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123479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4年5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曾于2002年6月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写下了“五书”、背叛师父、诬蔑大法,做了许多不符合大法言行的事情,玷污了大法,真是愧对师父,非常懊悔,严正声明,所有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修炼大法,讲清真象,走好以后的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伟哲 2004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明知故犯,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向单位写了所谓“保证书”和“悔过书”之类的,虽然不是真心的,但这都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在此声明所写的那些所谓“保证书”之类的全部作废。我要跟上正法進程,一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曹丽姣 2004年4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期间,由于学法不深,在伪善的蒙惑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写了什么所谓的几书,有愧于恩师的慈悲苦度,弟子决心在今后的正法路上加倍弥补,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声明人:马英 2004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自从99年大法受到迫害,我向邪恶江氏集团写过的“保证书”,按的手印等,都是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跌倒了我就要爬起来,做一个真正的实修者,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吕会珍 2004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高压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自己因没有认真学好大法,在考验和关键时刻没有做到正念正行被旧势力黑手利用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刘东范 2004年4月8日


严正声明

99年4.25到北京上访时被抓,因学法时间短,没有悟到,也跟着写了“保证书”,在被迫害下所说、所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如填表、签字、按手印等全部作废。以前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以后要加倍弥补,坚修大法到底。

张洪雨 2004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2000年6月,我由于怕心和对法的不坚定,在家人对邪恶写的“保证书”上按下手印,做出了对不起师父的事,也使家人对大法犯罪。在此声明那时的所为作废。并坚决跟上正法進程,洗刷污点,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声明人:王远林 2004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们由于自己学法不深,长期以来受个人私心、贪心、怕心各种执著心的影响,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堂堂正正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進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声明人:任桂芬、杨德青、张志兰、张淑清 2004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和同修联系时被抓,在公安局和看守所里,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还有填表、签字、按手印等全部作废。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以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素兰 2004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在强化洗脑及残酷迫害下,签名、按手印,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现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过去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走正大法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证实好法。

声明人:宋传花 2004年4月20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时,单位发工资要求每人“签字”,我虽然当时没见到具体内容,但也随大家一起签了字。这是自己不敬师、敬法的表现。在此声明:以前的“签字”作废!要坚修大法永随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霍兰芳 2004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00年和2001年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两次抓到看守所,每次一个月后通知家属要钱、写“保证书”,我声明不管是家属还是本人,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紧跟正法進程。

声明人:楮建新 2004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自己对法不坚定,写了四次“保证”,现在我认识到那样做是不对的,我严正声明向邪恶所说、所写的全部作废。重新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跟上正法進程,作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崔利革 2004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公安,单位领导强迫下写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保证书”,还签了字。故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作废。今后应当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走正自己修炼的每一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何霞 2004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监狱、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邪恶的高压及残酷迫害,被迫所写的一切文字材料全都是违心的,现全部声明作废。我们决心重新回到正法的洪流中,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加紧弥补。

声明人:吴文英、叶海清、蔡金富、濮丽华 2004年4月1日


严正声明

在威胁下,我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如写“保证书”、签字、按手印等给大法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现在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走正大法修炼的路,投入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去,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符桂芬 2004年5月19日


声明

我受邪恶迫害,在劳教所、县“610”、当地派出所等所写、所说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东西,声明一切作废。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正信正念,坚定堂堂正正的修炼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月英 2004年3月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后,我们在邪恶的威逼下,所说、所做出的一切不符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赵润兰、王素娥、刘宝云 2004年4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2000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通知家属要钱、写“保证书”。我声明,不管是家属和我本人说出、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王志芩 2004年5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在高压下,违心的向邪恶表态,所说、所写有关背叛师门的语言,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永不动摇,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郭佩莲 2004年4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正法期间,由于自身没有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特此声明,在高压下所写的一切和“三书”全部作废。在今后的正法路上严格要求自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跟上正法進程,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冯萍、刘维忠、刘雪莲 2004年4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万恶的邪恶势力迫害下,我曾违心的写过、说过“不炼了”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现郑重声明,以前说过、写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要坚定的跟师父走好修炼的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宝庭 2004年5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在法轮功遭受诬陷迫害时,迫于组织上的压力,曾经违心的写下“保证书”,这不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现声明作废。并决心在今后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加倍弥补上损失,跟上正法進程。

声明人:李红梅 2004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自己从1996年7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2000年12月,我被公安局非法拘留一个多月,2001年3月份第二次進公安局看守所,同年4月26日,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在劳教所受到了伪善的欺骗,自己写了“三书”,这是对大法不坚信、不坚定的表现,现在想起非常后悔。通过看真象材料等明白了江氏集团以“伪火”造假,陷害和迫害法轮功修炼者,1999年7月20日以后,有多少大法弟子为了捍卫大法,付出了鲜血和生命,自己很惭愧,对不起师父,现作出严正声明,自己写下的“三书”作废。做一个真修弟子,并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古莉 2004年4月15日


严正声明

邪恶刚开始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不让学法,不让炼功。镇上的政法委拿着纸叫写“保证书”,由于自己内心还存在怕心,就违心的填上自己的名字,当时心里想我表面应付他们,实际上我还学法、炼功,修炼到底,通过看《明慧网》同修的文章,自己早就想写严正声明,总是犹豫不决,都用各种借口掩盖着,直到今天看了112期《明慧网》同修的看法,才下定决心写,很惭愧,自己悟到修大法是严肃的事情,不能留一丝的污点,发现自己内心深处还隐藏着很深的私心,还隐藏侥幸的心理,认为现在自己也按照师父说的学法、讲真象、发正念三件事去做就不用写了,想蒙蔽过去,怎么能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呢!现声明,1999年7.20以后,在压力下所写的“保证书”声明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周纯光 2004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监狱以“攻坚班”为名,对我们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屡屡采取了无人性的酷刑折磨及连续多日“熬鹰”不让睡觉的摧残,用强制的手段逼我们写“四书”,以达到给师父、给大法栽赃的目地。我在此声明:我在高压、暴力迫害中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作废。在其它任何时期有损于师父、有损于大法的言行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张之泉 2004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以前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写过对大法不利的书面材料,现已彻底醒悟,声明作废。我于1997年得法,99年7.20以后曾经進京上访。但终因学法不深,在“6.10”的邪恶淫威之下,由于自己有怕心,最后还是向邪恶妥协,在高压之下,写了不利大法的书面材料,当时我想,用轻描淡写的语言搪塞一下,在家自己继续学法炼功,他们也不知道。现在通过学法,使我深感此种做法已经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父和大法,甚至不配做大法弟子。是师尊的慈悲和苦度,不肯落下一个弟子,是师尊又一次给我回家的机会,感谢师尊的苦度,我再也不能错过这万古的机缘,我要堂堂正正的修大法,去掉自己的执著和怕心,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刘冰 2004年5月11日


郑重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在洗脑班时没把自己当成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因自己有严重的怕心和执著,违心的写了对师父不敬和有损大法的“保证书”。我郑重声明我在洗脑班写的“保证书”作废。今后要好好学法、背法,不断提高心性,讲真象、救度世人,正念正行,揭穿谎言、清理解体黑手烂鬼,做好大法弟子正法时期该做的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世秀 2004年4月1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初期,单位来人叫我写“保证”,我说不会写,计生委副主任叫计生委办公室副主任写,写完后念给我听了,写上我的名字。现在通过学法修炼,我认识到是错误的,这是对大法、对师父的不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是神圣伟大的法,怎么能向谁保证“不炼了”呢。现在必须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学法修炼,讲真象,发正念,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象。跟上正法進程。声明过去写的“保证”一律作废。

李德清 2004年4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们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差,正念不足,在执著心的带动下,被邪恶钻了空子。特别是在这次洗脑班中,违心的写了“三书”。这次恶警用诱骗、恐吓(“坐飞机”、“烤全羊”——酷刑方式、劳教)手段威胁我们。三天后怕心加重,在怕心和对亲人情的执著下,做了大法弟子不应做的事。现在我们感到很痛心,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我们发表严正声明:在所有场合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统统作废!多学法,努力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张秀琴、郭社、孙芝兰 2004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因为自己学法少,对法认识浅,有许多执著心没有放下,没做到真,在邪恶逼迫下,说了一些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没做到表里如一,没能坚定的维护大法,造成了严重后果。自从得到师父的经文,增强了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的、写的有关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统统作废。加倍弥补所造成的损失,坚定的维护大法。

刘月兰 2004年4月15日


严正声明

因为自己修得有漏,让邪恶势力钻了空子,我被抓、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期间,由于邪恶的迫害,加上自己对法认识的不够深刻,使我向邪恶写了“三书,”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情,现在我早就醒悟了,对我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与大法的事,心里已经痛悔莫及,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与救度,对不起这部宇宙大法。我清醒的认识到,只有回到大法中来,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才能有我生命的一切,今后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正法,正念清除所有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烂鬼。我向所有迫害大法的邪恶烂鬼严正声明,我所有写的什么“三书”以及对不起师父与大法的事情一律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逄本芝 2004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4月修炼法轮功的,99年7月20日大法书全部被乡村干部抢走,由于邪恶的逼迫,说了一些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以及写了“保证”等,没有说真话,是因为怕心造成的。现在回想起来,后悔极了。现特此声明:我以前所说的、所写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以及“保证书”等全部作废。坚修大法,把以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补回来,力争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

声明人:王玉霞 2004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没有好好学法,自己的根本执著心没去,1999年7.20在江氏流氓集团的高压下,配合了邪恶,听从了邪恶的命令和指使。参加了厂办的污蔑大法的洗脑班,并写了诋毁大法材料。不仅自己到派出所开反对大法的会,还通知学法小组的辅导员也去。把部分辅导员的身份证取来连同自己的一起交到了公安处。最使我痛心的是亲手把自己和女儿的所有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法轮图、讲法带、录像带都交给了邪恶的派出所,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决不能干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决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按照师父给安排的道路坚定的走到底,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刘凤英 2004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2000年正月,我和其他大法弟子去北京,被邪恶抓回后没能清醒看透旧势力的本质,在变异的观念带动下,也由于自己心态不稳,默认了朋友和家人写的“保证书”,也在单位的一些“保证”上签了名。鉴于以上在残酷迫害下的行为,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往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自己默认了朋友和家人所写的“保证书”也全部作废。自己以后决心坚修大法到底,清除邪恶,讲好真象,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刘云红 2004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每当我触摸两手拇指外侧感觉麻痹,每当天气变化时两手腕的酸痛。我就联想到2004年3月5日到27日在监狱所遭受的非人迫害,那是我被带去强制洗脑的恐怖之旅。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加上非人道的体罚折磨,给我造成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痛。那些“610”歹徒的行为违反了《监狱法》和《人民警察法》的规定,我保留对它们此种违法行为的控诉权利。我在承受不了肉体摧残的痛苦之下,违心写下了所谓的各种“认识”和“揭批、悔过书”。特此声明所有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许晓强 2004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从学了法轮功,身上很多病都好了。从1999年7月20日,镇上的人到我家不让学法、炼功,叫我在它们编好的“保证书”上签字,我就签了,这是因为自己对大法的信念不够坚定,有放不下的执著心,没过好关,自从读了师父的经文,明白了正法修炼应该怎么做。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事统统作废。加倍弥补所造成的损失,坚定的跟上正法進程。

吴秀梅 2004年4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3年底得法。因学法不精進,悟性低,经不住考验。1999年夏邪恶镇压法轮大法时,遵照旧势力安排,在单位专门召开的两次会上,违心讲了话,交了“书面检查、交待”,我悔愧至极。由于怕心的驱动,本单位好心人特地给我暗地透露,昨深夜抄×××家……。给我打招呼,我吓得把师尊在大连讲法录相带毁掉。后来,视力下降我才悟到没有维护法,犯下大罪,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和损失,掉到无底深渊,罪有应得,羞对坚定同修们,愧对师尊一片慈悲苦度。在正法即将结束之际,特严正声明,以前“检查、交待”作废。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力争赎罪,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冯德英 2004年3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从1999年学了法轮功,身上很多病都好了。1999年7月20日,镇上的人到我家不让炼功、学法,叫我在它们写好的“保证”上签字,我签了,这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和执著心,没过好关,自从读了师父的经文,明白了正法修炼应该怎么做。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事统统作废。加倍弥补所造成的损失,坚定的跟上正法進程。

郭立英 2004年4月14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后,我们大法弟子集体上访。为此我爱人(不修炼)把师尊的法像和大法书籍撕了,街道居委会到我家,我还主动把撕掉的大法书籍交给居委会,不久,派出所和单位把事先写好的“保证书”拿来逼我签了名,为此我想起来就痛悔、痛苦。特别是想起师尊的法像和撕毁大法书籍实在对不起师尊对我的苦度,我有负师尊的苦心,但我又想,只要这颗心认识到了,声明不声明无所谓。现在我认识到了,这是不对的,在此我严正声明我签的名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弥补和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王淑华 2004年3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自从学了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无穷。但1999年7月20日以后,曾受邪恶蒙蔽,违心的向当地有关部门说了一句“不炼了”的话。通过学法,对法认识提高了,内心感到无比疼痛,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对不起给我第二次生命的法轮大法。深感对同修的愧疚。在今后的岁月中,我决心紧随师父,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莫桂英 2004年3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3年10月21日下午被“610”从家里骗到居委会,后又被“610”派的几个男恶警强行绑架到洗脑中心進行强制洗脑。在洗脑中心的高压、恐吓、欺骗等迫害下,由于自己有放不下的执著,被伪善、情所带动,主意识不理智、不清醒,被迫写了 “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对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同时严正声明:我在洗脑中心被迫写的“三书”以及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归正自己从新回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上来。加倍努力,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李梅英 2004年4月26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0日以来,我因坚信“真善忍”,走法轮佛法修炼路,被强权恶势力江氏集团长时间监控、监视,多次被非法抄家、抓捕、关押,迫使经营的生意店关门,无业可就,江氏集团却反咬一口,说是修炼法轮功生意不做了等谎话。2003年新年前夕,我到外地市场卖东西,江氏打手跟踪,让当地工商人员出面,以我的东西卖得太便宜,扰乱市场,要调查货物来源为借口,把我欺骗绑架到当地的派出所,而不是工商所,夜晚又转押到当地公安局逼供审讯,几天来,不让洗澡,不让睡觉。接着又把我转押省妇教所关禁闭,也不让喝水,不让吃饭,最后又把我转押绑架到省劳教所的强化洗脑中心,强制洗脑。洗脑中心的走卒,它们学习臭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用疲劳战折磨人的“经验”,每天24小时不让睡觉,不让洗澡,不让跟其他人说话,由洗脑中心培训出来已经变异没有人性的十几个恶魔轮流夹攻,不停采取逼迫,引诱,暗示各种卑鄙手段,日以继夜灌输一系列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谎言,强迫我放弃“真善忍”信仰,放弃大法修炼,逼迫我写“四书”。我不配合,变异的犹大就拧我,掐我,还威吓说不“出壳”,不接受洗脑就转劳教三年,当然每个劳教的学员也要走强迫洗脑这一步。无形的恐怖和疲劳给我精神和心里带来很大压力,在近10天不让睡觉的精神摧残下,我正念不足,放不下生死的怕心,在神智不清中就这样向邪恶妥协了,这绝不是我的本愿,不是我真实的思想,完全是违心的。我感到万分痛心和悔恨。在此,严正声明我写的“四书”及一切不符合正法时期对大法弟子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废!并要以实际行动加紧弥补,紧跟正法進程,按师尊安排,走正走好最后通往神的路。

肖育玲 2004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2004年2月27日,刚出校门不久,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七、八个便衣塞進停在路边的轿车里,直接送進北京国家安全局看守所,从進看守所就一直没有摘手铐,整整戴了一个月,一个月后邪恶把我从北京秘密押回当地,好吃好住好态度,利用伪善,欺骗…达到了他们的目地,整个过程近两个月时间,没有通知家里人关于我的去向,其目地是想让我坐卧底、特务,破坏大法,迫害同修。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邪恶先是用恐吓手段,见不见效果,就采取伪善的邪恶手段——诱骗,真是邪恶至极。我4月28日回到家里,得知妈妈刚刚出院,脾被切除,妈妈也是大法弟子,这些年被多次迫害,身体已虚弱已至极点。邪恶一直欺骗着我,还口口声声的说为你好,全都是骗人的,目地是让你犯错误,让你给大法抹黑,达到它们迫害大法的目地。在此我严正声明,秘密迫害期间所说、所写的不符合法的,诽谤师父,大法及同修的一切全部作废。对邪恶的所谓承诺统统作废。今后走正自己的路,加倍弥补对师父、大法及同修带来的伤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刘晓东 2004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99年邪恶的迫害到来时,由于怕心,交出了一些大法书籍。当时用于常人的一种愤愤不平的心来对待这种迫害,还用一种依赖的心,直到看到有大部分大法弟子证实法,抵制邪恶,自己才用一种学着别人干的心发了一些大法真象的资料。后来被非法关押,当时只是想讲句实话,为师父抱不平,而没有真正在法理上认识法,对于邪恶因素利用邪恶之徒来质问自己的行为时,使自己无法回答,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想自己是不是错了,直到在看守所和同修切磋才又坚定了自己的信念。由于不配合邪恶,也曾被打、捆绑、电击、恐吓过。但是最后自己还是由于想出来的心,而种邪悟,進了洗脑班,写了“悔过书”之类的所谓的东西,当时也是想应付它们,而没有意识到此严重性。我郑重声明那些所谓“悔过书”之类的全部作废。由于自己没能在法上认识法而做的错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自己重新走上修炼的路,我要走正自己要走的路。用证实法,讲真象来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雪英 2004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得法,时间很短就不让集体炼了,我便自己在家坚持炼下去。2000年国庆节,我也曾到北京去证实法被抓、被罚,但都没有动摇我修炼的决心。但是由于自己封闭弍的修炼与外界交流太少,自己有漏的地方很多,却觉察不到,尤其怕心重,就怕邪恶逼我写东西。结果就让其钻了空子。2001年11月份被强拉到洗脑班,逼迫写“保证书、揭批”、虽然不是出于自愿的,但必定是向邪恶妥协了,否定了大法,背叛了大法,背叛了师尊,后悔莫及。回家后苦恼的不行,好多时间振作不起来。后经师尊点化,自己才从新振作起来。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但内心深处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愧疚,好象还有什么事沒做的感觉。看了《明慧网》的文章,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没有真正的去否定邪恶。我在神志不清下写的、说的对不起大法和师尊的话、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虽然是违心的,但还是起到了破坏大法的作用,因为这个表面签字形式客观上助长了江××迫害大法的势力,扩大了江氏的骗局、使其大肆宣扬洗脑率、進一步欺骗世人,从而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我坚决发表严正声明:在洗脑班的所说的、所写的一律作废。坚定的从新走入正法中来。急起直追,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牛云丽 2004年4月1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后,在单位的邪恶压力下,由于自己的执著心没去,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后来从北京上访回来后,在单位被非法限制自由,由于对情没放下,又违心的写了“书面保证”。后来被非法拘留15天,被送進洗脑班,在此期间由于人心不去,在邪恶的压力下做了不该做的错事,写下了书面材料,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之后也曾因自己所犯的错深深的忏悔,以至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由于自己犯下大错而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变得消极而没有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后通过和同修交流学法,使我悟到师尊是那么珍惜自己的弟子,为我们承受那么多的苦,师尊的洪大慈悲不会落下一个真修弟子。我决心一定加倍弥补,做好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跟上正法進程。在此严正声明以前在单位、在公安局、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材料全部作废。

冷灵芝 2004年2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1997年7月喜得万年不遇的法轮大法,身心巨变。我在大法中得到的好处无以言表。由于有着有求之心、去病健身的目地,对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理解不深,学法也不够精進。所以在99年7月20日法难中,在单位和办事处分别写下了“保证书”,到2001年10月份,因为在此之前师父一直在点化我,又在同修的共同帮助下,我突然醒悟过来。我在此郑重表示,以前所写“保证书”作废。通过无求而自得的学法中,对宇宙大法有了深刻的认识,今后我要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精進。从而使心灵得到净化,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弟子所做的三件事。精進不止,直至圆满。

黎庆玲 2004年3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自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得法自己身心受益,道德回升,知道应该怎么去做好人,我按照李洪志老师讲的“真、善、忍”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一个好人、道德高尚的人,可是江氏集团自1999年7月以来,无辜诽谤我们的老师,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迫害世界上最好的人。在疯狂的迫害中,当地“610”、派出所多次将我拘留、关押和强制洗脑,使家庭和自己精神及经济上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和压力,后来因自己的家人和孩子承受不了,我如果再说大法好,就会被判刑,由于自己的执著和怕心,我违背良心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使自己痛不欲生。自今日起,在此严正声明:在高压迫害中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杜书凤 2004年4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