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和我一同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5月2日】今年春节期间,我与丈夫走亲访友,走到哪把真象讲到哪,有时是我讲,明白真象的他在中间作证和补充,有时是他讲。有时我刚开头,他就滔滔讲起来。

如一次一位北京老同学来家探访,丈夫做饭,我就给他讲真象,从4.25讲到天安门自焚,讲监狱、劳教所、洗脑班邪恶残酷折磨大法弟子,到目前已知姓名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900多人。大法洪传世界已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民一亿多人在炼法轮功,江泽民等已在多国被起诉……在饭桌上,老同学不解地问丈夫: “她刚才讲的是真的吗?”

丈夫回答说:“确确实实是真的,我可以作证,这么多年她多次被抓,我们家多次被抄家,他们每次抓不到她时,就找我扯皮,威逼我,恐吓我,限期把她交出来,否则要判刑,后果自负等等,多次到我单位闹事。

我们这个区为了关押法轮功就盖了一栋三层楼的房子,说是学习班,实是集中营,整个楼被一层层的铁栏杆包围着,进院门是铁门,院墙很高,上面还有铁丝网拦着,每隔几米就有一个大灯泡,晚上照得四处通亮,进一楼门有铁门,二楼、三楼都有,走廊及窗户都用粗圆钢封闭,真是戒备森严。

610洗脑班负责人到我家,我问他们是怎么转化法轮功的,他们洋洋得意地说:‘有的是办法,一开始好说好劝,不听劝的,就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面壁而站,再不转化的就上铐子,吊铐。对已经写决裂书的,为了证实是真转,还是假转,就在地上写满他们师父的名字,把师父的像放在地上要他们踩,不踩的就证明是假转化,继续动刑;为了巩固转化成果,还要叫他们做作业、揭批、检举他人、骂师父等等,最后还要他们去做别人的工作 。’他们的确是流氓,不讲信誉,说只要她回来,没事了,我们再不抓她了。可是她刚进家门,他们就来了。我没有办法,问他们是谁要你们这样做的,你们抓她,你们拿文件来,办手续来,我就放人,他们说没有文件,是上级领导要干的,我说现在是21世纪了,法制社会,怎么能凭一个人的讲话为依据呢?她出了名,我也出名了,镇压法轮功肯定是错的,不得人心,国家要建设社会要发展,怎么能把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用在整法轮功身上呢?真是可悲,总有一天要给法轮功平反的,只是个时间问题……。”

通过他这一讲他们都清醒了,“啊,原来是这样的。”最后我给他们真象资料,他们一个个都乐意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