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马宋镇不法之徒残害大法弟子实录 【明慧网】

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马宋镇不法之徒残害大法弟子实录

【明慧网2004年5月25日】山东省潍坊市王秀娟被迫害致死更多详情:大法弟子王秀娟是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马宋镇马宋村农民,因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而无辜受到迫害。为维护公民的合法权利,王秀娟曾3次進京上访,先后被昌乐县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两个月。出狱后又被镇政府多次长期非法关押,据证实王秀娟曾与唐培武,高秀美,王振国,唐汉荣,唐相荣,康中美等7名法轮功学员在2000年9月26日由镇委以办班转化为名私设监狱,非法拘禁在计生办至2001年2月13日,长达5个多月。法轮功学员们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长达5个多月的非法关押中,无论恶人怎么折磨迫害,坚决拒绝转化。非法关押期间,以赵世军(镇政法委书记),计生办主任张明生,刘建国等为首的邪恶之徒用电线拧成绳索抽打绝食抗议的大法学员,经常对大法弟子威胁毒打折磨,冬天在冰冷的地上睡觉,后期不准家人送饭,用暴力、饥饿和寒冷折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捍卫大法,抵制邪恶,一直坚持到最后。

到2001年春节前几天,被关大法弟子依法要求无条件释放回家与家人团聚过年,镇方为敛取钱财,说谁交上2万元钱,谁转化了,写了保证书就放谁,否则就不放人。学员们此时悟到不能认可恶人的随意非法迫害了,七名学员齐心的手挽着手,向计生办的大门冲去,被看计生办的看管人员拦住。政法书记赵世军凶神恶煞地打电话纠集了全乡镇的大小干部60多名,每6-7名恶人拖抬一名学员,抬到屋内扔到地上,围着学员毒打。大法弟子唐培武坚决抵制关押,恶人就在几尺的雪地里拖拉他。就这样每人被关单独的屋内,当时正值过年,全镇大小干部60多人,轮流值班看守,進行迫害转化。直到年初七才结束,后又将几位大法学员转到敬老院内关押,每人单独一间房子关押,门窗焊上钢筋,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觉,吃喝不管,由学员家人送饭,白天黑夜上锁。高兴波、郭文波等多人轮流看管。

2001年阴历正月19,恶人第二天要送唐培武去非法判刑,当晚其妻高秀美撬开锁,夫妻二人逃出了被关押五个多月的魔窟,从此一直流离失所在外。以赵世军为首的暴徒带领其帮凶象土匪一样,开着大卡车疯狂地抢劫了在镇上唐培武经营了十几年的“家电百货商店”,共抢劫了几万元的货物与家具,大到老板椅,柜台,货物,小到日常用品,都被这些无视国法,执法犯法的“国家干部”抢劫一空,中饱私囊了。十年浩劫的文革时代打砸抢又重现于马宋镇。

在此期间由于王秀娟的丈夫唐宗刚对这非人的虐待看不下去,趁送饭时把她带回家里,不料被专管组的人员发现,镇委便派了很多人去将王秀娟强行绑架。王秀娟不从,他们就用被子将王秀娟绑住扔到车上,强行把人又拉回去進行拷打,以转化为名進行非人性的折磨。

2001年正月21日下午赵世军与工作人员高永瑞对4、5天绝食抗议没吃东西、身体已极度虚弱的王秀娟大打出手,约下午3-4点,暴徒们将王秀娟活活打死,由于单独关押,当时使用了什么样的迫害手段外界无从知晓。为逃避罪责,他们在不通知亲属的情况下,私自将王秀娟的遗体拉到火化场冷冻6天后强行火化。镇政府将年仅37岁的王秀娟折磨致死后,声称王“上吊自杀”。其母亲唐汉荣曾见过死者一面:王秀娟身子平躺在地上,两手紧握,两眼圆睁,嘴口紧闭(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上吊者应张着嘴,舌头伸的很长,从两手紧握,两眼圆睁的状态来看,暗示了当时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令其死不瞑目)。

事后不几天,该镇党委书记孙兰信不声不息地被安排调走了。调走之前,孙兰信从镇粮所拨给王秀娟的丈夫数千斤小麦,意图掩盖杀人真象。

这是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打死算自杀,打死可直接火化”的一个典型实例。我们保留起诉谋杀王秀娟的凶犯的权利,我们坚信杀人凶手终将被绳之以法。善恶有报,这是自古不变的天理。

除了虐杀王秀娟之外,镇政府中的不法分子还犯下了许多其它的罪行。

1999年7.22日夜晚,镇政府出动大批车辆,把全镇的30名法轮功学员,拉到计生办关押6天迫害后,镇政法委书记赵世军亲自主管榨取大法弟子钱财,上北京依法上访者:拿3000元,余者:1000元。分别为:唐培武:3000元,高秀美:3000元,王秀娟:3000元,王振国:3000元,唐汉荣:3000元,李培才夫妻:6000元,孟玉美:3000元,老夏:3000元,田道公夫妻及儿子:3000元,田道亮夫妻:2000元,伍学义:1000元,唐冰杰:1000元,及其他人等等,共计被榨取大约40000元钱。没有收据,没有证明。这些钱全部被这些靠人民血汗养活的贪官吃喝中饱私囊了。

2000年大年初七夜,天气非常寒冷,镇政府一些恶人全体预先喝了酒,借着酒疯,把联名签字坚持炼法轮功的十四名学员全部拉到镇计生办驻地,对他们狂暴地打骂、折磨。一个一个叫到屋里轮番暴打,五六个人围着一个人打。皮鞋踢、脚搓腿、用拳打、打耳光,有的学员被打的鼻青脸肿,身上青红难分。然后这些不法分子剥去学员棉衣往身上泼水,逼迫学员坐在泼上水的水泥地上,不让学员睡觉,在雪地里冻、寒风里吹,以至有的大法弟子被折磨的不能支撑而昏倒。

大法学员唐培武和妻子高秀美因到北京上访,被迫害的最严重,先是由邪恶郝洪升与邵明臣大年初七到唐培武的商店,把其撕打了一顿以后,又拉到了计生办,十几人围着毒打,想打倒让其跪下,唐培武立而不跪,据理抗争,大声呼喊;“你们执法犯法,私设公堂。”在旁边看热闹的计生办主任张明生说道:“我们就是私设公堂,你怎么着。”边说边打,唐培武被打得全身骨头疼,衣服被撕烂,晚上因屋内没有任何床被,在又冷又饿的情况下,在冰冷地上睡觉,不多时就冻木了,只好在屋内不停的转圈走动。事后恶人刘建国还邪恶地说:“谁也不许把我们打了你们说出去。”他们也知道打人抓人是犯法的。这次参与的恶人有:以主凶赵世军为首,指使打手行凶,计生办张明生,刘建国(打人最狠是主要凶手),郝洪升(地否流氓打手,打人最多最狠毒),其它还有;邵明臣,高兴波, 高永瑞等恶人。

这次分别被榨取的钱数为:唐培武:2000元(在此残酷地迫害一个多月后,因传看经文被恶人发现,又被非法送往昌乐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接回又被非法关押计生办一个月);高秀美:4500元(2000元被马宋派出所黄所长和赵世军合伙骗取;2500元在北京上访被恶警搜去);王秀娟,王振国,唐汉荣及其他几十名学员,被关押在计生办三个月,强迫干活,最后分别被榨取每人200一500元左右。

不法分子对大法弟子用尽了各种迫害手段。每当逢年过节敏感日随便说抓便抓,非法拘禁,打了又罚,罚了又打。每次拘禁都要罚款,名曰:每天50元的“培训”费。

2000年6月18日,曾有三名学员王秀娟,高秀美, 唐培武为抗议无故办洗脑班关押,依法進京上访,被从北京戴上手铐押回后,被恶人赵世军非法关在计生办,利用晚上无人之际,支使打手张兆胜为首的七八个恶徒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高秀美曾被打得休克,王秀娟被用绳绑住手指吊在屋梁上。行凶后,恶人们在计生办大厅内幸灾乐祸的高唱卡拉OK。整整折磨毒打了大法学员五天后,又将他们送往昌乐看守所关押一个月,接回后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这期间,大法学员曾绝食6天抗议,唐培武,伍学义受到了计生办主任张明生用电线拧成绳子毒打,衣服被打碎,后背血肉模糊,夏天被关押在高温而漆黑完全封闭的车库里。事后放回后在家呆了一个月,邪恶借十月一日国庆节敏感日怕学员上访为由,把上述七名大法弟子又关押于计生办,谁知这次开始了竟然长达五个月的被非法关押的噩梦。

2001年11月16日晚,山东省昌乐县马宋镇后皇村两名大法弟子(母亲吴祥英50多岁,儿子田志敏23岁)在朱汉镇枣杭村发真象资料,被正在枣杭村宋大友家喝酒的王付德(石家庄村人,45岁左右,在计生办工作)发现,举报了派出所。母子二人被抓后遭到毒打。后来,母亲吴祥英被判三年劳教,关押在王村劳教所,儿子田志敏也被判三年劳教,关押在昌乐劳教所。一家四口人被逼得妻离子散。

2001年12月马宋镇的法轮功学员田道亮,王丽君夫妻俩人在散真象材料时,被恶人抓捕,田道亮被劳教三年,现关押昌乐劳教所。王丽君被劳教三年,现关押王村劳教所。

2002年6月马宋镇的法轮功学员伍学义在散真象材料时,被恶人抓捕,被劳教一年,关押于昌乐劳教所,现已回家。

2003年4月马宋镇的法轮功学员王国胜在传递真象材料时,被恶人抓捕,被劳教三年,现关押昌乐劳教所。

2000年马宋镇的法轮功学员唐虹梅被劳教,现已回家。

2001年马宋镇法轮功学员张庆武被劳教一年,现已回家。

自99年迫害以来,昌乐县马宋镇的法轮功学员中,已有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8名大法弟子先后被劳教关押,3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是凡在计生办被非法拘禁的学员,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恶人的迫害,十天以上的学员都被高额罚款,先后共达数十万元。

以上的迫害实例只是冰山一角,在此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们,不要执迷不悟,甘做江××的殉葬品,立刻悬崖勒马、停止你们的罪恶吧!善恶有报是天理,在人类历史上,不论是谁,都要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去承担,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或人民的公审。

注:王秀娟丈夫唐宗刚,马宋镇马宋村人,宅电:0536-6921927(家人曾上告,但无处敢受理,至今上诉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