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玲霞的照片的由来──公布照片者被迫害致死致残

【明慧网2004年5月2日】再次在明慧网上看到吴玲霞被迫害前后两张照片的对比;看到她仅有12岁的儿子,那个曾幸福地偎依在母亲身边的可爱的男孩,想到他已永远失去了母亲的照看,我的心就无法平静。今天我要讲给善良的世人们这张照片的由来。


吴玲霞被关进劳教所前与儿子的合影

吴玲霞被绑架进佳木斯劳教所遭迫害导致肝硬化腹水和双下肢溃烂

我和吴玲霞是在佳木斯劳教所认识的。2001年7-8月间劳教所焊床需要逐个房间做,一天中午她被犹大和刑事犯看着来到关我的牢房。早就从他人的口里知道她没有屈服,我们能见一面我很高兴。她身材瘦削,高挑;很漂亮。穿着朴素。在向警察和刑事犯洪法及挽救邪悟的人时不急不躁,表现出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范。言语稳重不紧不慢的。在警察犹大及刑事犯的包夹下我们交流了在这样的环境中怎样修炼的个人认识。这是我俩在劳教所仅有的一次见面。后来听说她被迫害致肝腹水回家了。

我闯出劳教所后陆续知道了她的一些经历。两次进京上访,向政府说明大法真相。被北京恶警及工作地恶警迫害,爱人被迫与她离婚。她领着儿子不得已跨省回到双鸭山的娘家。2001年的一天她去看功友,在功友家被绑架。在双鸭山看守所关了两个多月后于6月被送入劳教所。在劳教所恶警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恶警于文彬、刘亚东、张小丹、刘朝旭、陈春玫、刘春兰,犹大邹桂珍、高玉霞、刘含敏、杨淑芬、韩庆波等强迫她看颠倒是非的录像。如:河南郑州一所大学的教授孙曙丽被马三家劳教所犹大洗脑后,在很多地方劳教所、监狱作所谓的报告。当时佳木斯劳教所放的是她2001年5月11日在黑龙江一个监狱做的报告录像,(其间她提到她和她的姑娘所遭受的迫害:例如几十次的灌食,十字镣,十几岁的孩子背驼了,一个人在冷风凄雨的儿童节给在狱中的妈妈送衣服……她所受到的痛苦还被邪恶集团利用来恐吓别人,叫她毒害别人,而她本身也深受迫害。)黑龙江东北农业大学教授张吉贤的所谓报告自相矛盾,一会儿讲无神论,一会儿又讲魔王波旬 ……总之就是骗你放弃正法修炼,就是毁掉你。还有李昌,纪烈武,姚洁等,他们的脸和名字被邪恶集团利用,移花接木,全是骗人的鬼把戏。还有焦点谎谈的一篇篇杀人栽赃的拙劣表演。这一切都不能迷惑吴玲霞,她坚定地走了过来。同时她还耐心地向干警刑事犯洪法,给误入歧途的昔日功友讲真相。

2001年7、8月份,劳教所大批人腹泻呕吐,她也是其中的一个,但是因为不妥协被刁难,一次竟然便在了裤子里……邪恶之徒们还骂她侮辱她,三伏天是东北最热的时候,门锁着,不让上厕所。从那以后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一位功友回忆说:我和她共同生活了两周,因为当时劳教所又关进来一批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只好把部分法轮功学员暂时关押在一起,等到新来的学员有的被洗脑后,就把她们关入七中队干活去,这时转化队就有了空房间,我们又被分开。我见到她时,她腹胀就很严重了,象要临产的孕妇似的。每次只能喝一点汤,不吃还饿,可是吃了就胀的受不了。胸部以下直到脚肿得硬梆梆的,皮肤肿的发亮,小腿肿得跟柱子似的,上下一样粗。脚肿得象馒头似的,脚穿不上鞋,腰弯不下,躺下时呼吸就更费劲。功友们你一段,我一段的背法,度过了半个月,狱医允许她去医院检查时,她的腹腔内全是腹水,肠子在里面漂着,医生要求住院,有生命危险。医生说都到这种程度了,你还能是这种精神状态,不可思议。她给医生讲真相,她是无辜被迫害的,修炼大法她没病了,这么好的功法不许炼,还把她关在这里迫害成这样……第二天,劳教所就把她放了。恶警怕传染上,去看病的车费,干警的午餐都是她花钱,往返都打出租车。警察在大队提出钱来,花剩下的钱才给她,连回家的路费都不够了。是她妹妹接的她。

我们惦记她,就想去看她。几经周折,找到了她住的地方。看到了她和她的儿子,小孩非常好,帮助年近八十的姥爷,姥姥照顾妈妈,自己的学习也很好。她父母是很善良朴实的老人,支持她修炼,提醒她发正念,看着老人苍老的面容,和他们对大法的正信,真的很令人感动。

他们住在郊区,很贫困。三间破旧的老屋,几乎没有什么陈设,推开门,一股味道扑来,吴玲霞坐在一把破旧的木椅上,看到我们她非常高兴,我们见一面真是不容易。当地的功友给她清洗伤口,我们共同切磋。学法,发正念。在我面前的她已经脱像了,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她令人恐怖的身体状况。面部,胳膊是皮包骨头,脖子无力地支撑着头,胳膊象两根枯木似的扶在扶手上,肋骨仿佛在X光片上条条可数,肚子肿胀得就要爆炸似的,皮肤亮得没有一丝皱纹,肚脐向外鼓着翻着,撑得象鸡蛋那样大。腰间围着一块破布,是用旧内衣缝制的。臀部有多处溃疡面,流着脓水,整个下肢都肿着,呈青紫色。膝盖以下更严重,两个小腿肚子要烂没了,足跟,脚趾缝都烂了,用布条沾着脓水。双脚下垫着一块板,板上垫着一块布吸取脓汁。脚背青紫色肿着。即使如此,她还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每日每夜她无法躺下,只能靠一会儿。就在这种情形下,当地片警还不放心去骚扰她。我想到应该把这一切留存下来,让全世界人民看看,一位曾经因修炼法轮大法而拥有健康体魄,美好心灵的女士被邪恶集团迫害成这样。用事实揭穿它们欺骗世人的谎言。于是我征求意见,功友和吴玲霞都同意。于是留下了这张照片。后来又看望她几次,她的状况越来越差,每次临别时,吴玲霞都拖着流脓的腿挪几步,扶着门框目送我们离开。在她离去后,我的耳边还响着她的声音:给我些真相资料……她还记挂着自己的责任。很遗憾她的愿望没能实现。她父亲告诉我们,她只要能走动时,在路上,在派出所她都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迫害真善忍是罪不容恕的。

在她去世后,几位使照片面世的功友相继遭到邪恶的疯狂迫害。一位在监狱中被迫害致癌、生命垂危了才放回家;两位被非法判重刑,其中一位在监狱被打断脊椎,瘫痪了;一位被迫害致死(纪松山,在被捕后仅仅五个小时就被双鸭山“610”恶警杜占一、李洪波、刘伟国等给打死了,那天在小纪被捕的地方到他家的这段方圆几里下了一场罕见的暴风雨,震耳欲聋的雷声震得大地都颤抖了,居民窗户被震得哗哗响。天在警诫世人哪!在告诫人们行恶者的下场。遗憾的是小纪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因为邪恶通缉他,家中的照片都被毁了)。而我也在被通缉中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就在想,当人们都清醒的时刻,那就是邪恶被灭尽的时候,我的每一位功友都有一部辉煌的历史传记,那里见证了佛法的庄严殊胜,师尊的慈悲伟大;我们也经历了史无前例的最流氓、最无耻、最恶毒的疯狂迫害。师尊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的善,恶;在历史的伟大时刻,让我们利用一切形式揭露邪恶,清除邪恶;让我们用一切大法赋予的能力赞颂师尊,赞颂真善忍!

尽管每一次回忆都心痛流泪,但是为了他人不再经历痛苦,我必须拿起笔来。我的功友一次次放下生死;为什么罪恶还在延续?是不是我该负的责任没有担起?让我们想一想舍身护法的功友;想一想身在囹圄的功友;想一想烛光守夜的功友;想一想使领馆静坐的功友;想一想日夜讲真相的功友……我真的全身心投入了吗?想一想师尊是怎样从最圣洁的地方来在这肮脏的世界里,为我们走来;想一想师尊用多大付出带领我们从历史走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