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谢谢您的一路呵护!(二)


【明慧网2004年5月20日】在恭贺伟大的师尊华诞五十三周年暨大法洪传十二周年的喜庆日子里,我有千言万语想倾吐,胸中涌起的感激溶汇成一句心声:师父,谢谢您的一路呵护!

储存心灵深处有许多亲历的修炼故事,匆忙中写就几个(5月14日刊出),但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无尽的思源滚滚而来……

走入修炼八年来,慈悲的师父无时不在我身边看护着我,鼓励我、敲打我,无数次的苦心点化,无数次的焦虑催促,无数次的让我化险为夷……在坎坎坷坷的正法修炼路上,师父扶着我一步步前進,引导我不断清醒、理智、成熟,正念正行。期间那一个个鲜活、奇妙的故事不时在我胸中涌动,令我拿起的笔欲罢不能……

第一次观看师父讲法录像就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我当时是很不情愿的被别人拉去听师父讲法录像的,但很快我就被那超常的法理所吸引。正听得专心时,同去的姐姐坐在我前排几次回头看我,我以为她不想听要催我走,就说:我不想走。她说:“我不是要走,只是想听却睁不开眼,我看看你是不是也瞌睡。”这么好的法理有缘听到,我怎么会打瞌睡呢?但听着听着,突然感到寒气袭来,人冷得受不了,坐在旁边的朋友非要把背心脱了让我穿上,我就不客气的穿到身上。正在这时,只听见师父在说:“从现在开始,有的人会感到全身发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有的人还会睡觉,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我惊呆了,压根儿想不到我浑身发冷与师父讲法有关,而姐姐的睡,正是师父在为她调整身体,而且恰恰我以前是个特畏寒的人,而我姐姐本就患有脑病。当真切感受到师父正在给我们净化身体,把病源从深处翻出来,打出去,从根本上去掉病因时,我和姐姐都感动极了,想不到才开始听法就亲身领悟到了大法的神奇,令我们更珍视这得法的机缘。

师父的讲法录像还没来得及听完一遍时,我随单位的车外出考察一天。我平时只要一坐上单位那辆進口面包车就晕车。那天我一上车,一位好心的同事马上递给我一颗晕车药说:“赶快先吃下去吧,我这儿有开水。”我脑中立刻闪出一念:晕车药不也是药吗?我已听了师父的法,法中告诉我,如果是个真修的人,师父一下把病根都摘掉了,还吃什么药呢?如果要吐那就吐吧,我准备了一个塑料口袋,以防万一。

那是“六一”前后,一车的人,不开空调嫌热,开了又觉冷,就这样开开关关,经一天的折腾回程中几乎都感冒了,有好几位直喊已在发烧。而让我吃惊的是,我这个历来一年中差不多半年患感冒的人却特别神清气爽,竟一点没晕车。中途参观时,从车上跨上跨下,发觉两条腿轻得象没了似的,正如法理所说的,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

那天半夜12点才到家,按惯例,每次出差带来的疲劳第二天必得睡上半天才能恢复,而那次却始终精神饱满。第二天天刚亮我就起床,急切的骑上自行车到处寻找炼功点,从此我加入了集体炼功的行列。

去炼功点炼了大约半个月,一天清晨,我炼到中途突感不适,恶心,一会儿眼前开始冒金星,我本想坚持炼完,但已不行。我赶快冲進了炼功场旁边的一个空房间,那时感到好象有一只手在我心脏上使劲抓了一把,心脏“扑通”一下,然后就开始狂跳,随后越跳越慢,一下、两下,间隔越拉越长,似乎要停止跳动了,可我心中却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只悟到师父在为我抓去心脏上不好的东西。过了一会儿,心跳渐渐平息,但眼前还有些发黑,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让我赶快恢复吧,我还要去上班。果然眼前明朗起来,人舒服了,当我走出房间时,功友们已炼完了功,看到我说:“你怎么脸那么白?”我告诉他们刚才发生的情况,他们都高兴的对我说:“师父帮你消去了大业,真是件大好事啊。”我很感动,对他们说:“我心脏一直有病,心率不齐,且心动过缓,到几个大医院都查过,找不出病因,现在我知道师父给我把病根摘除了。”刚说到这里,突然浑身象开足了马力的一部机器,从头到脚发麻发热,一会儿状态消失,全身舒坦、轻松。

事隔不久单位搞体检,我的心率不齐现象完全消失,且从那以后,我的心脏也由每分钟50多跳恢复到了正常,之后再没出现过任何心脏不适的现象,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

走入修炼约一个月,我想引导一位朋友得法,但一开始朋友的母亲不理解而责怪我。在委屈面前我坦然面对,后来消除误解反而促使她们母女俩都走入了修炼,就在那个让我高兴的时刻,突然感觉法轮在有力的转动,这是我第一次实实在在感受到这种旋转,当时眼泪夺眶而出,情不自禁的在心中呼唤:谢谢师父!谢谢师父!随即眼前又突然透彻、明亮无比,我马上生出强烈的一念:赶快打坐!奇怪,自走入修炼后连单盘都不行的我竟一下双盘上了,那时候真的好感动,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要我今后做得更好!

在我修炼快两个月时单位组织去浙江千岛湖游玩。在猴岛,我给一只老猴子喂食,那猴子正吃着,却冷不防往我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旁边的同事惊叫起来,可奇怪,我竟一点痛感都没有,它那架势很凶,而给我的实际感觉却只不过舔了我一下,看手臂有一圈浅浅的牙印和残留的唾沫。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同事催促我赶快离开,我刚转身才迈出两三步,想不到那只老猴子一个“回马枪”,追过来在我裤腿上更凶狠的咬了一口,裤脚即被咬了一个大洞。当时同事们惊呆了,马上护住我驱赶那猴子,他们很担心我,我也确实感到这一口咬得比前一口厉害多了,腿有明显痛感。同事们催促我赶快看看伤得怎样,这时我脑中闪出的是师父的一段法:“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转法轮》)师父法中讲到的那个老大娘被汽车撞了,自个儿爬起来说:没事儿,你们走吧,好坏出自一念,她连皮都没破。这时我坚信什么事也没有,翻开裤脚一看,真的连皮都没破,旁边的人都惊呆了,我也吃惊这奇妙的结果,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旅游刚回来,正巧看到报上一篇报道:一只猴子从实验室逃走咬伤了一个人,赶快送到医院缝治,整个牙印深入肉中缝了一圈,可过了一段时间去拆线,却发现整块肉全部因腐烂而脱落。也许是特意让我看到这则消息的,我无法表白当时的感受,反差实在太大了,我庆幸自己的安然无恙,那是我得法的幸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