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法身保护 老军医遇车祸有惊无险

【明慧网2004年5月24日】我的义父是一位历经上甘岭战役的老军医,在战场上,他的耳朵被震聋了,多年的随军生涯落下了一身病,晚年又得了肺气肿,喘不过气来,在医院被告知回家只能等死。98年有缘结识大法,从此老人象变了一个人,骑着自行车每天早上5点去10里远的市里广场去炼功。

邪恶镇压开始后,老人不放弃,地方领导、派出所、单位领导多次找他让他放弃,被他义正词严拒绝,他说:“你们认为对吗?我经历多次政治运动,我最清楚××党那一套。我以前拿工资全看病,痛苦的时候你们不关心我,现在我没病了,节省了医药费,你们倒来关心我了。”来人都被他驳得哑口无言,只得派人监控、跟踪,他对跟踪他的人说:“你看我70多岁的人了,强身健体,做好人有什么不对吗?你不嫌累就跟着好了。”跟的人一听扭头就走,再也不跟了。

2000年夏天,老人骑自行车在本村南公路边被一辆急驶而过的机动车碾过,车上装满了西瓜,老人当即昏了过去,自行车也全变了形。路边的人一看出人命了,急忙拦住西瓜车,车主莫明其妙的停了车,众人告诉他轧人了,司机不相信,车上坐着司机的妻子,说没看见轧人呀,只感觉好象车轧到砖头上一样颠了一下,问司机也说有这感觉,没见人,众人不依,找来了老人的大儿子,抓住了司机不放。在众人推搡时,这位老人醒过来了,坐起来后告诉众人,我没事。他儿子不依,非要让司机拉老人到医院检查,老人说:“我说没事就没事,别赖人,他们也不是故意的,你看我外皮都没破,内伤没有,叫他们走吧。”司机也过意不去了,也要求拉老人去医院拍片,老人说:“别啦,你要不过意,就把自行车修好算了,那可是我的“腿”,别的什么也不要。司机后来把自行车修好还给老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