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南宁市第一劳教所恶警的罪恶阴暗心态


【明慧网2004年5月22日】在广西南宁市第一劳教所,那些恶警们犯下了无数的罪行。我们来看看那些受迫害者是怎么描述的吧:

“2001年9月从教育大队转回一大队,每天被迫长时间高强度的做工,时间十几个小时以上,而且还有“夹控人员”(注:“夹控人员”:由狱警指派的专门24小时贴身监控法轮功人员,不许大法弟子自由说话、行动,控制大小便次数,可以随时殴打大法弟子的刑事犯人)关注我的一举一动。由于我不听恶警的命令,坚持炼功,恶警就轮换着“夹控”来看管我,粗算起来,看管我的“夹控”前前后后换了好多人,凶狠的“夹控”有吸毒犯赵建粤、梁德康、韦立丁、林树国,有盗窃犯林祥,有斗殴犯陈志源。有一次我在球场边打坐炼功,恶警潘从凯、黄海以违反规定为由,要关我禁闭,又害怕我在禁闭室内炼功,就把我关在宿舍房内,同时安排两名“夹控”日夜看守。后恶警安排一个武警出身的犯人做我的“夹控”,此人名叫林祥,是广西田阳县那坡镇人,35岁,因盗窃被劳教。恶警告诉他对我可以“不听话---打,不转化---打”“打死不偿命”。此人身强体壮,又习过武,打人时下手非常狠毒,得到恶警这番指令后自然十分卖力地折磨我。他经常对我進行威胁,精神上施加各种各样的压力,甚至大打出手。记得有3次该“夹控”出手打我的要害部位,说“要收我的命”,我心里十分平静,不为其所动。如此关我在房间内有4个月之久。后来恶警见此“夹控”动摇不了我,又换了吸毒犯祝志斌等2人一左一右做我的“夹控”,对我進行更残酷的折磨。此二人除了毒打及威胁我之外,还对我的大小便次数進行限制,甚至有时不许我大小便,憋的十分难受。到了放风的时间也不给放风,把我关在房间里。后我被转到工棚做工,被强迫進行高工时、超强度的劳动。

在劳教所里面伙食很差,饭很难下咽,吃的菜主要是南瓜、冬瓜,萝卜又老又硬,白菜是烂的,菜中放了很多叫不上名的油,吃了让人直反胃。听其他犯人说劳教所以前是不给肉吃的,后来关押法轮功人员以后才偶尔有几块肥肉。实质是为了应付外国媒体记者的检查才做的样子。由于基本的温饱得不到保障,同时恶警不收我家里人寄的钱,有时我连买一些生活日用品的钱都没有。

再加上精神及肉体被长期的摧残,我的身体非常虚弱。因不堪虐待,我以绝食来抗议。绝食期间多次遭到恶警指使“夹控”黎威等3人毒打、用点燃的烟头灼烧身体等。后被带到劳教所内的卫生所進行灌食,灌食的人在插胃管时故意抽出后再反复多次插,插得我十分的痛苦,这次绝食前后有20天。

2002年6月后我又被转到工棚做工,每天被强迫做15至16个小时的工,完不成当天任务不给休息。各个大队一个小院,两三百人挤在球场那么大点的地方,又脏又乱,很多人患有皮肤病和结核病等传染病。洗澡时挤在厕所里,水龙头很少又控制水量,许多人挤在一起,极不卫生。恶警还指使“夹控”在大热天不给大法弟子洗澡,有的长长一个月都不得洗一次澡。在夏天夹控不给我洗澡是常事。

由于我坚持炼功,恶警加重了对我的迫害,继续指使“夹控”林树国、韦立丁三天两头对我殴打,用拳头打,用脚踢,甚至拿木块打,而且专找身体的薄弱部位下手,用它们的话说是“专打肝区”。好几次我被打昏了过去。如此地折磨了我一段时间,它们见达不到效果,又换了更凶残的“夹控”,并扬言“打不死也要打残”,更加恶毒的迫害我。”

“释放时劳教所不敢白天放他(受迫害者,即内科主治医师邓子江先生),半夜放人。”
——见明慧网2004年5月18日《一位内科主治医师在广西第一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历》

据我们了解,这位广西的百色市的内科主治医师邓子江先生在劳教所时,那些邪恶的610办公室运用手段将他的已经怀孕的妻子陆秋习关押在百色看守所。在看守所中,迫使妻子陆秋习流产,紧接着就把她送入邪恶的劳教所。

是什么原因,使它们深更半夜释放那因修炼法轮功的受迫害者呢?是罪恶,是它们都知道自己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恶!罪恶感使它们的心态更加阴暗、险恶,更加知道什么是绝望,更加知道什么是最后的可悲可怜的下场与结局!

说来也好笑,这些为江××集团卖命的恶警真正的看到一个现象:越卖命越成为江××集团的替罪羊,将来它们会替江××还更多的血债。江××都是七八十岁的赖活的恶蟾蜍,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了,能顶住几天——随时的崩溃,直接倒向那些罪恶的恶警。说不定,恶警们马上先成为人们眼中的活尸。

那些想赖着、靠着什么高官的保护是不可能的!

恶警们,你们看看,除了江××被国外告到法庭上,还有谁呢?看看北京市、河北省、吉林省、辽宁省、重庆市、黑龙江省、四川省……那些靠山一个一个怎么啦?不照样被告上海外的法庭了。

告诉你们,这就叫做树倒猢狲散!

举个例子:陆兵何许人也?

陆兵,是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

我们来看看它的简历就知道了——

陆兵,男,壮族,1944年10月生,广西武鸣人,197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8年9月参加工作,广西师范学院历史系历史专业毕业,大学学历,高级经济师。
1998.05-2002.02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其间:2000.09-2000.12在中央党校省部级干部進修班学习)
2002.02-2003.04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
2003.04-现在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人民政府代主席、党组书记中共十三、十五、十六大代表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第五、六届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第八、九、十届人大代表

它坐的政法委书记和区主席的位置时,有什么劣迹吧——

据“法网恢恢”网的关于广西迫害调查,1999年7月20日到今,

A、至少有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2名迫害致疯。
B、至少有3名女法轮功学员,被迫流产,然后被送入劳教所。
C、至少有3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3年—8年,其中有一个还是未成年、在读书的梧州女孩。
D、至少有2000名次以上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E、至少有3000名次以上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其中关進的地方有民政局收容所、公安局收容所、戒毒所、看守所、精神病院等等。
F、至少有1000户家庭遭到骚扰、监视、跟踪、诈骗钱财、抄家等等。

这些全都是罪恶呀!

完全是因为阴暗与罪恶的心态:劳教所深更半夜释放受迫害者!罪恶使它们疯狂,也使它们恐惧。末劫的表象在它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它们看到了自己的末日的到来。它们在作恶的同时,直接把它们自己送入地狱的深渊!这就是它们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