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夺睡眠、野蛮摧残――河北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


【明慧网2004年5月25日】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位于北城街,由原石家庄市劳教所三大队改造而成,于2001年成立。当时的主要成员有郭锁山(主任,原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李爱国(副主任、原石家庄市劳教所副政委)、孔繁运、崔荣芳、袁书谦、王家风、白制宪、远丽昕、鲁静等。他们多数来自劳教所,只是不穿警服,不称“队长”,称“老师”。

宪法规定,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然而,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却公然或暗中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凡来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不是被绑架的。说穿了,所谓的法制教育,只不过是为掩人耳目的幌子,它的真实身份是专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和肉体摧残、强制洗脑(即所谓“转化”)的集中营。

我们在电视、报纸上看到这样的报导:某某法轮功学员在帮教人员的“感化”下“转化”了。殊不知,这个“教育感化”的背后是什么?是法轮功学员的辛酸和血泪。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全国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一夜之间几乎成了当年的“渣滓洞”,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酷刑,打、吊、电、铐、绑等无所不用。洗脑班似乎显得“文明”了许多,表面上看几乎没有什么暴力迹象,但它采取的手段给人精神及肉体造成的伤害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本文通过亲身目睹的经历,揭露这里发生的严重侵犯人权、甚至没有人性的野蛮行为,戳穿所谓“教育挽救”的谎言,同时呼吁全市所有善良、有正义感的民众能给予法轮功学员同情与帮助,阻止那里至今仍在发生的迫害。

正如上面提到的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不是被绑架来的。他们有的是在工作岗位上;有的在行走的路上;有的在家中就被绑架,没有任何的法律程序。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凡被绑架者每人还要交5000-10000元罚金。洗脑班的居室里有沙发、电视,两人一间(其中一人是看管者),然而这些只不过是充当道具用的,你不“转化”,这一切都与你无缘。

每当夜幕降临,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开始休息,而洗脑班里的洗脑却继续進行着。一间空屋子,只有几把椅子,这就是“谈话室”。凡被带到这个房间的人如不“转化”,就别想再走出去。他们所谓的“转化”就是让你写“四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为了“达到”这个目地,洗脑班的那些所谓的“老师”采取了更加极端的手段,就是不让你睡觉。二十四小时谈话,熬你。他们分成六个组,轮番上阵,通常以孔繁运、崔荣芳、袁书谦为首,扮演凶狠的角色進行恐吓,以不“转化”就劳教相威胁,以李爱国等为首以伪善的面孔出现,進行哄骗。当你被熬到支撑不住、精神恍惚时,他们就开始逼你写“四书”,有时甚至四五个人一齐按着你的手强迫你写,以造成事实,逼你就范,无论男女老幼,一律如此对待,短则四五天,长则几个月。在这里,人身安危、人格尊严已被置之度外,宪法及法律已成废纸,那些所谓的“老师”们所要的就是“转化”,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益,关系到升迁的“政治资本”,下面仅举两个案例,以看清洗脑班所谓“教育挽救”的实质。

案例1

丁立红,原石家庄市铁路机务段工人。从家中被绑架到洗脑班。来洗脑班后,在长达近四个月的时间里,恶徒几乎没让他正式睡过觉,也没让他离开过谈话室,每天只允许上两次厕所。以孔繁运、崔荣芳、袁书谦为首,分成六个小组,二十四小时轮番“谈话”。白天还好点,一到晚上后半夜,人就困得无法支撑,有时丁立红不自主地睡着了,那些“老师们”就往他头上浇凉水、扒眼皮、弹眼珠,甚至抽嘴巴,拿针扎等,不让他睡着。在几个月的折磨里,他们采取了各种手段逼其“转化”,但终没有达到目地。后来丁立红机智逃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案例2

江帆,也来自铁路某厂。在上班的时候被绑架到洗脑班。对此江帆绝食抗议。这一下可给恶徒们创造了机会。便以所谓人道主义進行灌食。然而,正常灌食一天一次,可他们却给他一天三灌,实际就是变相折磨,因为灌食是非常痛苦的。本来灌食应由专职医务人员操作才行,而这里却由那些“老师”们代替(这几年全国已发生多起法轮功学员在灌食中被灌死的事件)。每次灌食,江帆都口吐鲜血,因为他们是用非灌食专用的粗导管,致使鼻孔粘膜、胃粘膜毛细血管破裂所致。他们还在食物中加入过量的食盐,使其口渴难挨,可他们却限制他喝水,不久嘴上就鼓起了许多大泡,其状甚惨。就这样,白天灌食,晚上继续“谈话”。很快人就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到第八天的时候,江帆处于昏迷状态,他们才暂时停止。然而没过几天,人稍有好转,就又开始新一轮的摧残。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几个月,最后人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才不得不送医院抢救。对于这些,那些“老师”们不以为然。孔繁运有句较“经典”的话:你不“转化”,你就是一个带罪体。

从洗脑班成立至今,已有几百人被绑架到这里進行所谓的“转化”,歹徒打着教育挽救的旗号,实则是用最残忍的手段实施精神及肉体迫害以达到“转化”目地。毫无疑问,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已严重违反了《宪法》保障公民人权不受侵犯及第三十七条和三十八的有关规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二十二条等。等待他们的必将的法律的审判!现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洗脑班里总共还关押着几十万的法轮功学员,歹徒们对他们進行着惨无人道的迫害。据统计,已有900多人被迫害致死,无数家庭因株连九族式的惩罚(罚款、下岗、不许子女就业、参军、出国等各种歧视对待)而被拆散。

这里须指出的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决不是国家意志,更不符合《宪法》原则,它是江××以权代法,以权施压,盗用国家名义,通过编造谎言欺骗百姓,掩盖法轮功真象,才得以实施的,其原因就是出于个人的妒嫉。

法轮功要求修炼者按“真、善、忍”的标准,在社会各种环境中都做一个好人,而且还要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与此同时,每一位真正按照要求实修的人,都获得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以及工作上的顺心如意,所以法轮功深受广大修炼者的喜爱,而且练的人数也越来越多,据官方统计,到1999年7月前,全国已有近1亿人在修炼法轮功,法轮功的创始人李洪志老师也就自然受到学员们的爱戴和尊敬,这本来是件大好事,对国家和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然而这却触动了江××那颗狭隘的心,强烈的嫉妒使它丧失理智,不顾一切的干出了这场令天地为之震怒的蠢事!从镇压一开始,老百姓就被封锁了一切信息渠道,只能从电视上看到它们编造出来的一幕幕自杀、杀人的诬陷场面,对站出来和平讲真象的法轮功学员大肆抓捕,投入到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为的是不让老百姓知道真象,骗取民意,这样它就更能安然无忧的镇压了。尤其是“天安门自焚”事件的播出,对老百姓的欺骗最严重,许多人由此而产生了对法轮功的不解或反对,这也是我们最感忧虑的事情。现已查明(通过对录相资料分析及实际调查)“天安门自焚”事件非法轮功学员所为,有的是被用重金收买的,有的是公安内线,其中刘春玲当场被人用棍棒击打脑部而死。这是河南省公安厅与国家安全部联手导演的一起假戏真做,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阴谋!这与历史上秦桧对岳飞的诬陷迫害,“文化大革命”中刘少奇被扣上各种罪名如出一辙!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在此,我们呼吁广大善良的老百姓赶快清醒!不要再麻木冷漠,不要不经分析就轻易接受谎言的欺骗,这才是对自己的最大不负责任。有人说,电视不会撒谎,可我们至今还记得“非典”时期,那个卫生部长在中央电视台上向全国人民坦然撒着弥天大谎时,有多少本该得到挽救的生命被葬送!因此,我们希望广大百姓要理智、善良的看待法轮功,因为一个严肃的事实已摆在每个人的面前:是反对还是同情法轮功,每个人都不自觉的在思想中做出判断和选择,而这种选择的结果将对您的未来产生决定性影响,此话决无戏言!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不报,是时机未到,时机一到,一定要报!现在,江××已在国际上被起诉。四年多来,法轮功学员在承受着残酷迫害的同时,仍進行不懈的努力,以和平方式向广大被谎言蒙蔽的百姓讲清真象,其目地就是希望您能在这段人生最关键时刻做出生命无悔的选择!最后送您一句话: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