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拍疥全身溃烂 仍被恶警毒打电击


【明慧网2004年5月24日】宋昌光,男,26岁,家住德惠市边岗乡双城村,是长春邮电学院通讯专业的学生,大学四年级,即将毕业,于2000年底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抓,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流氓用牙刷把插入手指缝,同时捏住他的手,使手指并的紧紧的,再狠命的旋转牙刷把,利用牙刷把的边棱把手指缝间的肌肉挤开,用此酷刑逼他说出住址。之后他被非法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2001年5月份以后,由于朝阳沟劳教所医疗卫生条件极差,人员拥挤,空间狭小,黑暗,终年阴冷不见阳光,空气浑浊潮湿不流通,疥疮在劳教所里疯狂蔓延,很多学员被传染了,痛痒钻心,彻夜不得休息,浑身溃烂,结痂,脓血粘衣,真是千疮百孔,体无完肤,尽管这样,劳教所也没有采取隔离治疗,只是任其传染,视而不见。而且流氓,狱霸还普遍用拍疥(用硬方木和塑料抽打疮面)的方式進行迫害,学员被打得脓血飞溅,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当时一个吸毒犯说:“打你不说打你,就是给你治疥”;当时四大队教室(临时充作寝室)里有一根十多公分见方的松木方楞,上面已经被血浸透了一大片,就是毒打学员(反复拍疥)染成的。

到了2001年7.8月份,很多学员已经被疥疮折磨的骨瘦如柴,甚至奄奄一息。例如法轮功学员宋昌光(长春邮电学院大四学生),当时就是朝阳沟劳教所被疥疮折磨迫害最严重的一个,全身感染,皮损面积达到60%。一开始全身就长满脓泡,流氓凶狠的给他拍了几次,造成疮面扩大,加重感染,皮下发生化脓性感染,特别是臀部,表皮溃烂全无,鼓了好几个大脓包,烂穿以后,流氓又用罐头瓶当火罐拔脓血来取乐。由于长时间感染,皮肤组织变性,汗腺全部萎缩,上半身皮肤干如皱纸,燥痒难堪,炎症的红肿热痛,中毒症状,长时间高热经常使他昏迷不醒,邪恶之徒竟然不管不问,只当睡觉。由于长时间营养不良,严重贫血,造成免疫功能低下,炎症侵蚀淋巴系统,全身淋巴增生,下颌淋巴化脓肿大如鸭蛋一般,最后溃烂流出绿色稠脓,劳教所用纱布塞进脓口作引流就算处理完了,根本不顾人的死活,尽管这样,邪恶仍然没有放松对他的所谓的攻坚,继续强迫他坐板,劳动,坐板使他的皮肉和衣服粘在了一起,由于脚上,腿上溃烂严重,劳动时经常看到他步履艰难,一瘸一拐的样子,由于双手溃烂不堪,手心结痂后形成的小孔多如筛眼,大拇指指甲几乎烂掉,根本不能沾水,流氓还要强迫他拿着脏抹布擦地。秋天收苞米,邪恶硬是把他拉出去拣苞米。每天早晨,流氓还让他把寝室的床单都铺好,晚上拥挤得睡刀鱼(侧身立着)。

就这样经过一年多的折磨,原本强壮1米80个头的他瘦的只剩一副骨架,关节突兀,肉骨嶙峋,整个下半身皮肤全部溃烂,露出紫红色的腐肉,淌着血水,后来因为长时间消耗,严重贫血,面目口唇苍白,疮口就只渗组织液,再也流不出血了,直到2002年4月4日所谓的攻坚战开始,已经极度虚弱的他又被朝阳沟四大队恶警带到管教室进行所谓强制转化,大队长恶警付国华主持,副队长范盛禄亲自动手,小脑袋王管教,变态恶魔赵管教等邪恶帮凶,用两根电棍,小的30万伏,大的是脉冲35万伏,还有警棍,恶警用警棍砸他的脚,用电棍电他的面部和颈部,等他回来的时候,脚已经肿得不能走路,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这次严重的迫害使他的身体和精神状况极度衰微,旧疮未愈又添新痕,他的下肢极度腐烂,6.7公分长,半公分深的大大小小的裂口有几十上百条,象小砝码一样的洞有十几二十个,按上去肌肤生硬,皆为充水肿胀,没过多久,又发生心衰,造成双脚心源性水肿和肺水肿,最后他已经奄奄一息,2002年7月22日下午,恶警付国华一看这人生命垂危,死在队里不好办,匆忙找到司法局劳教处的张处长,几乎没什么手续,就在劳动教养呈批表上签了个字就急急忙忙把人给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