤衫和同车来的一位上身穿着白衬衣的师范讲师非常有幸的坐到了法轮图的一条白色的射线上。说到这里,我还想讲一个小插曲,当时因为开法会的时间还没有到,坐在前后的学员不分来自东西南北,彼此都主动而热情的问好并交流心得体会。坐在我前面的一位大姐好像是武汉市青山区的,见我没有带坐垫,硬是把她的一个坐垫主动让给我,她当时带了两个坐垫,她当时笑着对我说,她当时多带一个坐垫就是给没有带坐垫的学员准备的。

那天上午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中午便开始下起了零星小雨。到开法会前的一个多小时,淅淅沥沥的小雨就一直下个不停,用塑料草皮铺成的武汉四中足球场上已是水渍斑斑,可学员们都井然有序的坐在足球场上,鞋子一律放到坐垫下面。

下午5点整,足球场主席台上的大喇叭响了:“法轮佛法学员修炼心得交流会现在开始——!”我一下子就听出是武汉总站一学员的声音。话音刚落,奇迹出现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像触了电似的嘎然而停,顿时,整个会场上响起了暴雨般的掌声。更为奇怪的是,我发现前后左右的学员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仰起了脸,神情显得特别激动,人群中纷纷有人惊奇而激动的喊道:“法轮!法轮!”顿时,第二波掌声雷鸣般的响彻全场。说来好笑,我当时有点傻愣愣的,前后左右瞧不见法轮,急得不行,以为是自己修得不好师父不让我看,立马双盘合十,闭目默想请求师父让我看见法轮。片刻后我睁开眼睛,看见有学员用手往天上指,我一抬头,只见足球场看台上空一个白亮亮的法轮正由小到大在快速的旋转着,法轮周围的云层在迅速退去,明亮亮的一片,法轮颜色柔和而明亮,一点儿也不刺眼。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截至目前唯一一次用肉眼看见的法轮。

我们都激动得热烈鼓掌,哗哗的掌声一波接一波的经久不息,持续了好几分钟都停不下来。当时法会场上坐有约4000名法轮功学员,大家都见证了这旷古难得的神迹。

主持法会的工作人员不知是由于激动还是被武汉四中上空出现的法轮惊呆了,好几分钟之后才宣布大法会的第一项议程——集体炼功,五套功法全部都炼了一遍,动作整齐划一,时间用了30分钟。在炼功的动作交替转换间隙间,我还不时的睁开眼睛看看天上旋转的法轮,我当时还看了看手表,法轮在武汉四中上空足足显现了15分钟之后才慢慢隐去。法会的第二项议程——学员修炼心得交流,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有汉口站的同修(武汉广播电视大学的一位教授)发言,她当时的发言稿后来刊登在《法轮大法修炼故事》一书中。法会进行了一个多点小时便结束了。

会后退场时,我们当地碰面的学员纷纷激动的说,武汉四中上空出现的法轮,有的学员看见法轮是金黄色的、有的看见法轮在不停的变换赤橙黄绿青蓝紫等颜色;还有的看见师父坐在法轮上打大手印、有的看见师父往法会场上打下一串串的法轮;还有的学员说,我们集体炼功时,师父无数的法身坐在法轮上在足球场里飘来飘去,壮观极了。

大家在网上看到的武汉地区学员在1997年排的法轮图是在这次之后。1996年5月24日在武汉四中排的法轮图是武汉地区学员第一次排法轮图。

回首往事,当历史的又一个神圣的日子——农历四月初八来临之际,神州大地上千百万的大法弟子有多少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向至尊至敬的师父道一声:“师父您好!”言及到此,笔者已是泪如雨下……

想想那些被非法迫害致死的同修,想想那些尚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想想那些被邪恶谎言毒害的众生,我们唯有“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洪吟(二)》)才能回报尚不及亿万分之一的师恩。

时隔8年之久,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当时的情景,并保存有当时的照片。作为当时那神圣壮观的历史时刻的见证人之一,我把我当时看到的情景和我知道的细节一一写出来,不仅因为当年“法轮出现在武汉四中上空”对会场上的4000名大法弟子在修炼道路上是一个极大的鼓励,而且这一历史神迹也成为我坚定的走过这五年来风风雨雨的原因之一。希望那些尚在迷惘中的同修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扪心自问,我们每一个真正修炼过大法的人,哪一个又没有一点或多或少的神奇感受呢?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对大法存有丝毫的怀疑和不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