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余姚市不法官吏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

浙江省余姚市不法官吏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5月23日】举世闻名的“河姆渡遗址”使余姚市成为浙江省历史文化名城,7000年的灿烂文化源远流长,赋予了余姚“文献名邦”之誉,也蕴育着余姚人淳朴、善良、智慧、勤劳的品质。然而,今天在这座古老而美丽的城市里却上演着一幕幕人间悲剧。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独裁者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践踏法律,对法轮功展开了全国性前所未有的惨无人道的血腥镇压,整个迫害完全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進行栽赃陷害。而余姚市以陈彪为首的恶警及单位不法人员,为了个人名利私欲的满足,迎合了江泽民犯罪集团打着国家政府的旗号,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犯罪行为,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

我们余姚市法轮功学员为了让各级政府部门了解法轮功真象,凭着身心的感受,善意的向政府申诉、上访,澄清法轮功事实,却被当权者诬陷为闹事、参与政治,对我们進行血腥镇压。我们学员被威胁、恐吓、家庭被株连,我们被跟踪、监视,被非法关押。四年多来,遭到当地“610办”、公安非法抓捕关押的达30多人次,其中多次被关押的占很大比例,最多达5、6次之多;1人被折磨致死;1人被逼疯;8人被非法判刑或劳教,9人次非法洗脑,20多人次非法抄家, 1人非法开除公职;1人被逼离婚;3人因不写保证书,被非法剥夺工作的权利和到香港、澳大利亚旅游、探亲的权利。20多人配有六名以上保安公开长期非法监管,在高压下亲人被逼监管学员,有的被逼停止正常工作日夜监管学员。

在余姚市看守所、拘留所,法轮功学员强迫长期无偿劳动,被奴役做苦工。看守所、拘留所变成了加工厂,做圆珠笔、打火机……还实行定额制。有时一天劳动10多小时。而到上级领导视察时,加工厂变成看守所,那些产品也不翼而飞。看守所对绝食抗议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双手反背铐、人铐人(法轮功学员两手分别被强迫和两个犯人铐在一起,不管吃、拉、睡都在一起)、铐铁床。看守所强制灌食除插胃管还采取了“竹筒灌食”,给法轮功学员所用的竹筒是用毛竹制成,表面粗糙,长约15cm,直径约4cm.撬开牙齿塞入口中,使嘴不能张合,再把2.25升可乐瓶的粥直接倒入胃中。每天灌一次,有时警察灌,多数犯人在监室里灌。一般人都知道人一天進餐三次,饭量一餐一小碗,这么多装在2.25升可乐瓶的粥一次性灌進,每灌一次就是上一次酷刑,这种痛苦一般人是承受不了的。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灌得嘴巴出血,有的上面灌,下面大便挤出,有的灌得全身浮肿,还有的灌得全身瘫痪、大出血生命垂危才送去医院抢救。2002年4月16日,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陈彪、李迪华等7名公安人员绑架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德刚,送往余姚市肖东看守所,连续六天六夜无理审讯。之后在李德刚绝食抗议期间,被恶警铐在铁床上11天。大小便时不准同室监犯帮忙。期间每日送往医院灌食,后出现类中风状不能行走,身体右侧瘫痪,并被非法判刑二年,至今是生是死下落不明。

在余姚,不法警察可以任意抓捕法轮功学员進行审讯、诱供、逼供。有的连日连夜无理审讯,有的被打得全身都是乌青,而且用冷水把法轮功学员的全身浇透,把空调温度调到最低,用冷风吹,同时还用冷水灌法轮功学员的鼻孔,并大肆叫嚣:“我们的社会就是专制社会,我们公安局就是专制机关。”市“610办”、公安局任意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强迫洗脑、劳教,甚至直接在单位绑架至洗脑班、劳教所進行迫害。余姚市园林管理处干部翁云初在这4年多来,连遭不法警察的多次绑架、非法关押、监控、洗脑、劳教等一系列的残酷迫害,使他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人竟被逼疯,今年5月初被送進了精神病院。公安、检察、法院串通一气,强加5名法轮功学员莫须有的罪名,進行非法判刑。还可以没有任何搜查证随时抄家,随意的没收法轮功学员的财物,甚至做出连一包包卫生巾拆开的下流行为。这种公然的执法犯法,这和土匪打家劫舍有什么本质区别?

在余姚更令人发指的是不法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官职,浪费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公然触犯刑法,非法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打压起至2002年11月,公开对余姚20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24小时监管。费用之庞大不可估量,最多时单每月保安的监管费支出就达20万。对20多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三年来配有6名保安人员,实行三班制日夜轮流监管, 法轮功学员在哪里,保安就跟踪在哪里。最近公安又增派保安人员非法抓捕讲真象的法轮功学员,抓住一个奖金3000元。还欺骗街道居委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邻居监视。有的监视者每天可以拿到1元监管费。有的暗中派物业公司保安监管……。这种不法官员知法犯法,浪费人民财产,为自己一私之利,怎能逍遥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