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子劳教所赵爽等歹徒对大法弟子疯狂施暴

【明慧网2004年5月20日】2002年9月11日,长林子劳教所成立了以恶警赵爽为首的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专管班”。“专管班”收罗15名邪恶的劳教人员为打手,利用各种非人手段迫害大法弟子。15名打手因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均得到不同程度的减期。当时长林子劳教所在押的大法弟子几乎都经过“专管班”恶警、恶人的迫害。“专管班”恶警在迫害刚被绑架到此的大法弟子前,先让医生为大法弟子检查身体,看看是否有严重的心脏病或高血压,以便在接下来的迫害中少出人命,以免被国际谴责。

以赵爽为首的恶警行恶手段多种多样,如:用手铐把大法弟子铐在铁床头上,然后用电棍电,打耳光、拳脚,不准瞌睡;坐铁椅子;整天蹲在地上不让动;推掰撅(把人脸朝下按倒在地,把胳膊、腿从后方反背,使肘、肩、膝受力至极限。经常采用此方式)。

劳教人员杨小东(绰号“牲口”,已释放)、于福春(绰号“老大”,已释放)、孙金伟(绰号“大鬼”,已释放)等在恶警的纵容下极为疯狂。在冬天隔着棉衣服往大法弟子高科等人脖子里灌凉水;电击的同时往身上成盆的浇水;脱光衣服浇凉水,名为“洗澡”或“盖浇”;用长条木凳击打(木凳有的甚至被击碎);戴手套揉捏睾丸;将手指并拢后,用牙刷柄插在手指缝中用力拧,手指皮肉绽开,指骨受力剧痛难忍;大法弟子家属送来的食品、衣物、洗漱品等被任意抢夺、扣留……2002年9月11日至2003年3月期间,“专管班”迫害大法弟子最为严厉、疯狂,毫无人性可言……

2003年“专管班”改为“五大队”,恶警赵爽以新来的所长史英白(此人原为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副所长,是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为靠山,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赵爽嗜酒如命,天天酗酒,值班期间也不例外,严重违反劳教所工作人员的五条禁令,酒醉后迫害大法弟子更甚,另外,此人个人生活极不检点,常常嫖娼,乱搞男女关系,也经常以此为傲向大法弟子显示,其开会时除了恐吓、威胁、骂人外,就是满嘴男女关系。赵爽还经常讲:“共产党给我钱,我就迫害你们,等共产党倒台,我就写八书,写十二书批判共产党,和共产党决裂。”

在强迫劳动方面,干得慢的、出点问题的、达不到恶警恶人要求的,便是非打即骂,延长劳动时间,经常干到晚上10点以后,有时11点、12点以后,甚至有一次蹭门居然干到凌晨3点。

五大队恶警强迫劳教人员和大法弟子的家属,每人交300元被褥费,接见时不交不让见,购买的军用被褥用于干警值班的行李和在押人员寝室装饰,家庭贫困的大法弟子和劳教人员家属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五大队先后养了四、五条狗,三、四只猫,猫狗在寝室乱窜,地上、床上,到处是猫狗的屎尿,腥臊恶臭,在押人员沾上猫狗粪便的衣服被随意扔掉。

据悉,恶警赵爽指使其打手(其打手是当时的10名在押劳教人员,这些打手均用金钱贿赂了赵爽,是赵爽的照顾对象,平时不必参加劳动,主要任务是日夜监视大法弟子,按恶警指令维持秩序,其实就是恶警直接操纵的打手),只要大法弟子一说话,不问理由,什么也不说,只管拳打脚踢。

2003年春,赵爽迫害一大法弟子时,逼其吞吃烟头,还强迫另一大法弟子喝啤酒。

2003年秋,某大法弟子不屈从迫害,赵爽在他坐铁椅子时,电击他的脸、耳、嘴、颈等处,抓活老鼠往大法弟子嘴里塞,最后连老鼠都被折腾死了,大法弟子告诉赵爽左耳已经被其打穿孔了,恶警赵爽却更加嚣张,非要再把其右耳也打穿孔………

2004年2月,两大法弟子因炼功被带到五大队施以迫害,恶警赵爽不由分说边谩骂、挑衅,边施以耳光,某大法弟子在招架抵抗时将赵爽推个趔趄,赵爽恼羞成怒,指使其10几个打手一拥而上,三个大法弟子被打得满脸是血,遍体鳞伤,关小号,坐铁椅子10余天。恶警恶人们历次迫害,经常打得大法弟子面部肿胀淤血,辨别不出原来的模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