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的课桌(三)

江氏迫害法轮功运动中大陆教育系统遭受的灾难

【明慧网2004年5月24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2004年初,江泽民通过其亲信、现任教育部长陈至立等,在全国教育系统大搞“反×教警示教育运动”,以“反×教”为工具污蔑攻击和诋毁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这是继2001年江氏一伙在学校系统搞所谓反法轮功“百万签名”活动后,再一次将黑手伸向了青少年学生。

中国文化大革命并不遥远,学校被卷入政治运动,学生失去了平静的课桌,教师失去了授课的讲台,给整个民族以及师生自身所带来的灾难,人们不会忘记。同样,江氏集团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煽动仇恨、毒害青少年,使这场运动的受害者远远不止法轮功学员本身。

* * * * * *

(接上文)

三、全国高校搞人人过关高等人才遭受严重迫害

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江氏集团为了达到对老百姓的全面精神控制,在全国范围从上到下各个基层都设有各种名目的洗脑班,对信仰“真、善、忍”的广大群众進行强行洗脑“转化”。

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内幕,从武汉610洗脑班一负责人的话中可见一斑:“有的是办法……不听劝的,就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面壁而站,再不转化的就上铐子,吊铐。对已经写决裂书的,为了证实是真转,还是假转,就在地上写满他们师父的名字,把他们师父的像放在地上要他们踩,不踩的就证明是假转化,继续动刑;为了巩固转化成果,还要叫他们做作业、揭批、检举他人、骂师父等等,最后还要他们去做别人的工作。”

如今这种灭绝人性的法西斯洗脑“转化”正在大规模渗透大陆各大专院校和教育系统,直接危害着“天之骄子”和“授业解惑”的教师。

* 北京市教工委610强制各高校教职工参加洗脑班

常言说:“全国看北京,北京看高校。”北京的高校对全国所起的作用是举足轻重的。江氏一伙在北京市教工委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通过各校党委一、二把手强制在京的各高校,逼迫修炼法轮大法的教职工、学生放弃信仰。对于不放弃信仰的学生和教职工,市教工委610要求各单位上报名单,由610统一组织(每人须交四五千元)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学习,实际就是强制洗脑。

在洗脑班,北京市教工委610要求各单位派人对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進行一对一每天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监视看管,不许学法炼功,不许打电话,并且每天向其汇报情况。另有保安每天早上“护送”(使用暴力手段强迫)这些法轮功学员从住所送至团河,晚上再由这些保安由团河接回。每天晚上,除了单位的“陪护”人员外,这些保安整夜值班,有在楼道站岗的,有在楼外巡逻的,以防被抓来的各高校的法轮功修炼者逃跑。

坐落在团河的“北京法制培训中心”是全封闭式的洗脑中心,对法轮功修炼者使用强化洗脑手段,时刻用污蔑法轮功的音像书籍内容灌输。对于经反复洗脑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就直接送劳教,而北京市教工委的610始终是背后的操纵者。它以此方式迫害了驻京各高校的无数个坚持“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

* 清华大学党委将清华学子残忍推進监狱

百年学府清华本是清静之所、世外桃源,以“厚德载物”为校旨。但自1999年7月22日以来,清华大学党委部分不法人员,追随江氏集团,参与了对清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采取威胁、利诱、休学、退学、软禁、下岗等种种强制手段,迫使学生及教职工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多人被非法劳教和判刑,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了严重伤害,使百年学府蒙羞。

明慧网2004年5月10日报导,日前传出消息,清华大学大法弟子虞超、褚彤、王为宇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秘密非法判处重刑。褚彤11年,虞超9年,王为宇8年。

清华大学大法弟子虞超、褚彤、王为宇于2002年8月先后被国安特务秘密绑架。据目前掌握的情况,他们三人曾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法制培训中心”“丰台区看守所”“朝阳区看守所”等多处遭受迫害,身心备受摧残。被绑架16个月后,2004年1月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对三人進行非法审判。由于恶人们企图秘密迫害清华大学法轮功学员的消息提前在明慧网上曝光,法庭在开庭的前一天匆忙临时更改审判地点(据查,审判地点被临时改为朝阳区看守所附近的双桥人民法庭),以躲避世人的谴责目光。开庭之后,为了掩人耳目,法院迟迟不敢宣判,直到现在才抛出所谓的判决书。

据不完全统计,在此之前,清华大学大法弟子中目前已知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16人,他们是:

白容春(13年),姚悦(12年),柳志梅(12年),孟军(10年),王欣(10年),董延红(5年),马艳(5年),俞平(4年),虞佳(3年半),刘文宇(3年),林洋(3年),李艳芳(不详),李春燕(不详),黄奎(不详),蒋玉霞(不详)。

除此之外,已有一人被迫害致死(袁江),至少有18人被非法劳教,很多学生和教职工被强制休学、退学、停职、非法拘禁和洗脑,许多人被迫流离失所。

* 北京林业大学教授沈应柏等被海淀区公安绑架

明慧网2003年10月11日报导,北京林业大学5名法轮功学员于2003年9月20日被海淀区公安局看守所从各自的家中绑架并全被抄家。绑架的理由就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

沈应柏博士,43岁,男,林业大学教授,系主任,优秀青年学者,发表学术论文全校第一位,林业大学辅导站辅导员。多次被抓進看守所,洗脑班。

张文革博士,34岁,男,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优秀青年学者,科研骨干,林业大学辅导站辅导员。曾被关進北京团河劳教所两次。

谭芳,张文革的妻子,毕业于政法大学,外企职员。

周湘元,32岁,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外企职员。2000年4月被非法判北京女子监狱劳教一年。

* 重庆大学迫害本校修炼法轮功的师生

重庆大学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名校。然而在这场大陆独裁者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中,修炼大法的重大学子、教师们倍受母校政治打手的迫害。99年7月20日前重大有很多教授、职工、学生、研究生、博士修炼法轮大法,仅炼功点就有好几个,大家修炼后身心受益,道德高尚,学生品学兼优,教师工作兢兢业业。

自99年后重庆大学官员受610胁迫屡次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依法進京上访的学生進行全封闭洗脑,非法关押、强迫写保证、强制看攻击、诋毁大法的资料及录相等。大部分洗脑班都在歌乐山上秘密進行着。办洗脑班期间恶徒还以退学等威胁法轮功学员的家长,含辛茹苦将孩子培养到大学的家长担心孩子学业受阻,受学校威胁也对法轮功学员施压,给学员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对临近毕业的法轮功学员,毕业证成了学校施压的工具。在威胁、恐吓、欺骗等卑劣手段的压制下,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逼违心写了保证,身心受到极大折磨。更有甚者因坚持修炼被逼迫休学、退学、开除,遣送原籍,有的还被非法拘留、劳教。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许多在校的本科生、研究生,如杨成宝、吕震、王臧坤、王磊、吴洁、米晓征、梅桂南、张志虎等,也有教授和副教授。

重庆大学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的教授、副教授、讲师,有的被降职、开除党籍等,有的被劳教,例如:曾被非法劳教的教师有张优稿、谷九寿、高仲英(女)。

其中张优稿(男,64岁)是重庆大学高级工程师、教授、光电学科学家、三峡工程某项目科研组组长、曾多次被评为“先進工作者”等称号,因進京请愿被重庆市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折磨数月,又被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期间受尽残酷迫害(明慧网上曾多次报导)期满后又被无故延期半年。释放后,由校领导在当地“610”办的指示命令下,送往当地政府办的“洗脑班”進行新的迫害。还曾被恶警绑架、抄家,劫持到重庆大学派出所。

谷九寿(男,64岁,重庆大学工程师),因進京请愿被非法拘留、劳教,劳教期间倍受迫害。前不久2003年5月9日左右,恶警闯進谷九寿家,将谷九寿、雷孝荣夫妇非法绑架,并抄家。

* 女研究生遭警察当众强奸 重庆大学党委书记包庇罪犯掩盖事实

2003年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重庆大学的法轮功学员在校园内放汽球挂条幅,重大当即封了全部校门進行清查,并将所有怀疑对象非法抓捕。其中有魏星艳、女、28岁,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三年级硕士研究生。5月13日晚上,警察把她抓到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的一个房间,叫来了两个女犯人强行扒光了她的衣服,警察当众强奸了她。魏星艳绝食抗议迫害,被强制灌食并插伤了她的气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讲话,处于生命垂危之中。

6月3日,该事件在海外迅速传开,海外人士不断打电话质询案情。面对巨大压力,6月4日,重庆大学党委统战部召开民主党派基层干部联席会。祝家麟以校党委书记的身份发出指示:「加强学校的稳定工作,加强网络管理,警惕法轮功的猖獗活动。」学校8个民主党派基层组织的主委、副主委以及党委统战部20多人参加了联席会,讨论处理魏星艳案的对策。

其后,校方在祝家麟的授意下,修改校网络专业信息,否认「魏星艳」的存在,以期掩盖事实,推脱了事。但这些举动旋即被海外媒体一一曝光。学校当局尴尬,一度沉默,电气工程学院的网站为掩人耳目,故意瘫痪半年之久。

“魏星艳事件”曝光后,与魏星艳同住一个宿舍的女生和同住一层楼有半层楼(一层楼的半边)的女生突然不知去向,该专业也停课了,她们原住的宿舍也人去楼空。据悉,她们已被610组织秘密控制在其它地方。

8月1日上午,沙区610组织开進重庆大学,一辆挂着外企牌照的白色加长型依维柯汽车,用来监控校内通讯,对议论该事的教职工進行非法抓捕。该车装有全套对有线、无线通讯進行监听、控制的先進设备。8月3日晚,沙区610在重庆大学校园内抓捕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都是该校教职工,其中有2、3位教授。

魏星艳本人的遭遇和处境,全部被封锁,目前仍生死不明。

* 中国科大学生因坚持信仰三次被剥夺读研究生资格

明慧网2004年4月26日报导,中国科技大学近代物理系毕业生王川,因为不放弃炼法轮功,三次被就读学校及工作单位剥夺读研究生资格。下面是王川自述其遭受的经历。

我叫王川,1996年就读于中国科技大学近代物理系,1998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9月与另外几名法轮大法学员去北京上访,在合肥火车站被警察拦回学校。2000年我们班开始保送研究生,按照平均成绩,我应该被保送,因为我不放弃炼法轮功,保送名额被取消。2001年我想报考研究生,学校不让报考。我们班还有一个同学因为同样的原因,保送名额被取消。

2002年3月我到中科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做临时工作,参加了该所2003年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我的初试成绩超过了国家定的分数线,但是在复试中,该所要求所有的考生写一份“对法轮功的认识”。由于我始终不愿意按照所里的要求写“法轮功是×教”,结果我没有被该所录取。

通过公平竞争读研究生是学生的基本权利,学校不应该以炼法轮功为由而不让学生报考和保送研究生,单位也无权以考上研究生为要挟,逼迫所有的考生按照自己的要求写对法轮功的认识。因炼功而剥夺受教育权,这在其它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极其荒谬的。

中国科技大学与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都属于中科院系统,他们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政策归根到底是由江××等制订的。希望这个系统的各层管理者能够早日觉醒,不要再干胁迫学生做污蔑谩骂这种助纣为虐的事情了。

* 吉林大学非法开除四名修炼法轮功的教工教师沈剑利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2004年3月5日报导,2003年12月10日吉林大学以脱岗为由,非法开除四名坚持修炼法轮功的教师:王悦健(数学学院)、冯敢(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孟娟鹃(哲学社会学院)、刘永。

在此之前,已有数学学院教师沈剑利被当地公安迫害致死。沈剑利,34岁,是数学专业硕士,吉林大学南岭校区应用数学系教师,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被学院开除党籍。2001年3月2日吉林大学校领导曾将她及4岁女儿叫到学校后,强行将其母女2人送到南关区洗脑班。沈剑利的丈夫、吉林电子信息高级技校教师郑炜东也是法轮功学员,因做真象资料被绑架。

还有外语中心的教师、法轮功学员赵波(女)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还以脱岗为由被停发工资,使其无生活来源。60多岁的物理学院教授曾令文(女)被关進劳教所好几年不放。

据悉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为躲避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如机械学院的教师冯敢和其爱人吉平博士被迫流离失所后,在2002年11月十一大召开期间却仍然被长春市公安局非法通缉。

吉林大学作为世界知名大学学府,不能保护自己的职工,反而落井下石,作出停薪和开除自己职工这样的决定,甚至主动把职工(例如沈剑利)送往“洗脑班”、送往拘留所(例如赵波),导致他们被非法通缉甚至死亡,实在令正义人士心寒,那将会成为吉林大学永远抹不掉的耻辱。

* 哈尔滨工业大学博士后林燕清惨遭摧残:手指只剩3只

林燕清,男,34岁,原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工程力学博士后流动站最年轻的博士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江××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他因继续坚持自己的信仰并進京上访讲真话,几次被抓并被取消博士后资格,送回原籍福建省泉州市监视居住一年。

2002年10月底他去泉州公安局要求落户口被扣,又被送到福州儒江劳教所劳教,林燕清现已属残疾人,两只手的手指只剩3个手指(2000年1月他進京上访被强行押回途中下车冻伤所致),在劳改农场用脚洗衣服,这样一个人不仅无辜被劳教,并被强迫洗脑。

* 湖南省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女教师何应清被学院送入洗脑班

何应清,女,38岁,湖南省宁乡县人,从湖南师大数学系毕业后,分配到湖南省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原长沙农业学校)工作。她工作认真负责,教学效果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很快就任数学组组长,是业务上的骨干。但是仅因她坚持修炼法轮功,从99年11月起受迫害至今。2002年10月初,被学院主动送到白马垅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后加期)。其单位还跟劳教所讲:“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也要让她转化!”

她曾在白马垅劳教所组建的“攻坚队”(专门迫害坚定学员的洗脑队)被铐40天,除吃饭外,每天被上铐20多个小时,恶警不让睡觉。上铐的姿势五花八门,怎么难受怎么来。如一手在上,一手在下,身子不能直立,但值班人员非要让你站直,并不许动;或在背后加张小板凳,不许动,身体呈弓形,值班人员取笑为摆造型。这种吊铐,不出十分钟,两手皆呈麻木状。下铐后很长一段时间,何两手都不能用重力,其中一只手几乎全无知觉、麻木。当时并因长期戴铐造成两手腕处有宽约一寸左右的伤痕,伤及到骨。何应清因坚持炼功,被恶警用电棍整整电了一天,致使她两手臂全是黑紫色,恶警怕出人命才停止。从2003年6月开始,她开始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直到2004年被释放。尽管她在劳教所遭受如此残酷的迫害,她仍然坚定对大法的信仰,并以宽容、慈善之心对待周围的人。

然而从劳教所获释并不代表迫害的结束,现在她又被软禁在学院内的一所平房内,学院专门派几人对她進行全天“监护”,不能回家与年仅13岁、分别已近四年的女儿团聚。学院还威胁要将她送入“更高一级的洗脑班”。

从99年至今,由610系统导演,湖南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原长沙农校)参与、配合的对何应清的迫害已持续了整整四个多年头了,而这种迫害目前还在延续着,在一位母亲与孩子间上演着“咫尺天涯”的悲剧。

* 西北工业大学教师邢文珍被扣发退休金非法劳教

西北工业大学教师邢文珍原来有许多病,高血压、肾盂肾炎、脑震荡后遗症导致的气血双亏。从二十几岁开始有过数次突然休克、两胯关节大面积发炎、多年来一直靠营养和营养食品支持,自1996年7月15日修炼法轮功以来直到现在已经是7个年头零8个月了,没有吃过药和以前的那些营养食品,没有花过国家的一分医疗费。切实得到了身心同时健康。可是祛病健身做好人却遭到江氏集团的迫害,被扣发退休金和非法劳教两年零一个月。

从劳教所出来后就在两会召开之际,西大公安处处长,科长和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共四人电话约邢文珍到公安处谈话,去后他们说,上级让他们通知邢文珍去参加西安市洗脑班,目地是让彻底放弃信仰,就是把对法轮功的信仰从脑子中“挖”出来。邢文珍当时根据以下三个理由告诉他们洗脑班是非法的,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权利,那么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肯定是违反宪法的。而且在这次两代会的修宪会议中,有代表提出将“保护人权”写入宪法,“信仰自由”是一个公民应享有的权利,从一个人的脑子中把他的信仰挖出来的作法该是何等的荒谬?

但是,无论怎样向他们说明,他们还是坚持让邢文珍去洗脑班,说是上面的指示,说他们也无能为力,真不知道他们还要把老百姓折磨多久。

教育系统教职员工因信仰“真、善、忍”,遭强行洗脑迫害的案例遍及全国各大、专院校。

* 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多名师生遭绑架

明慧网2003年9月2日报导,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多名修炼大法的学生、教授被非法抓捕、劳教、判刑。其中,原华东理工大学大法弟子王东明(被非法劳教3年),被非法关押在淄博王村。

* 开封市洗脑班劫持河南大学二十余位老教授

河南省开封市洗脑班曾于2002年12月中旬,将河南大学已退休的二十余位老教授们(法轮功学员)非法软禁在玉祥大酒店,24小时监管,强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邪恶之徒扣留老教授们每月2、3千元的工资用以支付监管人员的工资及吃喝住等费用,直到2003年2月份,春节过后,因法轮功学员们非常坚定,邪恶无机可钻,恶徒们才将老教授们放出。

* 新疆工学院教师李向红被学院强行送入精神病院迫害

李向红,女,37岁左右,新疆乌鲁木齐人,原新疆工学院教师,硕士研究生。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美尼尔综合症等疾病全部康复,身心健康。按照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在工作和生活中作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她严谨的教学和忠实善良的为人,都深受学生的爱戴和同事的好评。

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公开迫害以后,向红仍然坚持修炼。1999年10月,被学院强行送入下新疆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院)二个月,强行注射精神药物進行迫害。

湛江海洋大学学生陈向前被非法勒令退学、判重刑13年

广东省湛江海洋大学原党委书记陈年强(现任广东工业大学党委书记)在1999年7月20日后紧随其江××邪恶,经常在全校教职大会上诽谤、攻击法轮大法,对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進行所谓“帮教”洗脑工作。尤其是湛江海洋大学航海学院分党委书记钟磐(原农学院分党委书记钟磐)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对11名在校的学生大法弟子進行洗脑,迫协学生停止修炼法轮功,否则停学或者开除学籍。

学生陈向前是广东茂名市人,修炼法轮功。2001年1月14日学校派人到茂名市和当地公安局到陈向前家继续迫害、强行洗脑。陈向前被迫离开家、流离失所。陈向前在外做真象资料,揭露江××集团迫害、攻击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真象,把真象告诉人民。同年3月4日陈向前在做真象资料时被茂名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无任何法律程序判重刑13年,同时湛江海洋大学勒令其退学。

同时,陈向前的同学何耿庆被非法判重刑11年、陈向前的妹妹陈亚艳5年,现还关在茂名市第一拘留所。

* 佳木斯大学药学院副教授杨永萍遭非法判刑

杨永萍,女,45岁,佳木斯大学化学药学院副教授,曾被评为大学“双十佳”优秀教师。2002年1月,杨永萍老师在担任对高中老师的培训教学时,因谈及人类的未知领域和对生命的探索,并证实法轮大法的科学性,而被举报,并被非法判刑三年。

* * * * * *

当国家恐怖主义光顾到了平静的校园,当把修心向善的好人作为仇恨的对象,当因为信仰“真善忍”,教师被驱离讲台、学生被拒之校外,“诚信”的教化便象毒火中的水滴,在虚假、凶恶、暴力中“蒸发”而失去效力,道德被践踏、人性被摧毁、国家将失去未来……这正是江氏五年来在谎言和掩盖下对法轮功的灭绝运动给中国的教育界、中国人民和国家带来的巨大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