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保定劳教所的毒刑无法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

【明慧网2004年5月2日】

一、恶警认输

2003年7月,保定劳教所的恶警按不法官员的指示以搞心理测试为名要在一大队了解一下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情况,并提出要2003年入狱的人员参加,这个号称“高转化率”的邪恶劳教所的恶警们以为“稳操胜券”,可谁知测试结果大大出乎它们的意料:大部分人都按照大法的法理正面回答的。这一下恶警急眼了,它们没法向上级交待,就孤注一掷,决定整体测试一下。7月22日全大队64人全部参加测试,测试前,恶警、犹大们齐出动,又是大会恫吓,又是个别谈话,一阵紧锣密鼓,恶人满以为这下会达到目的,其结果更让它们震惊:大部分大法学员完全不理睬它们的要求。

恶人傻眼了,也更气急败坏了,它们为了保住所谓的“阵地”,便商讨对策,它们做出的决定是半个月不许干警回家,昼夜迫害,然后分班包人分个迫害,先做洗脑,洗脑不成便大打出手。恶警李大勇(大队长)在全体会上叫嚣威胁。其后便先后对三十多人动用了罚站,拳打脚踢、棍刑、电刑,对两个大法弟子进行了长期吊挂(时间达一个月)。它们的目地是让大法弟子按它们的要求把试卷改过来。但最终邪徒之们也不得不承认它们失败了,它们深深的知道,要想改变这些修炼人的心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了。

恶警刘跃胜(教导员)多次给个别的大法弟子谈话时这样说:我们非常清楚的知道你们当中没有几个李雄飞(犹大)。但是你们得让我交差啊,将来你们出去你们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管不着,但是你们得让我们吃饭啊。这完全是强盗逻辑。难得强盗为了吃饭杀人放火就没有罪了吗?

二、恶警拿他们没办法

满城大法弟子张国清,60多岁,是一个老校长,在劳教所里由于不屈从邪恶,受尽了凌辱与酷刑,长期被严管,8月6日因拒绝修改答卷,又被关进禁闭室,并第二次被动用了绳刑,据说用这种刑不能超过五分钟,否则的话将终身残废。恶人在给这位大法弟子动刑时人们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之后张国清在地上躺了两天,没吃没喝,第三天他又坚强的站了起来。有一次恶人李大勇和他谈话,张国清对恶警李大勇说:“我告诉你,我张国清不会自杀,如果我死了就是你们把我弄死的,让我转化没门。”李大勇只好灰溜溜的走开了。

当时看管张国清的是一名普教人员,他在给人们讲述这件事情时说:“你们大法弟子真了不起,真叫人佩服,你们老师的《转法轮》我最近看了,写得真好。”

大法弟子董汉杰,51岁,高级工程师,因不修改答卷,被长期吊挂达一个月之久,(从8月6号到9月6号),恶警们没有办法只好将他放下来。

三、恶警树起了大拇指

57岁的唐山市大法弟子李建国于9月5日堂堂正正走出了劳教所的大门,三年来从未向邪恶屈服过,也从来没有向邪恶保证过什么,按邪恶的规定,他这种情况必须由610接走,最低也得单位接才行,否则的话是不放人的,结果给610打电话,610没来接,给单位打电话,单位没来接,劳教所就草草的放人了,人们经常议论李建国,说李吃的苦最多,什么刑都受过,人们记得最清楚的是邪恶之徒为了逼他写“保证书”把他绑在“死人床”上达28天之久,实属罕见。恶警实在没有办法只好把他放下来。

7月里的一天上午,恶警刘××把人们集到会议室学习了一篇文章,大概写的是一个模范人物自尊自强的故事,学习完之后,主抓学习的恶警刚离开,李建国突然大声喊道:“大法弟子们啊,找回我们的自尊吧,不要再沉默了。”这喊声震撼了邪恶,并被犹大报到了恶警办公室,当天下午恶警就把李建国弄到了禁闭室,先是一顿忙活,然后逼他写检查,说李煽动闹事,李建国不写,恶警便用手铐反铐着把他吊起来,一吊就是八昼夜,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只好放人 。恶警们最后长李谈话,还是逼李承认错误,李建国答到:“我没错,全是你们错了。”恶警无言以对。

一个犹大一边讲诉这件事情,一边说:“队长们都服了,说了,由他去吧,不管他了。说着不由的树起了大拇指。”

后来有大法弟子问李建国:“反吊更难承受吧?”李建国说:“开始是难受,后几天我感到飘起来。”

四、邪恶真的越来越少了

邪恶的减少体现在劳教所就是邪悟者的数量明显的减少了,眼下恶人连班长的人选也很难找了,有的班一个犹大也没有了,这样的班可以自由的学法,发正念,就是有犹大的班它们也控制不了局面了,大法弟子们定点发正念,犹大们也只好乖乖的坐在床铺上不做声。

男大队的变化主要得益于不间断的学法,发正念,师父的新经文及时传入他们的手中,一些误入歧途者一经学法切磋,尤其是学习师父的新经文,便很快醒悟过来。

保定劳教所区号:0312 男大队李大勇:2191021 手机:13032036111 女大队李秀芹2191039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