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平江县一个普通人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6日】我是湖南省平江县人,在未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是一个心胸狭窄遇事爱想不开的人,总认为生活对我不公平,自己总是觉得生活得好苦恼,好委屈。

98年我有幸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宝书,翻开一看我就被书中的内容深深中吸引了,李洪志师父告诉了我们修炼就是修“真、善、忍”,做好人,通过修炼祛病健身,最后达到返本归真的目地等等。我成了一名大法的修炼者。

正当我们沉浸在幸福快乐的修炼中时,99年7月20日,江氏开始了对大法的残酷镇压,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电视里连续播放着恶毒的假话和欺世谎言,无端诽谤大法和我师父,警察和恶人毒打法轮功学员,我当时惊呆了,我想可能是有人不了解法轮功真象,要不然怎么如此冤枉大法和我师父呢?于是我怀着一颗善心准备進京上访去跟他们讲真象说道理,因为我知道去北京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

99年农历10月下旬,我决然踏上了北上的列车,由于被人发现,半路上被劫截回来,当天被关進了地方派出所,审问后把我送到平江县拘留所拘留12天,并罚款1800元。另外,因我家公公、婆婆、丈夫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政府要他们每人付押金500元共1500元(理由是不许進京上访)。后来乡政府和派出所三番五次到我家来说不许我们炼功学法,我们坚决不答应,他们讲师父坏话如何如何。我们就向他们讲真象,说师父教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炼功能使身体健康,尤其我公公、婆婆以前都是重病人通过修炼现在都好了。功我们是坚决要炼的。他们认为我们顽固,把我们视为严管对象,后来我们被人监控,真是想做好人都难哪!从那时起他们对我家的骚扰就一直没停过。

2000年正月26日,我去看一位功友,在功友家门前被抓,当时我看见吴龚良(政法委书记)带着一伙人气势汹汹的从功友家出来,功友双手被反剪着捆在背上,家里被抄家,并拿着了大法书籍,还打了功友两耳光。于是我第二次被关進拘留所,在拘留所呆了两天就被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关了30多天后又被转拘留所总共被非法关押70多天。同时我丈夫和公公在家被抓,拘留15天。在我们关押期间要罚款9000元,我姐妹没钱给,吴龚良就带着乡政府一伙人搬我家货物共拿走香烟十几件,折合人民币9000元。后来县里和市里经常来找我们谈话,其实就是威胁、监控、不准我们随便走动,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我们的人身自由,给我们正常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干扰。

同年11月19日因一位功友到我家来,被发现了,地方派出所洪瑜(原所长)、张科(干事)、李教导员以及吴龚良(政法委书记)等一伙人又把我们一家四口抓走,同时我家被抄,他们拿走大法书籍10余本,我们又被非法关押了10几天,因我不接受邪恶的无理迫害和非法关押,在没有采取任何过激的语言和暴力行为下,用我们的生命来捍卫大法的正义与神圣,绝食7天被放回。当时我们七天水米未進,要放在常人是承受不了的,拘留所的领导打电话叫当地来人处理这件事情,吴龚良却恶狠狠地说:“别说只死一个江鲜艳就是死十个也不碍事”。我当时听了心里想此人为何如此恶毒?拿一个人的生命不当回事,视人如草芥。我写到此处我又想起一件事情:吴龚良要罚一位功友的款,因当时他家没钱,吴龚良就说哪怕抽他的血也要卖到钱。大家想想这是何等残忍。要不是我亲眼所见亲耳听到,谁能想到在一个堂堂的十三亿人口的国家,在江氏统治者领导下的一个心如蛇蝎的地方政府官员所说的和所干出的事情,这难道只是一个社会道德导向问题和其个人心性问题吗?这几年来法轮功有冤无处申、有屈无处诉。江氏命令全国各个职能部门都不允许受理法轮功冤案,只任凭电台、电视台、报纸、媒体为其编造假话、谎言、栽赃陷害法轮功,让观众偏听偏信其一面之词,欺骗世人。他的丑恶霸道的行径深深的毒害着中国十几亿人。古人云:“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他却不顾古训,耍尽独裁者的政治流氓手段,凌驾于宪法之上,剥夺人们的信仰的权利、践踏人权,他的所做所为令世人所不齿,将来会人人唾之。我相信善良的人们慢慢会觉醒,会替法轮功说几句公道话,“法轮功是冤枉的,是千古奇冤”。

2000年12月20日夜八点多钟,吴龚良带着乡政府和派出所的一伙人到我家里说有话找我和我丈夫谈谈,把我俩带到派出所一句话也没问就直接送到看守所,后来诬陷我们的理由是说我俩“大闹派出所,砸烂桌椅”,送劳教一年。

2001年五月下旬,有一位功友去北京上访时被抓,回家途中被毒打,吴龚良、李赛男,朱和平等对其拳打脚踢,全身打肿,她说当时有群众看见。后她被送進看守所。由于在各种压力与迫害时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迫写下了什么所谓的“保证书”和“不练功”了。其实她是不承认的,都是被迫害的。5月28日,他们又把我家公公、婆婆从家抓走,关進看守所。原因是那位功友進京上访累及我父母。现在是什么世道,真是皇天无道,祸及世人,执法人就敢违法,他们敢乱抓无辜,从古至今都是一人犯法一人当,何况其功友并没有犯法只是例行一个公民的正当权利、進京上访,诉说冤状,何罪之有,没想到学员们的善举,却成了执法部门那些心术不正,为官不清,心怀鬼胎的人的一条升官发财的途径。我公婆被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后罚款8000元才放回。当时小姑子因替父母说了几句公道话,也被抓了起来,并罚款200元。

这是我们几年来生活在一个法制健全的社会主义国家所遭受的亲身经历。江××口口声声要以“德”治国,以法治国,却对我们这些手无寸铁只想做好人的人横加迫害,这几年对大法弟子造成的经济损失和身心迫害无论用什么都是偿还不了的。我希望现在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停止迫害,你们在无形中欠下了一笔偿还不了的血债。你们要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人不治天治,不要再为个人的得失而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出卖自己良心的事,更不要为了个人的权力而麻木不仁的替江××卖命了,那是最愚蠢的。告诉你们一个真理,谁欠下的业债谁还,谁也代替不了你们。