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同修贺秀玲


【明慧网2004年5月24日】4月8日那天我在看4月5日的明慧文章,一张熟悉而亲切的面容映入眼前,这不是大姐吗?我瞪大了眼看下去……我这时才知道大姐叫贺秀玲,于2004年3月11日被邪恶活活折磨致死,死时无人在身边,连衣服都没穿,一只手还铐在病床上,腰间有绷带绷着……

去年6月4日,在同修的引见下,我来到了文登市,和当地的同修开始做大法的工作。当时安排我和贺姐,在资料点,印刷救度世人的真象传单、小册子等。

贺姐生活上很俭朴,从不奢侈浪费。我刚接触她时,没有饭桌,就站在锅台边上吃饭,经常喝凉水。记得有一次她领我去赶集,她花了1-2元钱就买了好多菜,都是一元五六斤、七八斤的,还笑着对我说:“小石,你看,真合算!”当时我心里还嘀咕:“也太过日子吧!”

贺姐平时说话不多,在一次交流时,我提到王丽萱、孟昊母子俩,她说,我们一块儿进京护法,那时还不知道她叫王丽萱,她那小孩真好,谁抱谁找,从不哭闹。我们被抓到车上后,王丽萱趁警察不注意时,用粉笔快速在车窗玻璃上写上“法轮大法好”,警察问是谁写的,谁也不说话,王丽萱镇定的看着前方。她一直不说自己是哪里人,恶警把她拉到辽宁什么地方,还是不说,后来就把她放了。贺姐还提到她的丈夫,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老船长,也是一位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他的单位领导拿着师父的照片连续问他是谁时,他一直坚定的说:“他是我师父!”邪恶的单位领导竟提一暖壶热水倒在了他头上……

贺姐学法上从不放松,每天早上炼完第5套静功后,就把《转法轮》摆在面前,开始背书。她说有好多同修早就背过《转法轮》了,自己以前背过,没有坚持下去,真后悔,现在就不能再错过了。在她的影响下,我也开始背书了,背到第二讲时,我去做上网、整理文章的工作,和大姐分开了。

等我第二次回资料点时,即2003年8月28日下午,发现大姐不见了,资料点被恶警破坏,当时还有两位大姐,都是50岁左右的人了。这里有个小插曲,贺姐最年长,五十一岁,看上去四十五、六岁,后来来了一个我也叫她大姐的李梅,四十六岁,我说:“李梅姐,你来这里可要做个小妹妹了。”我们都笑了。那时我们晚上炼动功,正值夏天,比较热,我有时不愿坚持就到院子里炼功,贺姐就说:“这么点苦就吃不了吗?”我当头一棒,从此我就不再发懒了。后来据说是邻居举报了,有一次邻居到平房顶上去看见李梅姐在院子里炼功了。可见资料点的稳定运行,一点一滴都要严格要求,问题都不是独立的,方方面面都要圆容,任何一个漏点都会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

资料点被破坏后,我回到了老家,一直发正念加持贺姐等四位大姐,一直牵挂着那里的正法工作怎么样了,直到我看到贺姐遇害的确切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是难过?是悲凉?是酸楚?最近学法时读到烟台、威海的同修向师父问好,其实那里的讲真象工作还在有序的进行着。

贺姐,虽然我们不辞而别,其实我们都在师父的怀里;虽然你遭遇迫害,但是坚信大法,从不向邪恶妥协,直到不幸离去。请放心,我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自己,精進正悟,走好今后的路,做好师父教导的三件事,揭露、曝光邪恶,救度众生。

建议知道此事的当地同修,密切配合,把我们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象告诉更多的世人,让世人明辨是非正邪,从而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