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师父评注《清醒》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4年5月19日】师父为《严格以法为师 自觉销毁不是师父公开发表的光盘》这篇文章做了评注《清醒》,我谈谈心得体会。不同状态的学员的确有自己的个人理解,但如何正念对待师父讲明的法,这是一个做师父的弟子还是走旧势力的路的关键问题。

“清醒”这篇师父评注发表后,一些大陆学员却带着强烈的情绪散发自己的观点,说什么新唐人专访是“公开发表”的,和元宵节讲法录像不一样,不应销毁云云。但这不正是师父在惊醒我们的吗?——“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正法中在无时不在的邪魔干扰破坏下,我们有的学员有时忘记了佛法的威严,置师父的告诫于不顾,对思想上反映出来的好奇心、欢喜心、显示心等各种执著心不去清除,干出了干扰大法的事,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两个月之前,我听说有师父在元宵节讲法光盘在传,我当时毫无警觉,也没制止,如果我当时得到这张光盘,会不会去复制?我不一定把握好;当我知道师父接受记者采访实况的播出时间后,马上准备复制,忘记了师父的谆谆教导。现在我认识到,要保持清醒,在正法中不被无时不在的邪恶所干扰,还有个艰苦修炼过程。

师父在(《精進要旨》永远记住)中告诫我们:“我看所有弟子把私自传来传去的、不是我公开发的东西马上就地销毁掉,”“还有私自整理的我的讲话稿、录音、录像等等,通通全部就地销毁,不能以任何借口保留。什么是维护大法,这就是一次最彻底的维护大法,是衡量弟子能不能按着我说的做和是不是我弟子!”

有的同修得到师父元宵节讲法光盘,没有传,讲法公开发表后,光盘就销毁了。得到采访录像后,节选了少量片段做成真象光盘,舍不得销毁,想请示师父发落。这个问题大家有些争论,有同修说,师父告诉大法书改字要用小刀刮,如何改字,网上也有争论,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说:“其实你们怎么做都行,只要改过来就行,在中国大陆内的学员啊,就没有那些条件。我知道当年在中国大陆出的书多数都是用新闻纸印的,那个纸比较厚,所以用刀片轻轻一刮是刮不坏的。我只是给他们出个主意,不一定非得这样做。”这个学员个人根据师父这段讲法认为师父接受记者采访录像可以发。可是师父在“清醒”这篇评注中不是讲的很清楚了吗?学员为什么还要为个人认识强词夺理呢?那不已经是很执著的表现吗?为什么不主动消除和抑制自己人的观念和情的执著呢?

我认为师父反复强调的问题,大法弟子必须重视和做好。师父的讲法没公开发表前,不应该急于看,该我得法,我必然能得,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假如没按师父的要求做,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旧势力安排,就会起到破坏大法的作用。师父讲的法是指导我们修炼的。修炼人通过学法向内找,明析自己的不足,以便提高。如果看了师父的讲法反而带着强烈的心为自己找依据,其实在这件事上是在用大法做借口拒绝修炼自己,结果对自己对法都是不负责任的。

目前明慧网上报道了资料点的同修被抓的文章,如何看待这些事?我们应该用大法去衡量,多从自己的心性,从本地区整体配合上找原因,是否能静心学法,心性上还有什么问题,是否制作传播这两种光盘?还有哪些方面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去做?

我熟悉的地区,整体协调的很好,学员、资料点同修、协调人等有人被抓了,其他人听到消息后,不是躲起来,而是马上发正念,讲真象,被抓的学员大部分正念闯出魔窟。最近听到有同修再次被抓,设备还有点损失,我很痛心,查自己,我最近没有锁定该地区邪恶发正念,听说他们之间全用手机联系,看到他们对邪恶本质认识不足没有劝告,有人很少学法、不能静心学法也没及时指出。

我们一些学员,在四年多的迫害中坚定的走过来了,有人几次从魔窟正念闯出,我们学法和发正念应该排除黑手的各种干扰,与同修交流时不要证实自己,要证实大法,不要忘记身处魔窟时向师父作的保证。师父勉励我们:“要珍惜,一定要珍惜你们走过的路。只有珍惜自己走过的这些路,大家才能走好以后的路。” (《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它们这样干我的弟子可成,它们不这样干我的弟子也可成,”(《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个人体会,悟偏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让我们重温师父的评注《清醒》

“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

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李洪志
2004年5月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