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身心受益 迫害面前不沉默

【明慧网2004年5月22日】我今年五十岁,是位下岗女工,九九年三月经人介绍,有幸修炼法轮功

炼功前,我单位领导、同事、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谁都知道我是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药罐子”,十多年来,我先后患上了糖尿病、心脏病、慢性肠胃炎、颈椎骨增生、坐骨神经、肩周炎、神经官能症、妇科大出血等,常年头昏脑胀,日夜难眠,一年四季虚汗淋漓,心慌气短,全身酸软无力,常年中西药没有断过,但都无济于事,病魔的痛苦让我实在难以承受,我先后买过老鼠药、甲安磷,想服毒自杀,一死了之,有一次,我正动手把藏在地下的农药取出来准备喝下时,被家人发现抢走。

一九九九年三月,就在我生死两难的时刻,真是三生有幸读到了宝书《转法轮》,炼上了神奇的法轮功,看书炼功第三天,神经官能症就明显好转,常年失眠的症状消失了,晚上睡得很香,白天头也不昏不胀,炼功十三天去医院检查,糖尿病由阳转阴,我自己觉得太神奇了,在短短的几个月后,全身各种疾病奇迹般地消失了,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在艰苦的环境中,我再没有打过一次针,没有吃过一次药,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不仅解除了我被病魔缠身的痛苦,更可喜的是为家庭节省了上万元的医药费,免去了常年治病沉重的经济负担,我亲身体会到按“真、善、忍”修心炼功健身做好人,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可九九年7.20以后,我才刚刚修炼三个多月,当权小丑因妒嫉而利用手中的权力,公然践踏《宪法》,侵犯人权,开始对法轮功全面镇压,搜书毁书、抓人罚款、劳教、判刑全来了。我县的几位法轮功修炼者,因去北京上访被抓回关進了看守所,甚至被劳教、判刑。我们只是炼功做好人,对家庭、对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说真话没错、做好人更没错,可却被逼迫着写保证、签字、被非法关押、罚款,甚至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强迫洗脑,甚至被劳教、判刑,迫害不断升级,还采用流氓手段编演自杀、自焚栽赃陷害法轮功,蒙骗毒害不明真象的群众。

我是个修炼大法的亲身受益者,面对强加的不公、面对这无理的迫害,虽然讲真话就面临着危险,但我也不能因为高压强权而违心沉默了。2001年2月,我毅然乘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天安门,打开“法轮大法是正法的”的横幅,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为了一句公道话,我被县公安局从北京抓回,关進了县看守所。只因坚持炼功,所长给我戴上了死刑犯才用的脚镣手铐,为了维护自己的人权和人格尊严,更为了维护真理“真善忍”大法,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与我一起以绝食方式抗议这种非法的折磨和关押。

早春三月,天气寒冷,双手红肿得越来越大,铁铐深深地钳在肉中,手、手臂、肘、肩肿痛难忍,心脏跳动得连呼吸都困难,冷、痛、饿的痛苦让我实在难以承受,第三天,我被狱警哄骗吃饭了(骗我吃饭后松铐,过后说所长不同意),所长何X逼着我让我不炼功,我不屈从,他便把我背铐着的双手猛地抓住脱空提起来,又使劲按下,并恐吓威胁要给我戴更沉重的脚镣。但我深知炼功祛病健身,按“真善忍”修心做好人没有错,上访讲真象没有罪,自有真象大白的一天。在酷刑折磨中,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在分分秒秒地煎熬中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日日夜夜,每天吃饭、洗脸、大小便都是同监房的同修帮助。第七天同修提笔写了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控告状,两天后,看守所就把这位已判刑三年的同修押往女子监狱。

十天十夜的脚镣手铐,使我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三十七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县公安局把我押回送進县拘留所,这一关就非法关押了两年零五个月,在关押期间,丈夫承受不了各方面的压力被迫与我离婚。2003年7月,我想,我炼功祛病,信仰“真善忍”,上访说真话,这是人最最基本的权利,我没有犯法,我不能再在这里消极承受非法折磨,我便绝水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四天后,我被无条件释放。

善良正直的朋友们:我修炼法轮功使我身心净化,道德回升,只因在不公的情况下,上访讲真话,竟遭如此迫害,在全国至今还有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在拘留所,劳教所,监狱遭受奴役与酷刑的折磨。江氏集团迫害善良天理不容。亲爱的朋友乡亲,我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您,法轮大法给我的亲身受益和现在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真实情况,希望您不再受谎言蒙蔽,您对法轮大法正确的善念会为您带来美好的明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