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唐山市开滦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5月26日】河北省唐山市开滦范各庄矿党委副书记王树春主抓610,公安分处处长李和平、李耀庭、退管科党委书记顾来存、刑侦组保安组张少奇是一个打手,多名大法弟子被他们毒打,南范派出所所长解长福,副所长刘建军等人,对本地区大法弟子非法抄家、关押、监禁、罚款、扣发工资,矿级处分、开除党籍,精神摧残、肉体折磨,判拘留、刑拘、劳教、监视居住、24小时严密看管。

迫害事例:

朱景波,男,40岁,河北省唐山市开滦范各庄矿工人,家住南范东新楼。

1999年10月1日,朱景波被公安分处非法关押,李和平身为处长说给他找个大夫看病,就说他是精神病,给他送精神病院(意在迫害),因家属不同意没得逞。

2000年4月,朱景波去北京证实大法,被610抓回公安分处进行非人迫害毒打,后送看守所,又被判劳教两年。期满后劳教所几次催单位接回,可610推辞不接,后迫于压力把朱景波接回,但没有送回家,他们以治病为由,把他送进唐山市南范医院,24小时轮班看管,逼迫他写诬陷师尊和大法和保证之类的东西,公安分处李耀庭恶狠狠地说,不写豁着花钱托人,也把你再送进去。几天后朱景波偶然机会脱身走出医院,流离失所。

自朱景波走后,范矿610一直没有放弃对他的抓捕,花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据说动用矿上几十万元,李和平气急败坏的说抓住朱景波要活活打死,给朱景波准备了刑具。朱景波流离失所在外做大法真象工作,在2002年秋又遭到绑架,在范各庄矿受尽残酷折磨,又被非法送进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继续迫害。

马常斌,退管科退休工人,男,57岁,家住南范北工房18排37号。

2000年10月25日左右,马常斌被南范派出所抓捕,开滦范各庄矿公安分处同时在派出所非法审讯,分处处长李和平在现场对马常斌大打出手,当即嘴角淌出鲜血,随后所长解长福也给了他两个嘴巴子,副所长刘建军说:我看你岁数大了,要不我也给你两嘴巴子。马常斌在家庭穷困的环境下被非法勒索押金2500元,罚款2000元。

马常斌在28岁因肝炎、胃病病休,因家庭困难不得不带病上班,干轻活维持生活,长期用药,98年修炼大法后病状全无,烟酒戒掉,干重体力活,如搬家捡石头、砖头、盖房子,勤勤恳恳,自己动手干。马常斌在矿警察队被非法关押长达3个多月,于2001年2月放回,遭受了极大的精神、肉体迫害,在迫害下不能炼功,旧病复发,医治无效,于2001年5月含冤去世。

赵英奇,退管科退休工人,男,59岁,残疾人,满族,家住南范84楼2楼3号。

赵英奇94年亲自参加师尊面授班,思想身体极大受益,在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他被退管科书记顾来存多次欺骗劫持非法关押监禁,顾来存、李和平对赵英奇威逼、恐吓、用最卑劣的手段制造混乱,派人跟踪,24小时监视住所,顾来存对退管科大法弟子极其邪恶。

2000年10月19日,赵英奇被欺骗劫持到退管科,在派出所、公安分处被同时审讯,恶警张少奇对赵英奇破口大骂,大打出手,打嘴巴子,赵英奇因伤残险些摔倒,后被禁在警察队,被关在铁笼子里,顾来存、李和平多次威逼恐吓他,李和平多次对赵英奇说把你这四级残给弄没了,大家请看这意味着什么?李和平是知道四级伤残不能判劳教的,而劳教所有明文规定:进入本所必须进行体质检查,赵英奇残疾人明摆着不用体质检查,就不能收(而残废证明写着高血压、脑出血,劳教所是不能收的,有消息透露教养所不收,矿上花了很多钱送礼,李和平、顾来存对家属扬言走着瞧……)

赵英奇在被非法监禁期间,2001年4月23日警察队队长孟常清对赵英奇家属百般刁难不让家属见面送饭,得给他,家属怕他在饭上做手脚,嫁祸于人,要亲自送给赵英奇,孟常清破口大骂,还叫手下人把家属关起来,最后在他人劝说下家属才脱险。

2002年12月31日早晨,也就是赵英奇被迫害惨死的第2天家属给赵英奇擦洗,大夫刘志强说好好看看,哪都没有伤,家属不明白啥意思,表面上是没看到,因他平躺着。最近家属在赵英奇的遗体照片上发现,右嘴角有5-6厘米长的血迹,浅粉色臂部两边黑紫色的上边、腰部下边的中间处一条横着通长鼓棱。

贾翠荣,女,57岁,家住南范77楼39楼14号。

贾翠荣没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家境贫穷,修炼后疾病全无,都知道她变了个人,身心极大受益。江氏非法镇压法轮功后,2000年10月4日,贾翠荣进京上访,被南范派出所所长解长福接回押往古冶区拘留所,19天接回后又关押在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逼供,由于贾翠荣不配合邪恶非法审讯,在场的范各庄矿公安分处恶警(打手)张少奇对贾翠荣大打出手,破口大骂,当即贾翠荣的嘴巴子呈紫红色,公安分处处长李和平大声叫嚣,没人动手,对一个靠三个女儿养活的贾老太也非法押金2000元,没有收据。

2001年1月16日,贾翠荣被骗到派出所非法强行送往拘留所并押19天,十六大关押一个月。

赵燕如,女,现年57岁,住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84楼2楼3号,77楼15楼20号。

94年6月参加济南师尊面授班,喜得大法,她没修炼前疾病缠身,痛苦不堪,长期用药,胃病、气管炎、偏头痛、高血脂等等在学习班上病痛全无一身轻,因法好、法正,自己又是身心特大受益者。在99年7月20日被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大法后,赵燕如受到多次非法迫害。

赵燕如2000年10月4日进京上访,回来后10月9日被单位非法押送到街道办事处,被派出所解长福多次审讯,4岁的小外孙女没人照顾,也跟一起被关押,10月底的天气已冷,孩子也跟着吃苦,关押21天后放回,每天由单位看管没有自由,连上厕所都跟着,被押金2000元没有收据。

2001年1月16日,就是江氏流氓集团编造天安门自焚的那一年,赵燕如被派出所所长解长福欺骗到派出所说,说几句话就回来,家中有83岁的老母、小孙女,说啥也不让走,结果被解长福强行送拘留、入学习班,过年都不能在家,17天后放回,收了300元生活费没有收据,学习班上讲的谬论,三岁孩子都不相信。

赵燕如因给解长福写大法真象信,4月24日被非法劳教2年,查体时查出高血压,劳教所没收,又给押回派出所,关押在值留室。

4月24日-7月12日共80天,7月12日又非法刑拘,7月13日古冶区公安分局刘争给她戴手铐,游街示众半天,7月18日又被送劳教,因心脏不好保外就医,赵燕如在家期间派出所、办事处经常上家骚扰、跟踪、监视。

2002年10月下旬到11月中旬,赵燕如因十六大的召开被非法关押到派出所,1个月没有人身自由,在这一个月期间外孙女也跟着关押,在中共十六大期间被非法关押的还有贾翠荣、徐瑞兰。

办事处居委会主任刘焕荣抵触大法、诬陷大法,经常到大法弟子家骚扰、监视,大法弟子跟她讲真象她不听。

于贵连,武装部部长,经常诬陷大法,在车站蹲坑、跟踪,私下监视限制大法弟子进出自由,带领一帮人认大法弟子,以便非法监视,指使一伙人在矿区内到处撕大法真象资料。

2004年1月30日,发生在唐山市古冶区南范各庄工房区吃板面中毒,大约20多人住院一事,古冶区分局刘争,居委会主任刘焕荣等三人把归街道管的法轮功基本一个不落都找了,派出所和矿公安分处把归矿上的法轮功学员给找了,说是炼法轮功干的,当场有人反驳,炼法轮功的尽干好事,人家不干这事。

最近乡村政府、学校有诬陷大法的反面教材,班主任在课堂上给孩子宣传孩子学法轮功就不让上学,看见传单要撕,谁跟你们说法轮功要抵制等。望同修收集证据。

河北省唐山市开滦范各庄恶人榜:

古冶区公安分局一科刘争,主抓迫害法轮功(极其邪恶)。
南范派出所所长解长福(非常邪恶),经常骂师父、诬陷大法。
副所长:刘建军,主抓法轮功,电话:0315-3555010

街道办事处居委会主任刘焕荣,住南范84楼6楼31号(极坏)
范各庄矿党委副书记王树春,主抓610,0315-3067278、3067234 3067583 宅电:3067963 3067521

公安分处处长李和平(最邪恶,很多同修被它打骂)家住南范副85楼14楼4号
退管科书记顾来存(经常非法劫持关押、罚款迫害大法弟子,家住唐山)
刑侦组、保安组张少奇(邪恶打手多名同修被它狠打)家住林西
武装部部长于贵连(非常邪恶)3067136 家电3067610
警察队队长孟常清(仗势欺人、刁难家属),范各庄乡政府王国胜(经常撕大法真象3553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