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法学员自述在学校读书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1日】在中国气功热的时代,社会上流传各式各样的气功,我也曾试过几种,但感觉不太好,也没坚持下去。后来碰到法轮功,我一看书就被深深的吸引了,当时内心涌现出寻觅良久、终于得见的喜悦。我立即去书店买回所有出版的大法书籍,急切读起来。当读《精进要旨》时,翻开扉页,看到师尊的法像时,忽然师尊法像后面出现一轮转动的金色光轮,真是动的!我很惊讶,再定睛仔细看时,却没有了,这是师尊在增强我的信心。

下决心修炼后,我立即按照心性修炼的要求不断净化自己的思想和心灵。1999年4.25之后,校方派人来盘问我,并对我进行非法监控。我当时不知425和平请愿之事,也未去北京。我按照修炼人的心性要求善意的解释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并把书借给他们看。99年7月20日,江××公然背弃政府不久前的通知,诬蔑法轮功,不让炼功,并开始大肆迫害修炼人。当时我正在北京做课题调研工作,却被校方强令回校,致使论文课题中断。回校后,校方参与迫害的人逼我写检查放弃修炼,我说自己只是普通学生,不是党员、团员,政府也没说老百姓不能炼法轮功;我没做什么错事,修炼后尽做好事,我不写。

院书记说:虽然政府明着没下老百姓不让炼功的文件,但暗里已下指示,谁都不能炼。

校方见逼我无效,他们逼我父母帮他们。我父亲千里迢迢来到学校,当时迫于亲情和巨大的压力,我实事求是写了情况,保证不炼。但这样还不行,他们非逼着我撒谎,对法轮功进行诬蔑、造谣,说我有一定的理论水平,要站在一定高度去 “批判”法轮功,如实写的上面不满意,最终我也没令他们满意。之后他们派学生对我暗中监视,外出要汇报,不让出去调研,还要完成论文。我一直很痛苦,从小所教育的是做诚实、正直、大公无私的人,怎么今天却逼着我这名普通学生去撒谎、作假?这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我重新回顾这一切,修炼法轮功绝对没错,而不让炼功这种迫害是一种祸国殃民的错误政策。作为一个公民,有责任向国家领导人反映这个情况。可是上哪反映?当地政府各级部门都是接上级指示进行迫害的,同他们说没用,只能去北京。学校要放假,院书记又派学生送来一纸,上有几条规定,要我遵守并签字。我拿起电话告诉书记,我原先写的所有保证全部作废,我要重新开始修炼。

随后我就收拾行包上北京找工作,书记气急败坏,立即组织人马对我进行围追堵截,在火车站没抓到我,他们又跑去了北京。到北京后给家里去电话,才知父亲也被他们叫到北京追我。真是荒唐!我找工作你们也抓我?我同院书记见面谈了,他也是迫于政治任务非得让我放弃修炼,同他回去。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上访。

当时北京的信访机构,你去了,就把你登记遣送回原籍监禁并罚款,根本没用。无奈我只有走上天安门。当时单位领导组织的几个人和我父亲也在天安门广场堵我,他们没有发现我。在天安门我被警察抓住关进怀柔看守所,我不承认他们的这种迫害,我说我不是犯人,不吃监饭,要求放我出去,并开始绝食。狱警非常恼火,强制对我进行灌食。他们让犯人按住我,从鼻子灌,没灌进去,他们想诱骗我说出单位、住址等,并威胁说如不说,上面下来文件,要被送到大西北劳教几年。我说江××集团搞牵连迫害,只要某单位有去北京、天安门上访的法轮功修炼者,就要对单位领导一级级进行追究。我上访是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是个人的事,与别人无关,即使你们非法劳教我,我也不能说出姓名、单位,让你们迫害别人。看守所同室的女犯人受大法弟子的言行感染,表示出去也炼法轮功,并邀我日后到她家做客。

在牢房里我因盘腿遭到狱警的脚踢。狱警们让犯人把我拖到院子里迫害我,给我戴上手铐,把我的头按下,手臂和身体掰成直角上举,上身和地面平行,赤脚站在地上曝晒。

在我绝食抗议迫害到第五天时,单位领导和我父亲把我接出了看守所,在回去的路上,前方阴云滚动,雨在车后下着,一直追着我们的车。学校领导和父亲接我回去后又逼着我写“认识材料”“三书”“揭批”等,并以不给学位相要挟。我知道上访没错,不愿意违背良心去造谣,被迫在外流离失所了一段时间。

有一次,因在火车上看书讲真象,被非法关进戒毒所。之后又被强行送“转化班”洗脑,在那里我据理来谈,那些“帮教”说不过我,悻悻道:你总是有理。他们看我不转,就以株连学校层层领导和老师相威胁,我不愿连累学校领导和老师,违心的写了“三书”。经过反思,我发了声明违心所写的东西作废,又重新走回修炼之路。

进京后,工作很忙碌,经常加班,单位没有按合同支付报酬。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未象别人一样弃职而去,仍在工作。后因给同事讲真象,老板害怕××党找他的麻烦,单方面撕毁合同,逼我离职。××党的残酷镇压也让我逐渐的认识到,应该向老百姓讲清真象。这场迫害使多少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像我这样的普通老百姓都被迫害至此。

身体力行讲真象不容易,还有各种干扰。很多人慑于××党的淫威,麻木不仁,甚至还有人冷言冷语、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亲人的不理解是由于他们怕受牵连。在我的孩子只有4个多月时,我被爱人的父母联合邪恶之徒送到了 洗脑转化班。在那里,我被强制灌输大量谎言,被迫害得没有了正念,以为自己曾坚持的真理是不正确的。各种矛盾接踵而至, “安全局”、“街道610”、 “转化班”的谎言和骗子行径也完全暴露。这场迫害真的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我问自己,还修吗?经过考虑,我重下决心,这是真正能使人心向善的正法,即使我感受不到任何神奇,得不到任何好处,我都修炼下去。

我在修炼中的体会是,时时处处都应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完全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包括对自己的家人的安排,否则,就容易遭到邪恶的迫害,邪恶无孔不钻。

看到××党狡辩自己统治下的人权多么进步,真是感到好笑。一方面镇压做好人的老百姓,一方面说谎往自己脸上贴金,真是无耻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